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END

# 我终于!!!完结了呜呜呜呜呜QQQQQQQ
# 接下来进入修罗场赶稿了OWQ别太想我(并没人想你好吗)




64.

他们一直祈祷着,事情不要太糟,但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神从来就不是正面的存在,救苦救难是上帝应该做的事,祂们更喜欢有趣的事情,来排解无聊的时间。

打开门的时候,史帝芬看见了令人触目心惊的画面。

那个被他们暗恋着的青年,用他那副瘦弱的身体,挡在自己妹妹的前面,即使身上已经染满了血迹、却还是摇摇欲坠的强撑着。

而眼尖的他,也看见了青年满手的血与躺在地上的指头,经历过这么多大风大浪的他,也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在这瞬间停了下来。

他想也不想地,往前踏了一步,一座冰墙挡下了那个怪异的异界人的攻击!

同时,他感到身边有一阵风刮过去,紧接着便是老搭档出现在敌人的眼前,然后连拳套也没戴地,狠狠地给了对方一记上钩拳!

「哥哥,这是……」即使看不到,米修菈也可以感觉到了一阵冰风吹袭而来、也听到了敌人被打飞的哀嚎。

似乎有人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呜哇啊啊啊啊啊!」青年在看见伙伴们出现后,才发出了吶喊声,像是哀鸣,却更像是发泄他心中那股终于等到援军的喜悦。

史帝芬很想立刻就蹲下来查看青年的伤势,但那已经习惯分析的大脑,却告诉自己眼前的敌人很危险,不能就此放松。

「啊啊啊!你们这些蠢货!不过就只是区区的人类!难道还想要抵抗神物吗!」异界人因为疼痛而发怒的大吼着,同时在他身后的四具棺材也打开了,并且里面的肢体与器官纷纷组装到了他的身上。

看着眼前变得巨大的异界人,莱布拉的众人依旧神情未变,更可以说是接近冷漠。

什么神?

莱布拉的光,就是他们的领导人,那道灿烂的光芒。而属于他的希望之光,自己也已经找到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就算有,我也不需要,莱布拉也不需要。

史帝芬冷冷地想着,张嘴:「艾丝梅拉达式血冻道──」

与此同时,另外三道声音也一同响了起来。

「954 B‧B‧A──」

「斗流血法──」

「斗流血法──」

然而,他们那无人能比的最强绅士领导人,显然已经气愤到了极点,以至于连给自己十秒用来压制怒火的时间都不愿意。

在众人还在喊着招式名称的时候,他想也不想地、再度冲了出去!并以重力加速度地力道,恶狠狠地给了对方一记左直拳!

在众人卡壳、发愣地看着他们领导人的背影时,那异界人已经被克劳斯给揍飞并打破了那一大片的落地窗而摔了出去,并且因为神之义眼的破裂而引发了爆炸!

一切……都结束了。

雷欧纳鲁德看着窗外像是烟花般的火光,模糊地想着,然后眼皮沉重了起来。

「哥……?哥哥!」

 

65.

『您知道乌龟的构造吗?』

算好时间,知道众人大概什么时候会离开才过来的史帝芬,正犹豫是否要打开这扇门的时候,却听见了那少女的声音。

副官先生这才知道,病房里还有其他人在,正好他对渥奇小姐的话略感兴趣,于是便站着不动了。

在青年被送进医院以后,他一次也没过来探望过。

莱布拉的其他人也不是没问过史帝芬要不要一起过来探望青年,但他总是回答还有很多的公事与应酬需要处理,然后把自己的探病礼物请他们带过去。

一向与他吵嘴的狙击手只给了三个字──胆小鬼。

……是啊,其实那些公事应酬都可以往后推,或者挤一下,一定有时间过来的,他这么想着的同时也做了。

但来到医院以后,史帝芬总是不敢打开那扇门扉,他害怕看见青年、以及对方那一身的伤。这样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并没有在当下察觉到对方的异常,以致于造成今天的局面。

『那么,哥哥就拜托你了。』

啊啊,所以,还是自己被淘汰出局了吗?

