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15

# 文中雷欧家乡背景为虚设





59.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来当这小鬼的褓姆?」

银发男子不爽地臭着一张脸,与另一名高窕并穿着黑色皮衣的女性站在Waldorf Astoria大厅跃层的最上层,他们一起看着青年穿着一身运动衣,站在大厅正中央一下站起来、一下又坐下,似乎很不安的样子。

「虽然小札布这么说,但其实也很担心所以才来了的不是吗?」完全不在意对方的刀子口,K‧K随口应答着,两眼则是紧盯着大厅中的青年。

毕竟她最喜欢这种肥皂剧……呃咳,感人的戏码了。

「大姐妳要来我也不能说什么……但为什么你这生鱼片也在这里啊?」札布看着他们后方,鱼人先生正倚靠着在柱子上看书。

「啊,不用管我。毕竟总要有个人保护雷欧君的妹妹不陷入你的魔爪之中。」

「蛤!?你说什么,再说一次你这臭鱼!」札布不满地嚷嚷着,引起了饭店侍者的虎视眈眈。

「好~了,安静,小朋友们,不然会被赶出去的。」

K‧K轻松地把两人分开,札布啐了一口,转头看到第一层的某柱子后面,是伪装过后的『武器库』帕多利克和他的助手妮加。紧接着,从旋转门进来的是莱布拉的最高权力者与其副官,在他们身边还有幻界医院的女医师卢西亚娜‧艾斯特维兹。

……只是这么小的一件事,居然有这么多人来!?莫非大家是吃饱了撑着?还是这家伙其实有很高的人气?

而正被惦记着的青年,动作已经换成了走过来又走过去,直到正中央的小钟楼敲响了三下钟声时……

雷欧看见了。

他最心爱的妹妹,逆着光芒,从大门被推了进来。

「米修拉!」什么也不顾地,他冲了过去。

「哈啰,我的乌龟骑士,你好吗……唉呀,抱太紧啦。」一头浅金黄长发的女子,眨着星空般的蓝眼睛,温柔的抚着怀抱着自己的青年笑了起来。

「真是,都说了不要那么叫了,很丢脸啊。」青年在听见女子呼喊他的别称后,一瞬间感到无力,连带刚刚的激动感动都没有了。

「哈哈哈,好嘛。」

女子笑了一下,习惯性地伸出手,抚上了青年的脸,「哥哥,你是不是变瘦了?」

看着妹妹皱紧的眉,雷欧无所谓的笑了笑,并伸出了手轻轻在她肩膀上拍了拍,「不知道呢?没有量过,别担心啦,我身体很好的。」毕竟进出医院那么多趟都没事不是吗?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对米修拉说的。

「哥哥没人管的话就会随便乱吃呢,从以前就这样子……」

米修拉嘟喃着,非常希望哥哥可以早日找一个伴侣,并且好好盯着他的三餐作息。但她也知道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哥哥对于自己的眼睛,始终怀抱着愧疚感,如果不找到解决方法的话,或许也有可能终生不娶吧……

唉,真是的,难道就没有个勇敢的小姐敢追求哥哥吗?没有公主的话,王子也可以啊!

她无奈地抚着哥哥比起在家时还消瘦的脸庞,轻轻地问着:「最近睡眠状况呢?」

「还可以吧,除了昨天晚上。」雷欧用自己的手掌轻轻的覆盖在妹妹抚着自己脸庞上的手,轻描淡写地带过。

毕竟怎么样,也不能跟她说每天晚上都从那个噩梦中惊醒过来吧?

──从那个〝神〞夺去妹妹视力的噩梦中惊醒。

「我也是喔。」

站在米修拉后方的男子,看他们寒暄够久了以后,终于按耐不住了轻咳了一下,她这才恍然大悟地搥了一下手掌,并对后方的男子招了招。

「差点忘记了,哥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夫,托比‧马克拉克兰。」

雷欧纳鲁德静静地看着那个〝托比〞──一个背着五具棺材、操控着一个绑满了绷带的异界人,来到自己的身前。

周遭都没有反应,那么到底是只有自己〝看得见〞,还是米修拉真的找了一个这样的异界人当自己的婚约者?

