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13【克雷/叔雷】

#参加完CWT以后就得到诺罗病毒,惨烈的吐了一天QQ到今天终于可以吃正常食物了(感动
#他们的心理戏让我无~~比~~卡~~总算撑过来了





49.

每一位人狼在获得正式编号前,都会迎来最后一次的考验,考题都是固定的──在不惊动目标的情况下,获得贴身物品,限期一个月。

而目标人物会被设定一到三位,范围大多是人狼练习生比较熟悉的圈子,也就是说题目完全取决于运气。所以当雷欧纳鲁德抽签的时候,他非常地紧张。

没办法,毕竟运气女神从来就没有与自己并肩同行过。雷欧纳鲁德颤抖着手,从箱子里面抽出了一颗球,上面写着大大的2。

「嗯,不好也不烂。那么来抽人物吧,这里总共有十份档案,目标人物帮你选为人狼局以及莱布拉的相关人员,毕竟只是练习,不会给你素不相识的人的,不然失败了我们也很麻烦。」长相凶恶的人狼局次长,拿出了另外一个箱子。

雷欧吞了吞口水,为了今天的考题,自己昨天甚至花了大钱去中国餐馆吃饭并买了一个签饼,获得了一张Your dream will cometrue when you least expect it的签诗,所以运气应该不会太烂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伸进箱子,抽出了第一个球,上面写着7,再抽出一颗球,则是写着4。

戴里米特拿出相对应的档案看了一下,对他投去怜悯的眼神,「沃奇先生,看来今天不是你的日子。」

雷欧纳鲁德接过档案一看,只觉眼前一黑,并闪过了好几个念头,包括辞去人狼局见习生的身分。

只因为,那是克劳斯·V·莱因赫兹与史帝夫·A·斯塔费兹的档案。

「次次次次长!我可以之后再重新考验吗?」雷欧纳鲁德哭丧着脸地哀嚎道。

「不行!抽了就是抽了!不能破例!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你用安眠药也好、美人计也罢,都要在目标没发现的情况下,把他们的贴身物品拿过来,知道了吗!?」

美人计……雷欧脑中瞬间闪过了副官先生那张放大的俊颜以及自己跌坐在克劳斯先生腿上时的触感。

不不不不雷欧纳鲁德!你在想什么!?先不管要不要用美人计,对方可是那个绅士有礼有家世的克劳斯先生、和帅气冷静可谓会行走的费洛蒙的史帝芬先生喔?两个人一看都不缺女人相伴,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干瘪没身材的同性呢?

雷欧苦着一张脸,开始思考如果人狼局待不下去了的话,自己在莱布拉的收入是否可以养活米蓚菈了。

 

50.

但即使他再多不情愿,任务还是得完成的。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于是雷欧决定先观察两人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他偷偷观察的时间里面,他发现到两人不一样的面貌。比如克劳斯先生家里是没有园丁的,因为不需要,这大概是所谓的绿手指吧?

蹲在树梢上赞叹着这整座植物园都出自莱布拉首领的手笔时,那个银发黑肤前辈完全没听管家先生的说明,直接踏入了红圈里面……

真是的,老是这样,不停地找麻烦!一个接着一个!

看着那前辈被一大株的食人花吞了下去,而K‧K小姐疯狂的大笑并一副要死掉的模样,雷欧只能把另一株食人花丢过去,让两花相当斗继而吐出札布先生、并确实保证自己不会因此被注意到。

看着扬言要捏死老板的札布先生,雷欧觉得还是应该让他直接给食人花给吃掉的。

但看着坐在一群老人间的也没露出不耐烦的莱布拉首领,雷欧刚刚的愤怒也慢慢地消散了。

克劳斯先生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明明有那样的力量、据说还是公爵家族之后,但克劳斯先生却从来不显得张扬,除去战斗与打电玩之时,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位温和稳健的绅士。

缺点就是似乎不太明辨人心,即使札布先生说谎也相信了、而且不管什么时候都很认真,即使人家开玩笑也没听出来,可以说是天生的天然呆了。

但在战斗之时,强大的战斗力和天马行空的战略、以及那永不放弃的精神,这几点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克劳斯·V·莱因赫兹先生吧?

至于史帝芬先生……嗯……

雷欧看着对方进入警局,壁咚了一位美女后,并以一个近的像是要接吻的距离说完话后、拿走了她手中的随身碟。

继〝珍姐抱有好感的男人〞与〝不缺乏女伴〞的两个标签后,雷欧纳鲁德默默地替他贴上了第三个标签。

──为了情报可以使用美男计。

那天果然,只是这人想戏弄自己而已吧?结果他居然还较真那么久,好丢脸!又不是女生,人家开几个荤段子也是正常的吧!