或许,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青年吧?如果真的是把对方放在心尖上的话,怎么还会去评估当下战况,而不是第一时间把人送到医院?如果真的是爱情的话,自己怎么会那么冷静?

但即使这样对自己劝说,他的心还是微微地感到痛了起来。

或许,整个莱布拉里面,最弱小的不是雷欧。

而是自己。就像K‧K说的一样,史帝夫‧A‧斯塔费兹是个胆小鬼。

连约对方吃晚餐的勇气都没有。

 

想得太过认真的副官先生,没发现到病房内的交谈声已停下一段时间,以至于脚步声来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避。

于是他只能装成一副刚要推门而入的样子。

「欸?啊!我记得您是……史帝芬先生对吗?」正推着少女出房门的托比愣了愣,不确定的询问。

「是的,晚上好,这时间打扰真是抱歉,刚好工作暂告一个段落,才能亲自过来探望少年,希望没造成你们的困扰。」史帝芬挂上标准的应酬性笑容,与托比握了握手。

「晚上好,史帝芬先生,没有这回事。克劳斯先生说愿意替我们照顾一个晚上,所以我们要先回去了,您要进去看哥哥吗?他现在还在睡觉,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会清醒喔?」少女笑瞇瞇地说着,一点也没有因为照顾伤员一整天而显得疲劳的感觉。

「是吗?既然今天克劳斯已经过来照顾少年的话,我就明天再过来好了?你们如果要回饭店的话,不如搭我的车回去?」

托比正想答应下来,却被少女拍了拍手背,「吶托比,你能帮我在一楼的贩卖机投一瓶红茶吗?」

「欸?可是我们就要回饭店了,到时候去La Chine喝茶不就好了?」托比疑惑地说,不明白未婚妻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拜~托,因为人家现在就想喝嘛!」少女俏皮地双手合十,对他拜托着。

托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是败下阵来,「真是拿妳没办法,史帝芬先生,能稍微请你陪米修菈一下吗?」

「当然,我的荣幸。」

史帝芬想也不想地回答道,直到对方托比真的离开,确定看不见人影的时候,他才再度开口。

「那么,妳想对我说什么呢?渥奇小姐?」

 

66.

米修菈严肃着脸,问了:「史帝芬先生,您讨厌哥哥吗?」

史帝芬原本以为少女会问些怎么这时间才过来、或是怎么过那么多天才来探望之类的,但没想到她一开口就说出了这句话。

该庆幸少女看不见吗?不然一定会看见自己怔愕的表情,那一定很蠢。

史帝芬想着,清了清喉咙才回答:「妳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没有的事,少年他是我们之中的一员,也一直表现的很优秀。」

少女想了想,换了一个话题:「那天,在打开门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冰风,是史帝芬先生使用的对吗?」

「是的,怎么了吗?」即使精明如副官先生,在少女这么跳痛的思考下,也只能跟着她的节奏来走。

「您和克劳斯先生,真的很在乎哥哥呢?」

「渥奇小姐!?」

史帝芬讶异的看着她,不知道少女到底查觉到了什么?

是察觉到他们俩人对于雷欧的感情吗?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难道是要叫他别靠近青年吗?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像是感觉到对方的混乱,米修菈爽朗的笑了起来:「不,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对我来说,如果有人愿意陪伴哥哥的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不,这也太开明了吧?即使是面对大风大浪都毫不改色的史帝芬,对渥奇兄妹深深地感到无奈。

他们果然是一家人呢?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事物,都不会去排斥,而选择了包容,多么温柔的两人啊……

但是,自己真的适合青年吗?相对来说,克劳斯是个更好的人选不是吗?

