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生日愿望还是不要乱许的好! 【克雷/叔雷】

# 雷欧生日快乐啊哈哈哈哈!我居然赶上了!
# 明天再捉虫OTZ
# 我又买了血界本破千(掩面



「喂,哥哥,你收到我寄给你的生日礼物了吗?」拥有一头浅褐色长发的少女,正对着手机镜头与自家哥哥视讯。

「收到是收到了⋯⋯但妳为什么要送我捕梦网?」镜头的另一边是一名有着一头乱乱卷发的少年,此刻他正苦者一张脸,拿出盒子里的东西。

「因为我希望哥哥可以美梦成真啊?」少女对于少年的疑问也感到不解,彷佛是在问他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懂。

「⋯⋯好吧,那这个⋯⋯粉红色的水晶坠是什么?」少年没有因为少女的回答而松了一口气,反倒是继续纠结地从箱子里拿出第二样物品。

「啊啊那个!那可是我费了好一大番功夫才找到的!据说是有爱神阿芙罗狄忒的祝福,持有者可以早日找到你的另一半!」

「……米修菈,我应该不至于没行情到这个地步吧?」少年忍不住皱脸,想不懂自己是不是真的一点魅力都没有,以至于让妹妹这么担心。

「但是!哥哥十九年来都没交过女朋友啊!男朋友也没有!就算有只苍蝇也好啊!我都要结婚了,哥哥到现在还没有人要我真的很担心!」少女在镜头另一边忧心忡忡的说。

「欸不妳等等,女朋友就算了,男朋友是什么?后面那个苍蝇又是什么鬼?」即使面对自己亲爱的妹妹,雷欧纳鲁德还是忍不住展开了吐槽。

「哥哥,不是我要说,你到H‧L这么久了,都没有喜欢的人吗?没有喜欢的人,连喜欢的异界人也没有吗?我昨天还在跟妈妈说……」

每个结婚的人、或者快要结婚的人大概都希望别人跟自己一样感到幸福,所以对于自己周遭的单身亲朋好友总是显得非常关心,但对他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以前只有妈妈会念,怎么现在连妹妹也来啊!

雷欧纳鲁德一边说着是是是,一边继续从箱子里面掏东西,但第三样礼物……

「……米修菈,这个是什么鬼?」他绿着一张脸,拿出了一管软剂和一盒东西。

盒子上面写着condom,而软管的则是写着Pjur Analyse me! Relaxing Anal Glide。

「啊哈哈哈哈,那个,我想说,哥哥如果找到女朋友或男朋友的话,都可以用到……」米修菈感觉到镜头另一边的沉默,有点害羞地小小声地说着。

他忍不住吸气再吐气,在心中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说:米修菈也是为了自己好,所以才会买这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当自己的生日礼物。

……才怪!他忍不住跳了起来,喊着:「托比‧马克拉克兰,你都教了米修菈些什么啊啊啊啊啊!」

◎◎◎

「欸?所以小雷欧就把那些东西还回去给妹妹酱了吗?」狙击手小姐一面分心与少年聊天,一面扣着扳机,工作娱乐两不耽误。

「原本是想寄回去的,但昨天礼拜日,快递和邮局都没开,今天又有工作。」雷欧纳鲁德扶着护目镜,心情郁闷地回答。

「啊,九点钟方向还有目标。」

「OK!」K‧K再度扣下扳机,终于将任务目标全数清除干净。她爽朗地笑了笑,揉了一饱少年的脑袋。

「你这眼睛还真方便啊!如果换做我跟其他人搭档的话,没半天是搞不定的,好啦,接下来我们回去教任务吧。不过是说,我觉得妹妹酱说的也没错喔?」

「嗯?」青年疑惑地抬起头,不知道狙击手小姐说的意思。

「恋爱啊!人的一生总要体验一次的!不管最后结果是什么,你要尝到味道才知道滋味,不是吗?」

「嗯......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哎呀,别可是了!」狙击手小姐用力地往他背上一拍,雷欧没有防备差点被她打得脸朝地的摔在地上。

「你妹妹一定也希望你获得幸福的,才寄来那些物品不是吗?」

「嗯……K‧K小姐说的也有道理呢。」雷欧纳鲁德搔了搔脸庞,认真地站在米修菈的角度来思考。

如果换成今天失明的是自己,而米修菈在外米面奔波的话......他一定也希望妹妹的身边有人可以陪伴,而不是连个可以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吧?

自己长时间以来,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让米修菈担心了呢?

