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14

# 诺罗病毒完变感冒,这破身体(绝望
# 接下来应该会进入战斗章节,原本是明天才更先提前,所以字数没有太多还请多多包涵qq




55.

「做得很好!沃奇,我还以为你没办法完成了,没想到在最后一刻居然拿到了斯塔费兹的手帕,干的好!接下来我们会把东西交还给他们,作为证明你已经顺利完成人狼的结业证明了。」

总是不苟言笑的人狼局次长在看到青年交出的物品后,猛地用力的拍了几下他的肩膀便把那个手帕拿走,完全无视对方欲言又止的表情。

次长你能不要寄出去吗!?我觉得克劳斯先生不会说什么,但极有可能被史帝芬先生冻成冰块啊啊啊!

然而对方并没有听见他心里的吶喊,已经走远了,雷欧只能欲哭无泪的踏出人狼局的大门。

唉他的命运就跟这H‧L的天气一样,白茫茫的看不见前方啊……

他思考现在买保险是否来得及,也不对这城市死亡率这么高,会有这东西吗?

雷欧在路上漫步着,直到看见路边的网咖后,才想到这个月还没有跟亲爱的妹妹联络。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推开了门,并开了间包厢坐下。深吸了好几口气,抖着手,才按下了那个『米修拉‧沃奇』的联络按钮。

「喂?是哥哥吗?太好了你终于跟我联络了!到底都在做什么啊!」

一名女性的声音从耳麦里面传了出来,听起来中气十足,也让雷欧原本悬在空中的心缓缓地降了下来。

「哈哈哈抱歉抱歉,最近很忙,你今天好吗,米修拉?」

「很好喔!欸但是但是,虽然有点突然,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哥哥说喔。」讲话依然不按牌理出牌的女性完全不管雷欧纳鲁德慢吞吞的说话方式,直接略过了他缓慢地招呼过程。

「嗯?」显然也非常习惯自家妹妹的雷欧纳鲁德则是等着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我,就要结婚了喔。」

「喔结婚。」雷欧纳鲁德并没有反应过来,还是照着平常的说话方式说了一次,然后在心中再次咀嚼了一次,才觉得不大对劲。

他、刚刚、是不是听见了什么?

结婚?

【marry】

to become the legallyaccepted husband or wife of someone in an official or religious ceremony.

「什什什什什么!?妳是说结婚!?妳是说妳将会有一名丈夫吗!?」完全无法接受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妹妹突然就要结婚了,雷欧直接在包厢里面吶喊了起来,并且震惊的张开了眼睛,还使用起了能力。

而在他没注意到的包厢外面,因为〝视野混合〞的发动,而乱成一团,有人撞在一起摔在地上,更有人因为自己看不到而惊慌地掏出手枪并且无差别的攻击,导致一堆人发出尖叫和受伤,网咖的店面玻璃也因此碎光。

「呣,哥哥真是失礼,虽然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但这也未免太过惊了吧!我受到伤害了!」话筒另一边的女性眨着她那双如星空的眼眸般,不高兴地嘟嘴说道。

「可可可是,我的意思是,妳才十六岁啊!?」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珍重如眼珠子般的妹妹突然要结婚了,雷欧纳鲁德依旧沉陷一个无法思考、只能吶喊的状态。

「真是的,难道哥哥是想要阻挠我的幸福吗?」

感觉万剑穿过了心脏,雷欧纳鲁德满脸血的趴在了键盘上。

他可爱的天使、可爱的妹妹就要嫁给别人做妻子了,而还不能说什么,因为自己已经夺走了妹妹一部分的幸福啊,他能怎么样呢?

可是啊啊啊啊啊啊!还是好不甘心啊!

彷佛感受到话筒另一边的低迷,米修拉语调轻快的继续说:「好──啦,跟你开玩笑的。我跟你说,下个月二十五号把时间挪出来给我。」

「啊?」雷欧失魂地瘫着,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向前进的目标了。

「因为H‧L现在也有专门的旅行社了,所以下个月我会过去喔!既然哥哥质疑我的婚约的话,当然更要见见他吧?就这样。」她快速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完全不给雷欧反应的时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

当然,雷欧纳鲁德的反应也不会对另一边已经传来嘟嘟嘟声音的通话有任何作用了。

今天一定是愚人节,我回去睡个觉好了,梦醒了一定就没事了。他失魂落魄地走出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网咖,决定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当作是在梦游。

 

56.