「久仰大名,雷欧纳鲁德,我是托比,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似乎没那种陌生感呢!毕竟每天都听她说你的事:说我哥哥多温柔、多坚强,是个完美无缺的男人,都让我感到嫉妒了。」

「没这回事,她太夸大其词了。」雷欧腼腆地笑着,与〝托比〞握了握手。

「但是说实话,这样真的看不出来你有什么特别之处呢……但是因为是她说的,所以没什么好怀疑的。」

「看吧,哥哥,他很有意思对吧?」

雷欧纳鲁德微笑地看着他们笑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的说着:「啊,你们先过去La Chine咖啡厅,边喝下午茶边聊吧?我先去个厕所,马上就回来。」

 

60.

观察青年与那位浅金长发少女和乐融融的样子,史帝芬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胸真的没有很大。即使那名女性是青年的妹妹,对于她可以毫无顾忌的拥抱与触摸青年,真的很难不嫉妒。

微偏过头,他看见了狙击手小姐正感动的擦着眼泪、银发男子正与他的师弟小声地斗嘴着,珍大概不知道躲在哪里偷偷地看着。

而克劳斯依然脸色不变地,沉稳地看着一切,女医师则感慨着:「是个伶俐的小姐呢,可惜了。」

史帝芬看着他们三人,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照青年把妹妹放在心上如珠如宝的样子,怎么相逢起来感觉是那么地冷静平淡?除了在一开始冲过去拥抱后,后面青年则显得很冷静的样子……

真是够了,史帝夫‧A‧斯塔费兹,你疑神疑鬼的毛病是不是应该改改了?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呢!他在心底自嘲着,转头对同伴说:「看起来似乎没有问题,接下来交给札布守备就好了吧?」

「嗯呣,说的也是,妳呢?艾斯特维兹小姐?」克劳斯站起身,问着身旁的女医师。

「啊啊,我跟他们约好了,三天后他们会过来医院,那我们一起走吧。」

「我们送妳回去吧?」一名良好的绅士,当然必须先提出来才是良好的礼仪,不管对方是否真的有这样的需要。

「不啦,不顺路,我坐公交车回去就好,回头见。」女医师爽朗的地对他们挥了挥手,踏出大门后与他们往反方向离开。

史帝芬对她点了点头,才与克劳斯一起在门口等着吉贝尔特把车子开过来。

「话说,你还真是冷静啊,克劳斯,一点都不会嫉妒那名少女吗?」

虎背熊腰的绅士眨了眨眼,「雷欧能跟他妹妹相逢不是件好事吗?他能被他的家人深爱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或许有点嫉妒,但只要他开心,其他的事情就微不足道了。」

史帝芬无奈地笑了,这人真的如同太阳一样啊,永远抱持着希望发光发热,也照耀了别人。不愧是他们莱布拉的首领,他们的人类之光,也是自己费尽一切手段也不让他知道黑暗面的人。

但这当然无关恋爱了。他与克劳斯的关系一直都是最好的搭档、最好的朋友。现在则又多了一个身分……

彼此的情敌。

 

61.

「你看到我了吧?雷欧纳鲁德?不然也不配当神之义眼的持有人了。」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青年正陷入危险物之中,他看着那闪着寒芒的镰刀划过自己眼前,并割下了一朵玫瑰,却没有一点受惊。

「你是谁?要做什么?托比他没事吧?你没对米修拉做什么吧?」

「喔?真是冷静啊,都不问自己的事情吗?」

背着五具棺材的异界人冷笑着说:「我的名字是迦米莫兹博士,那个男人还活着,并且我也还没对你妹妹做些什么,毕竟重点在你。」

怪异的异界人在说话的同时,并拂开了档在右脸的斗篷领子。

雷欧纳鲁德皱起了眉头,因为在那异界人的右眼上,是一枚紫色的神之义眼。

「嘿嘿嘿,这是你第一次看到其他的神之义眼吧?我现在正在世界各地调查神之义肢的事情,并做研究。仔细瞧瞧,这只可是有一百五十年的历史呢!我可是花了一大番功夫才弄来的。」

弄来的?研究神之义肢?雷欧听到了几个关键词,再也无法继续沉着,他转身对异界人喊了起来:「这个眼睛被制造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非要把我妹妹也卷进来?」

迦米莫兹博士假好心地叹着气:「唉,里加‧艾尔真是残酷啊,居然把义眼移植到你这样的普通人身上。神之义眼的作用是纪录喔……它可是高性能的极隐密摄影机呢!每当人间有大事发生的时候,神之义眼就会出现,为的就是纪录下来这一些大事。」