雷欧努力忽视自己心中那微微酸的感觉,努力的像平常一样,对自己狠狠地吐槽,含后开始在脑里转了几个策略,结论是……

这位副官先生根本难以攻略啊啊啊!人家不缺美人、并且善于心计也会使用美男计,而且警觉性又高,根本不可能下药啊!

唉,还是先从克劳斯先生身上先思考好了。雷欧纳鲁德叹着气把那些观察笔记收好,转瞬间消失在黑夜之中。

 

51.

他倒是没想到前几天史帝芬先生刚说完九龙见会的事情,克劳斯先生马上就破坏了人家的计划和基地了。

但看着几乎可以说是无坚不摧的魁梧男人变得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雷欧心里总觉得很不安,以及略带着微微的痛。毕竟如果自己还有持续观察的话,对方搞不好就不会搞成这副样子,他可以在那个园丁放瓦斯毒花时,就存在稀释去通风报信……

于是,在夜晚的时候,他换上了便服,凭着记忆来到了对方的住处。

看着对方身体多处绑着绷带并沉静地躺在床上,雷欧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些伤口似乎没有出血的迹象、并且确定克劳斯先生是真的在睡梦中并且没有痛苦的迹象,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接下来,要拿走什么东西比较好呢?

雷欧纳鲁德环视了一下,看到了克劳斯床边的床头柜上摆着的一副平光眼镜。

就是这个了!

他解除了右手的存在稀释,伸手拿了那副眼镜,却在缩回来的时候,被床上的男人给一把捉住了!

「雷欧……?」男人睁开锐利的绿眸,却发现抓到的入侵者居然是自己最近苦恼的来源,他看了看时间再看看对方穿着的不是西装、而是那套宽大的运动服,禁不住感到一阵迷茫。

「我是在作梦?」

雷欧纳鲁德被对方吓得解除了全身的稀释存在,正在思考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听到男人这么一说,便赶紧点头,「对,您现在是在睡梦中,克劳斯先生。」

「嗯呣?是吗?」克劳斯嘟哝着,手腕一个用力,就把人拖到了床上。

什什什么!?雷欧被男人固定在臂弯里面,一动也不敢动。

男人像是抱着一个什么最珍爱的绒毛玩具,虽然禁锢着青年,却是用一种很温柔的力道环抱着他。

克劳斯让青年枕在自己的胸口上、并轻抚着他的后脑勺。他闭上那双绿眸、轻声低语着:「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我的心意呢?雷欧纳鲁德?」

欸?青年瞪大了双眼,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差错。

但男人显然相信了这是一场梦,已经安心地、缓缓睡了过去。

于是,雷欧纳鲁德在听到对方呼吸渐沉的时候,才使用了存在稀释加速逃离了这个地方。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最重要的任务──眼镜。

他狼狈慌张的轻跃在天边只露出一丝光芒的H‧L的上空。

现在的心情,如同这个整年都被白雾拢的城市一般,茫然而不知未来。

那个绅士、那个莱布拉的首领居然喜欢着自己?喜欢一个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自己?雷欧纳鲁德在把眼镜交出去后,晕乎乎地从人狼局走了出来。

虽然不敢置信,但心中却有一丝窃喜……

啊啊不行!振作点雷欧纳鲁德!你还有米蓚菈要照顾,而且克劳斯先生是你可以高攀的对象吗!?不要自作多情了,搞不好人家不是表达爱意,是要检讨你的工作太混了也说不定啊。雷欧心中的小恶魔吐槽道。

但是……不管怎么样,因为克劳斯先生想着他,才会在梦里梦见自己不是吗?不能谈恋爱,还不能享受一下那位高贵的先生的仰慕了吗?他心中的小天使则诺诺地反驳。

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雷欧纳鲁德可以不解除存在稀释的话就不解除,尽力地当着一个小透明,偶尔巧合的与克劳斯的目光碰上了时候,也是慌慌张张、面红耳赤地消失。

「老板,你到底对阴毛头干了什么啊?」再一次看见人狼先生慌张地消失在大家的眼前后,银发男子调侃了起来。

「嗯呣,什么都没做。」克劳斯沮丧地说道,明明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自己难道是曝露了吗?被讨厌了?

看着因沮丧而胃痛,然后散发着一股可怕气场的老伙伴,史帝芬喝着黑咖啡,觉得对方根本已经离成功不远了。

而现在,自己的心情,就如同这杯黑咖啡一样。

苦涩而发酸。

 

52.