「渥奇小姐,我可能不像您认为的那样,或者可以说,与克劳斯比起来,我还差得很远,并不适合……」

「史帝芬先生,我认为,可以为一个人担心和生气,是一种很温柔的表现喔?」米修菈歪着头,打断了史帝芬的负面想法。

「更何况,哥哥醒来的时候,也是一直说谢谢你们来的这么实时,我们才能获救。还说到在开门的那一刻,是您的冰盾档下了攻击,不然他可能就没命了呢?哥哥他啊,总是太过关心别人,却忘了自己已经是伤痕累累的,我刚刚跟克劳斯先生说了,哥哥他真的很像乌龟啊。」米修菈无奈的笑着,像是骄傲、又像是担心。

「接受了托比的求婚后,我一直烦恼,如果结婚了,我的乌龟骑士要怎么办?会有公主勇敢的出来对他示爱吗?他会接受吗?直到那天,我明白了您与克劳斯先生对他的感情了。当然,如果是我理解错误的话,您也可以告诉我唷?」

史帝芬看着眼前眨着她那双如星空般眸子的少女,那副认真的表情,似乎看见了自己恋慕的青年的影子。

那人,也常常用如出一辙的表情看着大家、看着他。

真的是……败给他们这一对渥奇兄妹了。

「不……妳说的没错,渥奇小姐。我的确心悦于妳的哥哥,我会与克劳斯好好地守护他的。」

少女这才放松了肩膀,微微地笑了起来:「那么,哥哥就拜托你们了,史帝芬先生。」

 

67.

在送完这对小情侣离去后,史帝芬才回到了病房,推开门的时候,正好听见了克劳斯那句『我也以你为傲。』

「这么说的话,也太狡猾了吧?克劳斯。」

「欸?史帝芬先生?」没想到突然会出现第三个人的声音,让雷欧纳鲁德不禁吓了一跳。

「史帝芬。」即使被撞见类‧求爱现场,克劳斯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反倒是镇定地和老搭档打者招呼。

真是……到底是这两个人太迟钝,一个没发现自己说的话很有歧异,一个是完全没朝那方面想吗?

「抱歉,今天才比较有空,有好一点吗?」史帝芬坐上青年的病床边,小心翼翼地轻触对方被绑着绷带的眼睛处。

「啊、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啊哈……来复原就是了。不好意思。」青年边说着、又感到困意袭上,边打哈欠不好意思的道歉着。

「没关系的,先睡一下吧?伤员需要较多的时间来睡眠,才能快速的痊愈。」

史帝芬不由分说地把青年手上的水杯拿走,克劳斯则顺势地把他放倒回病床上,原本就已经睡意涌上来的雷欧,在沾到枕头没几分钟以后又开始昏昏欲睡。

「谢谢……克劳斯先生……史帝芬先生……」

真是,直到这种时候还是想着要先为那一天道谢吗?史帝芬无奈地笑了笑。

克劳斯的大掌轻抚过青年的头,一下又一下,直到他的呼吸平缓了下来,才开口、低声问着:「我以为,你放弃了。」

这人真的老是一针见血啊……史帝芬叹了口气:「有一度真的放弃了。」

「为什么?」在平光镜底下的绿眸中,带着浓浓的不解。

「我……在这件事情过后,曾迷惘过,是否真的喜欢少年。」副官先生伸出手,轻握着青年的左手。

「如果这真的是爱情的话,会这么理智地去评估现场状况吗?照理来说你那样愤怒的表现才是正常的吧。我或许没有那么喜欢他吧?」

他和克劳斯,就像是光与暗一样吧?一直一来他也愿意当对方的暗,只因为自己向往那光明,所以自己愿意身处黑暗之中。

但公事这样,私事呢?当他们喜欢的人都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史帝芬开始思考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好好地,去谈一段恋爱,而且他也很怕面对青年的那身伤,那只是提醒自己的无力与自大而已。

如果不是太过自大,又怎么会没发现青年的不对劲呢?

「但是,刚刚与渥奇小姐小姐一谈,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在愤怒,只是我没发现罢了,她说,生气与担心都是一种温柔的表现,所以,我还是来了。」史帝芬苦笑着,然后握紧了青年的手,并与之十指相扣。

即使这人满身绷带,也没听到他抱怨什么,还可以微笑地面对众人,甚至不忘记要跟他们道谢。

「我第一次觉得,他们真的很强大,不是吗?」

克劳斯静静地听老伙伴说完,途中都未曾插话,直到这时候听到他的问句,才点头同意:「是的,你说的没错,渥奇兄妹是一对灵魂与意志力都相当强大的人。但是史帝芬,我从来也不觉得你是个弱者。」