异界人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他像是镊子般的手,将青年的左眼皮给撑开:「你都不知道我多羡慕你可以听到这句话,能被神选为观察者,根本是你三生有幸啊!」

三生有幸?他想到了米修拉再也看不到光明的双眼,愤怒地将异界人的手给甩开:「开什么玩笑!?什么三生有幸啊!我宁可不要!你敢在米修拉面前乱说什么的话,小心我……」

「小心怎么样?」

迦米莫兹博士冷笑着,往后挥了下他的大镰刀。一名异界人的脑袋立刻被削了一半掉落在地,但他的同伴却丝毫不以为意,还是往前走着并继续说话,像是他的同伴还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这是……!?雷欧惊讶的微微张开了双眼,冰蓝色的光芒也跟着微微的泄漏出来。

『──神工视器官!』

「不要总是那么大惊小怪。既然是神之义眼,那么能支配我所在领域的所有眼球,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我可以决定要让他们看到或不看到什么,就像这个家伙,还以为他朋友还在跟他说话,事实上他朋友的脑袋已经落地了哈哈哈哈哈哈!」

居然可以办到这种事……这家伙的能力明显在自己之上啊!雷欧纳鲁德不动声色地、思考自己该如何才能告诉同伴们。

「我也觉得你妹妹很可怜,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想要让神物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必须要有供品。让神之义眼持有者的亲近之人失明,这样才能确保持有者不会随意使用义眼。」博士假好心的为他们悲惨的命运唉叹着,并喀嚓喀嚓挥动着他那如镊子般的手部。

「我有个好提议,你要不要贡献一只眼球出来呢?只要有更多的数据,人类的历史就可以往前推进个一百多年,也有机率制造出来义眼的代替品,让你妹妹再度看得见喔?」

让米修拉再度看见!?而且只要他一只眼睛而已……雷欧纳鲁德原本坚定的心也不禁感到了动摇起来。

 

「喂,阴毛头。」

突如其然的声音打断了青年与异界人的交谈,雷欧看着那个银发男子走过来,心底不得不感谢他,不然自己可能真的要答应下来了。

醒醒吧,雷欧纳鲁德‧渥奇,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看看那异界人的义眼不是在他的眼眶里,他戴着的是一副人骨啊!这不就代表上一位义眼持有人是被剥下了头骨吗?

有这么简单的方法拿下来的话,卢西亚娜医师他们怎么会束手无策呢?

「你妹妹应该没问题吧?我得先走了……米兰达好像跟奈阿拉撞在一起了,情况十分危急啊!」札布一脸凝重的看着手机,彷佛世界末日已经到来了一般。

「……你这是要罢工了吗?我可不管你。」鱼人先生相当看不过眼的冷叱着。

「闭嘴!你这个水晶糕,没人在跟你说话!」

「欸……那个,还是麻烦你留下!」雷欧听到札布要离开临时护卫的位置,忍不住大喊着。

斗流血法二人组听到他的喊叫,讶异的一起转回头:「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欸不,那个……」雷欧纳鲁德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能不让这个异界人发现自己正在求援,但他看到迦米莫兹博士将他的镰刀放到的札布的脖子上,就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别这么一副不中用的样子!你好歹跟犬女一样是个人狼吧?而且我会把这条鱼留下来,再说你好歹也是莱布拉的一员,不管什么事都可以应对吧?」

糟了!雷欧在听见札布讲出〝莱布拉〞的时候,脸色禁不住变了。

「那我就走啦~掰掰!」

 

「哦呵呵呵,原来如此,是那个以牙狩为本体成立的秘密结社的莱布拉吗?很厉害嘛!你就是这样巴结他们的吧?」

雷欧看着银发男子远去的背影以及在远处看书的鱼人先生,心头感到焦急,如果是心细如发的克劳斯先生或精明的史帝芬先生,应该会发现自己的异状吧?

为什么突然想起他们呢?

「好吧我们该回去了,这个厕所上的太久了。」

看着在前面领路的异界人,雷欧再一次深深地感到自己的弱小,就算有神之义眼和人狼血统,还不是什么都不能做?

而且……为什么这家伙不马上杀了自己呢?