少年思考着,完全没发现自己是被狙击手小姐给推回了事务所。然后习惯性地按下电梯按钮,也没发现原本推着自己的K‧K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砰砰〞地,在踩进办公室的瞬间,如炸弹一般的爆裂声在耳边炸开,雷欧以为连莱布拉都被恐攻下来!他惊恐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炸弹,而是看见了漫天的彩带飞舞。

「雷欧纳鲁德‧沃奇!生日快乐!」

平常偌大安静的办公室里,此刻塞进了莱布拉的众成员们,连平常比较不常出现在这里的武器屋他们也都来了。

「欸……?」雷欧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是陷入了什么幻觉之中了,惹来银发男人的嘲笑。

「蠢蛋阴毛头,这可不是特地帮你庆生的,只是因为大家需要有一个名目来开Party而已,可别会错意了。」

「哎呀,小札布,真是不老实,你明明也很期待地准备了这些礼炮不是吗?」另一边的电梯在此刻也开了门,K‧K推着一个放着大蛋糕的推了出来。

「我……我才没有!大姊你肯定是看错了!」札布嘴硬地转头,装做一副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模样。

「好了,别挡路,今天的主角是雷欧君。」脾气温和的鱼人先生在面对自己的同门师兄弟时完全发挥不了他的一点耐性,他想也不想地把眼前挡路的人给推开。

「呜喔臭鱼类你干什……喔噗!」

「安静银猿,你不说话的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装着黑色西装的美女一如往常地把银发男人踩在脚底下。

「来吧,少年,快过去许愿。」

今天的管理者总算没有双眼眼底发黑,而是容光焕发地搂着自己的肩膀,把人带到了最前方。想来是工作终于告了一个段落,等等可以好好地放松一下吧?雷欧暗自想着。

「雷欧,来这边。」魁梧的绅士不着痕迹地从副官先生的手中将少年揽了过来,完全无惧对方满面春风的笑容,然后将人推到了蛋糕前

「哇!」少年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个巨大的鲜奶油蛋糕,完全没察觉到两位管理者正暗自较劲着。

「咳,雷欧纳鲁德先生,请你开始许愿吧?」缠着满脸绷带的管家爷爷,没有因为自家少爷难得孩子气的举动感到困扰,反倒是不着痕迹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啊、好的,我想想……」

雷欧纳鲁德双手交握,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才说:「第一个愿望是:希望H‧L每天都可以安然度过。」

应该要许个H‧L每天都和平地度过,但在这个每天都如万圣节狂欢的城市,实在是太困难了,所以许个难度比较低一点的吧?

「切~一点都没有爆点。」札布‧雷夫洛感到无聊地挖了挖鼻孔,遭到狼女小姐的肘击。

少年完全不在意身边的小混乱,继续说着了第二个愿望:「然后,希望我身边的人们都可以平安喜乐。」

「啊啊,雷欧真是好孩子。真希望我家马克可以再大几岁,这样搞不好小雷欧就可以当我们家的家人了!」在外形象总是英姿飒气的狙击手小姐,此刻正拿着手帕抹着眼泪感慨道。

在她身边的副官先生闻言则僵了笑容,而绅士首领则是顿住了身子。

「最后一个愿望……」第三个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这样才有最大的机会成真,虽然似乎有点荒谬,但雷欧还是照惯例地做了。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自己可以达成妹妹的愿望,能找到一个与自己并肩走下去的伴侣吧?

默默地在心中说完,他吹熄了蜡烛,引得众人一片的尖叫声与鬼哭狼嚎。

「那么!接下来……Party Time!」

◎◎◎

唔……头好晕,札布先生昨天到底拿了多少酒给自己?青年头痛地撑起身子,依照以往的习惯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发觉似乎不大对劲。

咦……自己的床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了?而且,自己怎么似乎是光裸着身子的?他可没有裸睡的习惯啊!而且为什么全身都这么酸痛!?

雷欧纳鲁德缓慢地打开棉被,果真发现自己是没有穿衣服的,并且自己的腰上还环着一条肌肉结实的手臂,但自己的手不是在身侧两边吗?而且自己枕着地好像不是枕头……?

他战战兢兢的转过头看向左边,贡献出手臂给自己当枕头的是他们莱布拉的首领‧然后在慢吞吞地转向右边,环着自己腰部的则是英俊从容的副官先生。

不不不不所以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就算自己许愿说想要伴侣,但他没这么贪心,要两个人啊!而且还是莱布拉的正副首领!自己这是在作梦吗!?

像是感受到身边的人无声的吶喊,克劳斯先醒了过来,他在对上青年的蓝眼时迷茫了一下,接着才慌慌张张地起身说:「早……早安,雷欧,你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不舒服的地方……他现在不管哪边都很酸痛啊!尤其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感觉非常地肿胀,难道自己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们三个人都光溜溜地躺在床上!不可能是自己想得那样吧啊哈哈哈哈哈……

「早安啊少年,你可不要吃完就不认账,要对我们负起责任啊?」

不知何时醒过来的史帝芬搂紧了他的腰身,状似慵懒地说道,但雷欧可以看受到对方平静语气下的意思是,赶跑你就死定了!

「所──以──说!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H‧L的一大早,依然充满了活力。

而雷欧纳鲁德与他们乡亲相爱的日子,才刚开始揭幕。





评论(13)
热度(214)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