史帝芬摇头:「不,充其量,我就只是脑袋与武力值比少年强上一点,但其他方面……」

克劳斯伸出手,用力地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我曾对雷欧说,如果还有朝着光明前进的欲望,即使只有一步,那么,人类的灵魂就绝对不会输。更何况,爱情的表现,从来都不是只有一种而已。」

「你进入牙狩的时间比我还早,但直到现在,你不管遇到什么事物,都没有放弃过战斗,不是吗?那么就说明了你从来不是个弱者。其实你比我更适合当个领导人。」

克劳斯相当理解自己的缺点,自己并不谙人事。即使有良好的礼节,但在许多时候都太过认真了,即使大家都在笑话,自己还是不懂为什么。

所以在他看来,史帝芬几乎可以说是没有缺点,并且帮了自己许多的忙,最重大的事件,大概就是莱布拉的成立。

原本克劳斯是希望对方当首领的,但史帝芬宁愿自己扛下一堆公务当个管理者,也坚决不要,所以也只能认为是对方太过谦虚了。

「我还是想问你,要不要当领导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

史帝芬正被他的话给震撼着,自己从来不晓得对方是这么想,没想到自己也是被景仰的对象景仰着。

光或影,真的是缺一不可,他们是竞争者,也同时是对方的辅助者,直到今天,他才终于明白了。

但在听见对方的更换领导时,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当什么领导人,我很喜欢现在的管理职位,并且也不打算换工作。」

「是吗?那真是遗憾。」克劳斯在遭受拒绝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沉默一分钟后又问了另一个问题。

「那么,雷欧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办?」

史帝芬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摩挲着下巴,「我猜,不管我们谁跟他表明爱意的话,他应该都会大受惊吓,然后稀释存在跑走吧?」

「嗯呣。」克劳斯点头赞成,想到之前青年避开自己好一阵子,他又感到了胃痛起来。

「喂,别在这时候发作。所以,你觉得,我们直接进入dating (试用期) 怎么样?」

「但是……雷欧并没有同意,而且我们三人一起?」克劳斯略感犹豫着。

「但是,他也没有拒绝之前的seeing (暧昧) 不是吗?而且我们两个一起的话,可以更好的保护他。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了。」史帝芬俯身,轻轻地在雷欧的额上留下轻轻的一吻。

「还是,你想退出?」

克劳斯觉得老搭档刚刚说的狡猾应该要还给他才是。

思考了一下,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在青年的额上,同样地印上了一吻。

「那么,就这样吧。」

 

68.

哈啰,米修菈,妳好吗?哥哥我最近……

写到这边的时候,雷欧纳鲁德简直不知道该怎么下笔。

老实说,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好啊!谁来告诉他现在的局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当前几天可以出院的时候,他高兴地提着自己的行李就想回到租处,没想到一出门口便看见吉贝尔特先生与一台轿车,雷欧以为有什么紧急公务,所以克劳斯先生派了老管家来接自己,于是未起疑心地坐了上去。

哪知道,他被载到了克劳斯先生的屋子住处,被告知他原本的租处在前几天因为事件的发生而爆炸了,珍姐已经搬到其他的地方,所以自己先住到克劳斯先生这边。

这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H‧L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爆炸也没什么。

但为什么连史帝芬先生都在这里!?而且为什么他们三个男人要挤在一间房间?

明明就有这么多的房间啊啊啊!

雷欧纳鲁德想到这边就很想抱头吶喊一下,槽点太多,完全不知道该从何吐起了。

「喔咿阴毛头,你怎么不在公司里面,自己先出来吃午餐?还不找本大爷?」

银发男子在推开diannes的大门时,看见青年正坐在吧台上抱着头,并且桌面上还摆着一堆信纸,他想也不想地走了过去,并用手肘压在对方那头显得蓬松的卷发上。

「啊!SS前辈!很重!快点走开!」

雷欧纳鲁德大喊着,发现对方完全不予理会,干脆直接使用了稀释存在,紧接着那位被喊为SS前辈的人失去重心,〝碰〞地下巴直接撞在吧台上。

「你这家伙呶呶呶呶呶!信不信我把你宰了!」银发男子痛地跳了起来,被他身后的人推了开来。

「你这是自作自受,午安,雷欧君。」与札布结伴吃午餐的鱼人先生,直接坐到了雷欧身边的位置。

「午安,杰特,今天公司没有什么大事吧?」雷欧与鱼人先生打了招呼,同样忽视了正鬼吼鬼叫的SS前辈。

「今天上午的确没有事情,但雷欧君,你最近怎么都不过来呢?」鱼人先生完全感觉不到莱布拉最近紧张的气氛,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天然呆。