今天真的很奇怪。

珍蹲在沙发椅背上,看着自己的人狼后辈失魂落魄的走着走着、然后摔倒,不然就是直接撞到墙上,见到克劳斯先生完全没有前几天的那种惊慌失措,而是木愣愣的发傻,这反应更像是……

「阴毛头这是失恋了?」喊了好几次人狼先生吃午餐却无果的札布咂了咂嘴,不爽地说。

闻言,原本坐着打妖魔战棋的首领一个手滑下错了一步,他的计算机屏幕上出现了You lost的字样,但显然这位绅士现在注意力已不在上面了。

「札──布,如果你太闲的话要不要省略掉午餐,直接开始下午的任务?」而在听见这番言论后,副官先生挂着春风般的微笑对银发男子说。

「没有没有鱼类走吧!我们去吃午餐!」感受到对方笑意里的杀气,即使蠢蛋如猩猩的札布,也不敢与气场全开的管理者与之为敌。他干笑地拉着在旁边看书的鱼人先生就往外奔逃而去。

「你这人!等等!我自己走!」

黑发美女想试着呼喊后辈,却看见副官先生比了比自己与首领,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点点头,跟着消失了身影,和斗流血法二人组一同去吃午餐了。

无论何时,她都无条件地相信这两位上司,不管是公事上或者是私事上。

从这段时间以来,珍‧皇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他们两人对于年轻的人狼先生的情感……不,应该说,整间办公室里面,唯一没感觉的应该只有这位迟钝的人狼先生了。

珍‧皇不是不难过,却没有伤心,她对于那位副官先生的情感,更像是一种憧憬,或者更接近是追星族的迷妹一样,她把史帝芬先生当作一位偶像来崇拜着。

在她刚踏入这魔幻的领域时,这男人已经进入这行了好长一段时间,并且时常与克劳斯先生搭档,创下了无数的驱魔神话。

也是史帝芬先生让她知道,即使没有像克劳斯先生那样绝对的力量与相对应的体魄,也可以凭借着自身的能力与头脑去完成许多事情。

所以,在难过的同时,她更希望副官先生与首领可以获得幸福……至于后辈到底会选择谁呢?

那就是接下来自己要开设的赌局了,情场失意,还不让她赌场得意一下吗?

珍‧皇轻哼着歌曲,跳过了一盏又一盏的路灯。

 

57.

史帝芬在人狼小姐走了以后,才从那一堆公文里抬起头,看了看待在角落不知道在喃喃自语什么的青年。

他与坐在计算机桌后的首领先生交头接耳起来:「少年这是失恋了?你拒绝他?」

克劳斯发了好一会的呆,才显得很惊讶地反问了回去:「不,我并没有对雷欧示爱过。难道不是你吗?史帝芬?」所以刚刚他一度感到非常沮丧,甚至连自己输了棋都没有察觉到。

「什么?你没对少年说过吗?那为什么前几天他要避开你?」史帝芬惊讶地表达了他的不解。

「不……但我连花都没有送,以为是哪边冒犯了他。」克劳斯冷汗直流,对于史蒂芬的提问再次给予了否定的答案。

那就是……自己还有机会?史帝芬不得不说自己原本吊在半空中的心,在听到老伙伴的回答时,已经完全放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是从高空中落到了半空中……史帝芬下意识的抚了抚脸颊,彷佛还感受到青年那比自己细致的皮肤,贴在自己脸颊上时的触感。

「那不如,我们跟少年吃个午餐?」

「嗯呣,我跟吉贝尔特说一下。」

克劳斯没有回答,只是拿起手机传了Messenger讯息,吩咐自己的管家准备三人份的午餐,而史帝芬则是将那堆公文放下,并走到青年的身后,伸手把人架了起来。

「走吧少年,跟我们去吃午餐。」

明显陷入失魂落魄的雷欧纳鲁德,连点头或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莱布拉的正副领导人毫无心理负担的就把人带走。

如果银发男子在场的话,大概会鬼吼鬼叫说:这三人铁定有一腿,最高权力者居然带着菜鸟鬼混去了!

然而平常担任吐槽角一号的青年完全失去了战力,担任二号的札布则不在场,所以两人一路畅行无阻地带到了温室。

雷欧任由副官先生摆到椅子上,嘴里不知道在嘟喃着什么,即使面前放着看起来十分可口的熏火腿三明治与热腾腾的阿萨姆红茶,都没引起他的兴趣。

问题还真是大了啊,平常总是什么都吃的人居然对食物失去热情,难道真的是失恋?而且对象还不是他或克劳斯其中一人?

想到这个推测,史帝芬觉得那块石头似乎又压了回来,还在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便看见那个原本正在观望的老伙伴,突然拿过了青年面前的餐盘。

「克劳斯你……」要做什么?但他的疑问还来不及说出口,便看见那人已经用刀叉仔细地切下了三明治的一角,并尝试喂到青年着嘴里。

原本还在喃喃自语的青年在闻到香味后,他的胃部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于是下意识的张开了嘴。

克劳斯心情愉悦地开始了喂食小动物。

史帝芬只觉得这画面怎么有种既是感?