「啊!哥哥,你们好久喔,你跟托比都讲了些什么?」少女原本正坐在餐桌前,静静地喝着茶,在听见有人靠近的声音时,才眨着如星空般的眼眸,转向了他们。

雷欧突然想起了妹妹在小时后画过的一张图。

那是一座布满会迷惑与隐身的、妖魔鬼怪的城堡,虽然有许多勇士前去讨伐,却无人可以成功,最后都锻羽而归。

而妹妹在最后,依然没想好故事的后续。

米修拉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吧?因为没有办法了,所以才这么强硬的要来找我,因为只有我才〝看的见〞啊!

青年在桌下,悄悄地握紧了少女的手,无法想象她有多害怕。不管自己有多不中用,也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她。

即使赌上这一条性命。

 

〝嘟噜噜噜〞,摆在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了起来,对米修拉他们告罪后,往外快速地走了出去。

等在门外的,是去而复返的上司们与其管家。

「抱歉,少年,打扰了你和你妹妹相聚的时光,情况紧急,我们需要快点到拉灵顿公园53号街。」拿着手机在饭店外面等待的史帝芬,在看到青年的时候松了口气,并对他道歉着。

唉,自己好不容易有一个喜欢的对象,找不到突破口就算了,还必须打断对方的家庭聚会,即使是习惯让自己心冷的史帝芬也忍不住愧疚起来。

「……」青年看了看副官先生,在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监视虫,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原本还想甩掉这讨厌的家伙的,结果史帝芬先生居然就说出地点了……这样不管怎么样都甩不开了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看着少年一脸纠结的表情,史帝芬还以为对方是跟那位米修拉小姐讲到了紧要关头,看少年保护过度的样子,应该不会反对他妹妹结婚吧?

他忍不住关心的问:「怎么了?是跟你妹妹吵架了吗?」

「不……没什么。」

 

62.

即使想要隐藏神之义眼的能力,但看着伙伴们陷入苦战,终究还是做不到。

最后他在讯息的最后,留下许多空白行并写下10-33,只能把希望托给克劳斯先生,他相信长年与HPDL打交道的他们,一定可以看懂自己留下的讯息。

看了看正背对自己、处理战斗后续的上司两人、与吵吵闹闹的伙伴们,雷欧纳鲁德深吸一口气,把这一幕深深地印在脑海中,然后转身离去。

他知道,因为这双眼睛带来的好与坏,迟早有那么一天会来到的。即使害怕,他还是得去面对,能救米修拉的,也只有自己了。

不管过了今天,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他都不会后悔,能认识这些人与珍姐他们,算是此生最大的收获了吧?

但想到那两个人的身影,自己心中还是有股不甘。

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

克劳斯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转头一看,却发现原本待在原地等待的青年不见了。

「雷欧?」是回饭店了吗?但是据自己的了解,青年不是这么没有礼数的人啊?

他皱着眉思考了一下,想转头与老伙伴商量,却发现对方正忙碌地与丹尼尔警官处理善后。

于是,他拿出了电话,按下了雷欧纳鲁德‧渥奇的电话。

「喂?雷欧吗?你现在在哪里?」

『啊,克劳斯先生吗?不好意思,因为看到你们在忙,所以我就先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克劳斯总觉得电话另一头的青年声音似乎有点抖,是因为正在走路的关系吗?

总觉得不大对劲。

「真的没事吗?雷欧?」

『是的,我没事,让您担心了,我先回饭店去找妹妹了,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嗯……好的,晚安。」

 

直到上车前往下一个行程的时候,克劳斯都还在思考青年离去后的异状。坐在克劳斯身旁的副官先生,正拿着一台笔电处理着公事。

「怎么了?克劳斯,从刚刚开始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嗯呣……」

「你觉得少年有不对劲的地方吗?」

「不,应该说太一如往常了,但是史帝芬……」

「也是,他不是那种会不打招呼就离开的人……」即使老伙伴还没开口,史帝芬也猜他要说什么。

想到之前青年与他妹妹重逢后那种冷静、那种违和感,史帝芬再度感到不安,下意识的,他拿起IPAD,想看看少年目前到底在哪里。

为了任务需要,莱布拉发给众人的手机中都装有GPS定位,为的就是不幸被敌人抓走时,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人。