「呃……我有去啊,只是都存在稀释了。」雷欧干笑着。

「为什么?」

看着鱼人先生疑惑的表情,雷欧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解释,难道他要说两位上司最近很奇怪或很暧昧吗!?

「切~你果然傻,他来不来有什么关系?反正阴毛头后台这么硬,老板或番头才不会罚他。」银发男子见没人理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上了吧台,并点了一份汉堡附属条的商业午餐。

「什么意思?」雷欧和杰特异口同声的询问。

「蛤?鱼类不知道就算了,怎么连你自己也是这一副蠢样啊?你不是老板和番头的姘头吗?有这一点点小权利是应该的吧?」

札布看着两人发愣的脸,也忍不住一脸懵逼,怎么当事人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什么!?我们才不是这种关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SS先生!」雷欧愣了好几秒,终于忍不住吶喊了起来。

「蛤!?你在装傻什么啊?你们前阵子明明就超暧昧的,而且你们不是同居了吗,根本就已经开始试用期了,你还装傻!除了这只鱼类,其他人都知道了!想骗本大爷再去练个一百年吧!」札布冷啐道。

「不,可是,我并没有那个。」由于实在太过混乱,雷欧完全已经不知道要从哪边解释或厘清了。

「放心啦,不会歧视你的,只是男人相恋而已嘛,总比你找个触手怪谈恋爱好吧。」银发男子挥挥手,表示理解的敷衍着说,他现在的心全放到了面前的午餐上了。

「那我要开动……呜哇!」正当札布拿起汉堡要咬下去的那一刻,他头上的天花板因为魔兽的落下,而掉了下来。鱼人先生想也不想地就把人推了出去,然后用血法将柜台里的薇薇安救了出来。

而雷欧在同一时间也发动了自己的人狼能力,让落石穿过自己的身体,他一脸惊讶的看着与天花板砸下来的粉红色魔兽。

「这什么东西?」

「你们,都闪开!」熟悉的华丽男声大喊着,紧接着是他们几道熟悉的声音一同响起!

「布雷格利德血斗术──散弹式连突!」

「艾丝梅拉达式血冻道──绝对零度之枪!」

「954 B‧B‧A──Electrigger1.25GW!」

「你没事吧?雷欧?」克劳斯使出招式后,转头问被他护在身后的青年。

「看起来没事,除了似乎吓一跳以外。」副官先生耸耸肩,帮青年拍掉他脑袋上的粉尘。

「我说!你们不要在那边调情了!回去再做啊!刚刚喊招式的时候都重迭了吧!这才是大问题啊!」狙击手满脸不高兴的说着。

「咳咳咳咳!?」什么鬼?调情?怎么连K‧K小姐都这么说!?

「你没事吗?雷欧?」克劳斯略显担心地拍了拍他的背,后者只能一边咳一边干笑着。

「咳咳,没事,我去侦查好了……」

大概是自己在作梦,梦醒就好了,嗯,大概?

「不用去了,少年,珍已经在路上了,我比较希望等等可以听你的解释喔?比如这几天到底跑去哪边鬼混了?」

看着笑的如沐春风的副官先生和在旁点头的首领先生,雷欧纳鲁德非常希望自己可以躺回医院的病床上。

米修菈!快点来救救你哥哥啊啊啊啊!

<TheEnd>

 





PS.或许有人有疑问,结尾点仓促,但其实!!!应该是有番外篇的!!!而且我喜欢开方式结局哈哈哈(痛殴)
然而我还不确定把这个扩写的出成本子会不会不太好......所以番外篇(默),而且要先进修罗场开始修模特本OWQ,如果有建议的话欢迎留言给我或私给我喔!


评论(9)
热度(135)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