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血界战线衍生短文:Fake town

# CH4场无事终了~感谢大家<(_ _)>
# 这个一样来自官图万圣节的灵感~这样我万圣节可以不写稿吗XDDD





「我跟你们说,马克他开始叛逆期了!明明之前是温柔好哥哥啊!」

戴着一顶巨大魔女帽的金发女子趴在吧台上哭着,她周围的同伴像是已经很习惯这样的情景,也只有坐在右边的魔族不知所措的拿出了手帕。

「欸,话不是这么说啊K‧K,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马克也都十二岁了吧?现在叛逆期是正常的吧?妳习惯就好了。」在魔女左手边坐着的是一名吸血鬼,即使左脸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却无损这名吸血鬼的英俊。

「对啊大姊,斯塔费兹先生说的也没错啊,妳还有小儿子,更何况不是还教导很多小魔女?总会慢慢习惯啦,小屁……咳,小孩总会有长大的一天的。」

坐在后方沙发区、披着殭尸狼皮的银发绷带男发现自己差一点点就把心声给讲了出来,连忙

改口,他还希望大姊可以介绍一些身材火辣的魔女给自己当下任女朋友呢!

「笨蛋死人,你以为K‧K姊会介绍给你吗?」坐在绷带男对面的狼女不屑地冷哼着,完全看穿了绷带男的想法,她以完全不符合美女的形象,举着一大杯的啤酒豪饮着。

「妳说什么妳这死犬女!」绷带男跳了起来,正想扑过去好好教训狼女的时候,被坐在他们中间的鱼人幽灵船长挡了下来。

已经很习惯同伴们的吵闹,吸血鬼毫不在意地继续与魔女聊天:「只是没想到妳的人类老公还真的有勇气结婚啊,而且不知不觉一晃眼也过了那么多年了。」

而且还是所有人里面唯一有婚姻关系的。

魔女抬起头看见吸血鬼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禁冷哼着:「黑心鬼,像你这么花心,哪会知道爱情的真正意义呢?等你真的遇见那个人的时候,就会知道了。就算到时候你想抗拒,也抗拒不了的。对吧~小克劳?」

魔女在对其他人生物时还是相当和蔼的,唯一在面对吸血鬼的时候,才会态度恶劣。

「嗯呣,妳说的没错。」

「呜哇,好过份。」吸血鬼无奈的苦笑着,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酒馆外面的尖叫声给打断了。

「啊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纷纷在外接二连三地响起,原本喝的正欢的众人也只能叹气。

「看来又有事情了,就不能给我们好好的休息一天吗?」绷带男不爽的甩了甩手,推开了门,一只半鱼半蛙的人形怪物冲了过来,他想也没想的一个挥手,一把血红色的骨状刀刃将这怪物坎成了两半。

「这是……深潜者?喂喂喂,到底是谁召唤出来的?」吸血鬼皱着眉,抬起左手召唤了一群蝙蝠出来,让牠去找其他同伴过来。

「啧,看起还不是小事情呢。」K‧K哼了哼,她摆动了手里的魔杖,将飞在天空的像是蜜蜂和蝙蝠混合的巨大生物给击落下来。

「这个是?拜基亚?饶了我吧。」吸血鬼无奈的叹着气,一个转身给了后方的生物一个踢击,瞬间多了一尊冰像。

「看起来你的推断没错,史帝芬,应该是有人想要尝试把黄衣之王给召唤出来。」高阶魔族克劳斯一边戴起手套,一边冷静的分析着。

「现在哪有时间去分析召唤地点,到底是谁这么疯狂?」吸血鬼无奈地对狼女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立即跃身在黑暗之中,前去查探消息。

但当狼女跳跃到半空的时候,正好和上方飞身下来的物体撞在一起,于是两人一起摔了下来并滚成了一团。

「珍!」史帝芬和克劳斯第一时间赶到了狼女的身边观察她的伤势,而后魔女也跑了过来,却是越过了他们的身边。

「小雷欧!」

「痛痛痛痛……我撞到了什么?」穿着魔法使装扮的年轻人迷茫地抬起头,看见一脸忧虑、正看着自己的金发魔女,才想到自己飞过来的目的。

「老师!不好了!我看到了!」原本还晕呼呼的魔法使跳了起来,他头上戴的巫师帽像是感受到主人的心情,两颗眼珠子也开始疯狂旋转并且哇啦哇啦地叫了起来。

「安静。」少年无奈地拍了拍头上的巫师帽,并举起了扫帚,挂在柄上的灯罩里放了一颗水晶球,魔法使集中了精神力,把刚刚自己用水晶球录到的画面显示了出来。

一群戴着黑罩的黑衣人围在V字型的石阵旁吹着石笛,然后又一只拜基亚被召唤了出来。

「是哈斯塔教团。」吸血鬼看了看水晶球,确定了作案对象,但不幸中的大幸是,他们召唤出来的拜迪亚虽然麻烦了点,但也不是不能解决。

「不……不只这样。」少年微微地睁开眼睛又立刻闭了回去,但克劳斯与史帝芬在那一瞬间的确看见了。

青年双眼间,流泻出来的冰蓝光芒。

「你……」史帝芬挑了挑眉,却被少年给打断了。

雷欧伸出手,比了比V字型石阵左边的由上至下的三颗石头说:「我看见这些石头在微微发光了,他们应该已经召唤出三支拜迪亚了,我记得没错的话,在塞拉伊诺断章魔岛书中有说过,召唤一只可以增加10%的机率?」