……像是可爱动物园区,可以喂可以抱的那种。

 

58.

等面前的餐点解决的差不多的时候,克雷斯将眼前的红茶小心地塞进了雷欧的手中,并试图开启话头:「雷欧,你这几天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吗?」

「克劳斯先生……」雷欧在听见熟悉的男低音时,缓慢地抬起头,看见了莱布拉首领一脸担忧的模样,很想扯起一个笑容,表示自己没事,但他根本笑不出来。

「对啊,少年,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跟我们说,不管公事还是私事。」

史帝芬微笑着对他举起了杯子,并在心里盘算着:如果是公事的话很好办,没什么不能解决的;但如果少年真的失恋的话,他跟克劳斯其中一人就更有机会趁机而入了。

完全不知道副官先生的危险心态,雷欧纳鲁德看了看面前两人正以一副关怀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把茶杯放在一边,然后扑在桌子上哭嚎:「呜呜呜呜呜呜我的米修拉要结婚了!」

两人在听到是个女性名字的瞬间,一个皱了眉头、一个则是心脏抽了一下,但他们发现这名字意外地耳熟,对看了一下,才想到这似乎是青年的妹妹,也是青年只身一人来到H‧L的最大因素。

「呃……这是一件好事不是吗?」克劳斯手足无措的轻拍着青年的背,试图安慰着。

「是啊少年,你总不会希望你妹妹一辈子不结婚,当一名修女吧?」

而史帝芬则是开着玩笑,让气氛缓和些,尽管他的心理是相当嫉妒那名女性的,毕竟获得了青年的深爱啊,就算理智知道这两人是亲兄妹,但心情上却难以调节过来。

「我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啊……但没想到这么早,她才十六岁啊!」青年依旧趴在桌面上,脸颊挂着面条宽般大的泪水两行哭喊着。内心则有一股想把未来的妹婿打断腿的冲动。

「十六岁,不是已经是法律规定的适婚年龄了吗?既然你妹妹选择了对方,你应该多相信她才是。」史帝芬从怀里掏出手帕给青年让他擦干泪水,并与克劳斯再度对看后,一同别开了脸。

很显然,他们两人都想到同一件事情了。既然少年的妹妹已达适婚年龄,那么少年……咳。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雷欧吸了吸鼻子,接过了史帝芬的手帕,突然想到他偷走这两人的对象还没跟他们说,而且在闻到那一股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后,更不好意思使用了。

克劳斯看着青年捏着手帕却迟迟不擦的样子,便直接拿过手帕,细细地为他擦干脸上的泪水:「所以,只是你妹妹要结婚这件事情吗?」

青年看着首领在自己面前放大一倍的脸,心跳似乎在那一刻失去了控制,却在听见下一个问句时,他才想起被自己抛在脑后的事。

「啊!怎么办!米修拉说要过来找我!」雷欧纳鲁德惨叫着抱住了头。

「这还真是……」

「难办啊。」克劳斯与史蒂芬双双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副官先生才想到另一个问题。

「你妹妹知道你在这里工作吗?」

「不……米修拉只知道我有人狼血统和义眼的事情,其他的我并未在家里透露过。」在夺去妹妹的光明、以及觉醒了人狼血统后,他小心翼翼的过着生活,只身来到了这个混乱的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并严守着自己的秘密,就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又害到了家人。

「嗯呣,史帝芬?」克劳斯安慰似的揉了揉青年的头顶,并对老搭档投去询问的眼光。

「做得好,少年。」史帝芬也跟着揉了揉青年毛茸茸地脑袋──对方的帽子不知为何今天并没有戴上,显然是因为这几天处在一个混乱的情况下,导致青年并没有发现到。

但这手感真的不错啊……副官先生一边漫不经心的想着,一边有条不紊地说:「按逻辑来说,你的义眼应该与你妹妹是有相关的,我们不知道如果你妹妹出事情的话,是不是会影响到你,这已经是充分的可以让我们成为护卫她的原因了。」

雷欧纳鲁德原本还想抗议要他们不要再揉自己的头发了,本来就很难整理的卷发愈弄愈乱了!但所有的不满在听到史帝芬的话后都烟消云散了。

「啊啊!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就算自己不同意,克劳斯也会偷偷地拜托吉贝尔特他们吧?这样只是拉开自己与青年的距离而已。看着青年开始与老伙伴交流自己的妹妹有多可爱,史帝芬默默地在心底咀嚼自己没有说出的话。

想当然尔,善于计算的副官先生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爱情是盲目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爱上另外一个人、或者怎么爱上了那个人。但恋爱就是一场战争,不择手段地,就是想得到那个自己最深爱的人的一个响应。

如此简单罢了。

评论(2)
热度(123)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