但他还没点开GPS,就被老伙伴发出的惊人气势给吓一跳,连带在开车的吉贝尔特也受到影响,导致原本往前开的车子紧急剎车并闪到了旁边。

「怎怎怎怎怎么了!?」史帝芬整个人惊吓地贴在车门上,结结巴巴地问。

「史帝芬,全员通传!」克劳斯低吼着,同时试着拨打给雷欧,但连响都没响的,直接转入了语音信箱。

「到底怎么了?」史帝芬左手拿着手机一边快速地下达了指令,右手则滑着IPAD,GPS则是完全失去了青年的定位。

「糟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消失了……」看着显示〝搜索不到GPS请重新定位〞的讯息,他的心也往下沉着。

「不,早在我们没发现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在静静地发展了,你看这个。」克劳斯紧皱着眉头,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副官先生。

「这是?I messenger?怎么了吗?」史帝芬接了过来,才发现那则讯息,意外的很长,但只是一个血界眷属的名字,应该不会这么长才对。

他抿着唇,快速地滑到最下面,看到那行青年留给他们的讯息,终于知道为什么老伙伴这么紧张了。

那是10-33,对他们这些常年跟HPDL打交道的人说,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all units stand by,也就是紧急情况,需要所有单位前来支持的意味。

神之义眼的持有人身上,发生了他们最担忧的事情──

青年正面对一名所有人都看不见的敌人,他所处的战斗,已经超出了所有人可以感知的范围了。

怎么那个时候,就不多问一下呢?史帝芬一面马不停蹄地拨打电话,一面感到自责。自己明明就有感觉到青年的异常啊!

副官先生这么自责,克劳斯何尝不是?如果自己有早一点发现青年的求援讯息、或者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的话,事情会不会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青年没有逃走,想必是因为他的妹妹在敌人的手上吧?不然光是凭借着他的人狼能力,应该早就轻而易举地向他们或者其他伙伴们求援才是。

少年……希望不要走到最坏的那一步。

雷欧……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首领与副官此刻没再交谈,但他们的心情,却都是一样的。

只希望那个他们最在乎的人,能够平安。

 

63.

即使告知自己要沉着、要冷静的去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但在打开米修菈他们房门的那瞬间,饶是有心理准备的雷欧纳鲁德,也忍不住愣了。

──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他的家乡,阿拉斯加麦金利雪山山脚下的那片湖水、以及软倒着项颈、似乎昏过去的妹妹。

「为什么?」是这个景色?

「喔霍霍霍霍,很怀念的景色是吗?这可是托比‧马克拉克兰记忆里最爱的地方呢!因为这可是他与恋人相遇相爱、并且求婚的地方啊!」迦米莫兹博士笑着,像是在嘲笑托比的无知,或者是嘲笑他们的无力。

开什么玩笑!这家伙把米修菈他们重视的感情当什么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原本想得要沉着、要冷静应对,此时的雷欧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愤怒,一面大喊着,一面甩出了锁炼、钩住了敌人的的镰刀!

「你这是要干什么?想反抗我吗?如果没有把握可以把我在几秒内碎尸万段的话,那是没有用的。」迦米莫兹博士冷笑着,快速地挥动着镰刀,在青年孱弱的身躯上,划下一道又一道的刀痕!

「啊啊啊啊!」雷欧嘴里惨叫着,却没有使用存在稀释。逃走或消失很简单,但自己的另一个目的就会失败了,所以不能退后!

他拉扯着敌人看似庞大却非常轻的的身体,同时争着神之义眼,尽力地躲开对方的攻击,但在没使用质量稀释的状况下,青年的速度就跟一般人差不多,于是他的白蓝运动服上,出现了一片又一片的暗红色。

「哈哈哈哈没用的!你为什么要做无用功呢?」迦米莫兹博士冷笑着,用着看蝼蚁般的眼神看着青年。

不对!像是想到了什么,异界人突然用那那紫色的神之义眼、将视线往外延伸了好几公里,锁定了他记下的莱布拉成员的面孔。

令他惊讶的是,那些莱布拉的成员正在赶往来这饭店的路上!明明就已经把雷欧纳鲁德‧渥奇的手机扔掉了,为什么他们知道这家伙出事了?是巧合吗?

不,那来的成员也太齐了点!事到如今,只能进行紧急手术了!异界人这么想着的同时,也动手了!

他放开了附在托比‧马克拉克兰嘴里的触手,并伸出了另一只没被锁炼捆住的手成铁钩状,想把青年的眼球给挖出来!