在场的大伙愣了一下,K‧K更是抢过了少年的扫帚,就飞上了天:「快来,黑心鬼、小克劳!」

史帝芬耸耸肩,甩了一下披风,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蝙蝠飞了出去,克劳斯则一个弹指,召唤出了自己的幽灵马车。

呜哇,这些都是上阶位的黑暗生物呢,只在书里看过的雷欧纳鲁德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不了身子却突然腾空了起来。

「欸欸欸欸欸?」他疑惑的抬头,发现是那位高阶魔族拦腰抱起了自己。

「抱歉,因为紧急事态,之后再跟你做自我介绍,现在请先容许我把你带过去。我想,你的眼睛将会是这件事情的关键。」克劳斯语带抱歉地说道,然后一个弹指,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个魔法阵,紧接着出现了一个殭尸绷带老人驾驶着一台幽灵马车。

「麻烦你了,吉贝尔特。」

「我的荣幸,少爷。」殭尸老人呵呵地笑着,然后一甩缰绳,马车冲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这速度!根本媲美K‧K老师的扫帚了!

雷欧纳鲁德紧抓着车门,思考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星谱,运气才会这么烂。

◎◎◎

当然,在哈斯塔事件后,雷欧还是好好的活了下来,并且开始了他魔女试炼啊胚胚胚,是魔法使试炼。

这个试炼不管是魔法使还是魔女都是一样的,在自己老师门下完成学业后,便要找一个城市待着并使用自己的专业来创业,来表示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虽然自己有神之义眼的力量,但他还是不想靠这个,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卖魔植就好,毕竟自己成绩最好的就是这科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K‧K小姐的同事却常常来他这间小店,虽然开了门就是要给大家买东西……但是他们又没有要调制魔药,买魔植回去也没什么用处啊!

雷欧纳鲁德叹了一口气,连头也没转地,抓住了刚刚逃出的曼陀罗根,完全无视尖叫地把它塞回土里。

「真是利落啊,不愧是被称为魔药魔女的人。」高挑的吸血鬼边拍手边踏了进来,惹得少年魔法使叹了口气。

「真是感谢您的夸奖,我是男的,被称为魔女也不会高兴的。那么史蒂芬先生。今天您有什么事情呢?昨天才买过疙瘩藤荚果不是吗?」

吸血鬼耸耸肩,「用掉了,你有卖爱情玫瑰吗?」

少年狐疑地看了看他,然后摇头:「我没有买那么危险的东西。」开玩笑,这东西可是爱情魔药的主要成分之一,如果没用好的话就会发生灾难了,到时候他这个店主被索赔的话要怎么办!?

「是吗,真可惜。」吸血鬼啧啧两声,然后笑瞇瞇的继续询问:「那你要不要当我男朋友。」

所以您是想把爱情玫瑰用在我身上吗?如果不是自己不能翻白眼,雷欧真的很想翻给他看:「不要,您只是想要处女之血吧?就算史帝芬先生不喜欢人造血,我相信您出去喊一下,一定会有许多人类女性愿意喔?」

「欸?真无情啊?我可是认真的喔?」吸血鬼先生故意大大的叹了口气,然后把脸凑到年轻魔法使的面前。

「好吧不考虑我,但要不要到我们莱布拉工作呢?你的老师也在这边……」

「史帝芬,强迫别人不是绅士应该有的礼节。」

少年魔法使看着踏步近来、那明魁梧且气势非常的魔族,忍不住瑟缩了下,虽然知道对方没有恶意,但架不住对方的气势强大啊!

「那个……你要不要去我的魔植园玩?」克劳斯似乎也知道自己会带给人家很大的压力,于是尝试着使用了管家的建议。

「欸!?可以吗?」雷欧忍不住感到惊喜,毕竟魔族的魔植园跟他们巫师的草药园是不太一样的。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

史帝芬挑了挑眉,对于自己的猎物被抢走感到有点不快,但想一想总归是殊途同归,便释然了。

「那就走吧,少年。」

看着对自己身出的两只手,雷欧纳鲁德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

这是最初,他们的第一次碰触。

而未来,也注定他们的纠缠命运。

END.

评论(2)
热度(136)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