〝啪〞地,事与愿违,他的铁钩撞上了一个硬物,没能将雷欧的义眼给挖出来,迦米莫兹博士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只酒瓶档下了他的攻击!

「呼……呼……」雷欧大口喘着气,感觉开始晕眩了起来,这大概是因为缺血的关系;眼球也发烫起来,他甚至闻到了一股类似烤肉会发出的焦味。

「咯咯咯咯咯,我知道喔?你使用义眼的时候就不能使用人狼的能力,这一点托比已经从你妹妹的嘴里得知了。如果你使用眼睛来看穿我的行动的话,就无法躲避吧?还不放弃吗?义眼用过头的时候,那个温度是可以把你的脑浆也煮沸的喔!」

听着对方嘲弄的话语,雷欧不为所动,反而是全身用力的,努力地将这家伙往自己的方向拖了过来。

「真是!给我适可而止吧!」异界人感到不耐地,再次快速地挥动镰刀,听着青年的惨叫,他现在一点都不觉得愉悦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动力支持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站起?

难道是因为那些莱布拉的成员吗?既然如此,就动一点手脚好了!

雷欧不知道迦米莫兹博士在干什么,只知道对方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好机会!他咬紧牙齿,拖着已经有些沉重的身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将这该死的家伙拉了过来。

「该死!你到底要干什么?」被视为蝼蚁般的人类一再挑衅、加上可以做紧急手术时的时间被消耗着,饶是原本把青年当成笑话的异界人,也忍不住气急败坏了起来。

「唔……」忽地,从房间的角落传来了细微的呻吟,使得迦米莫兹博士不禁转过头,才发现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并被自己遗忘的少女。

「原来如此,你是想救你妹妹啊!」他这么说着的同时,并用力地往少女的方向移动。

相当然尔,青年不可能如他所意,他拼了命的扯着手上的锁链,似乎感觉不到手掌上的血迹粼粼与痛感,直接朝米修菈大吼着:「快逃!米修菈!」

「欸?哥哥?托比呢?这股铁锈味是……?」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浅金发女性,紧张得四处环视着,虽然看不到,但她感受到了空气里蔓延的紧张感。

〝喀啦啦啦〞地,铁链拖过了偌大的房间,角力的结果,是异界人占上了风。

他举着镰刀,架在少女的脖子上说:「好了!放下你手里的东西!不然你想要你的宝贝妹妹变成肉酱吗?」

雷欧咬着牙,一个松手,将手里的酒瓶给扔开。

「没错没错,早该这么做了,把你另外一手的锁链也松开,浪费我那么多时间,赶快把你眼睛交出来不就没事了……呃啊!」

异界人只将注意力留给眼前的青年,却没放在他镰刀底下的少女,毕竟都已经架在她的脖子上了,怎么敢经举妄动呢?

但他显然小瞧了这一对姓氏为渥奇的兄妹,他们骨子里的血脉毕竟都一样,哥哥用全部的生命去保护妹妹了,她又何尝不是?

感觉到敌人将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上转移,米修菈想也不想地,用尽了全力转着轮椅两边的轮胎,冲向了声音来源处,并一把扑倒了他!

「哥哥!快逃啊!」米修菈与迦米莫兹博士一同摔在了地上,她顾不上疼痛,只知道要叫兄长快跑。

怎么可能走呢?悔恨有一次就够了!

雷欧纳鲁德看到因妹妹抱住、而动弹不得的异界人,想也不想地松开了手中的锁链,抄起刚刚被自己丢弃的酒瓶,脚底加速地奔向了他们的方向,

狠狠地、用那酒瓶砸了迦米莫兹博士好几下,直到酒瓶破裂后,他想也不想、恶狠狠地抓住了对方的脑袋,用力的给了他一记头锤!

〝啪机〞的声音清脆地传入了兄妹两人的耳中,伴随而来的是博士的惨叫以及那只异眼传出来的烧焦味。

「啊啊啊啊啊!你们!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你们知道这样会害世界晚几百年进化吗!?原本想留一条命给你,只拿走眼睛的!算了!直接把你们做成标本吧!」

看着博士冲过来的庞大身躯,青年想也不想地,挡在了少女的身前。

并且,握住了攻击他们的镰刀。

──啪唦。

──滴答滴答。

吶,克劳斯先生、史帝芬先生,我记得的。

 







评论(4)
热度(106)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