雷欧在买东西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银发前辈,他听着对方语意不明的述说和摀着下体的猥亵动作,好不容易才拼凑出事情的原委。

但是神之义眼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找到一只完全没看过的猫啊!「对不起,我办不到!」

「呜喔!你这负心汉!冷血动物!一定是在偷偷笑我吧!肛门括约肌!」札布一边哭闹一边捶他,雷欧也忍不住反击回去。

「谁是负心汉啊!我们根本没有在一起过啊给我醒醒!而且你是没看到我拿一堆东西吗!?到底谁才是冷血动物啊!」他一边抱怨着一边把对方扔在地上的机车扶了起来,然后把刚刚买的一堆东西塞进了车厢里,再把银发男子拉到后座上。

「总而言之,先去跟托蕾丝小姐道歉,请她先帮你解开法术,我明天跟你一起去找。」

「不可能的!她才不会听你这种小屁孩说的话!」扎布即使坐在机车上也不肯好好地坐着,反倒是吶喊着,整个人往后倒去,直接用戴着安全帽的脑袋跟地面不停的摩擦着。

「真是的!我要生气了!这样子我没办法加速啊!啊,史帝芬先生?」雷欧艰辛地催着油门上坡,却意外的看见了熟人。还在疑惑这个时间点对方怎么会在这里的时候,他看见了男人身后的触手小女孩拿着一只东方短毛猫。

「啊,东方短毛猫。」

「什么!?哪里!?」原本半死不活的札布在听到雷欧这么一说,整个人彷佛炸尸一般地从机车上跳了起来。

「怎么回事,今天夜游的熟人还真多啊。」史帝芬还在感叹今天发生了一堆事情之际,便眼睁睁地看着银发男子冲了过来,并拿走那只猫。

「太好了!米查莉亚大人!我们快点回去找托蕾丝吧啊?」札布想也不想的把坐在前座上的青年丢在地上,紧接着握着龙头就骑走了车子。

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让坐在地上的雷欧纳鲁德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骑走机车。

当肚子传来咕噜噜的时候,他才想到了刚刚买的那堆东西,包含自己的晚餐,等等啊!

「我的菜还在里面啊啊啊!混蛋SS前辈!」正想跳起来的时候,男人先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别乱来后,才将他扶了起来。

「这是威戴特小姐,算是我的私人管家。威戴特,这是雷欧,是我『公司』的同事。」

「您好,请多指教,不过老板公司里也有这么小的孩子啊。」威戴特笑咪咪的用她的触手与雷欧握了握手。

「啊,您好,请多指教,欸不,我只是打杂的而已。」雷欧干笑着抓着脑袋,差点就在普通人面前直接使用能力了,好险有史帝芬先生提醒,不然真的是要完蛋。

「那么,威戴特小姐,就麻烦妳明天早上九点再过来了。走吧,少年。」史帝芬握着青年的手腕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呃……史帝芬先生,走得够远了吧?我应该可以走了吧?」雷欧想把手挣脱出来,却没料到对方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愿。

「你也还没吃吧?先去我家吃点东西再走吧,你现在也追不上札布了,难道你知道他今天会待在哪里吗?」

「欸,那我还是先回……」雷欧下意识地就想拒绝,奈何肚子不争气,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史帝芬看着对方一脸尴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揉了揉青年的脑袋说:「我又不会吃人,来吧,威戴特的特制烤牛肉可是一绝的。」

「好吧……那就打扰了。」

 

53.

坐在厨房里,雷欧纳鲁德咀嚼着盘子里的烤牛肉,虽然冷了但还是很好吃。但这气氛到底是?

他疑惑的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独自喝酒的男人。他总觉得对方今天情绪不高,而且一进来屋子的时候,就直接被带往厨房,怎么想都不对劲。一般来说吃东西不都在饭厅里面吃吗?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闻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铁锈味……

「怎么了,不好吃吗?」察觉到青年的分神,男人微微偏过头问着。

「不,没有的事,只是觉得在厨房里面吃饭很新奇而已。」 雷欧慌乱的解释着,然后赶紧将食物塞进了口中。

好奇心会杀死猫的,雷欧纳鲁德,不要问那么多才是明智的。

但男人显然被勾起了谈话的兴致,他透过香槟杯,与雷欧对视着:「少年,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欸?史帝芬先生好人,而且也是我们的管理者,不管什么事情都有条有理、从容不迫的感觉吧?」雷欧想了想,或许这就是大人吧,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曾显现畏惧,与自己就是不一样啊。

「好人吗?但即使表现了这些外在,你却一点都没有受到我的迷惑呢?而只看着克劳斯。」

史帝芬笑了起来,但雷欧却发现对方的眼底一点笑意都没有,脑中的神经大喊着危险,他却被对方的气势压迫的不能动弹。

史帝芬伸手,勾住了他的下巴,并转向另一边的墙上:「少年,你可以看见另外一面墙有什么吗?」

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雷欧纳鲁德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着,但神之义眼显然不是他闭上眼睛,就可以阻隔这一切。

他还是看见了。

墙的另外一面,似乎是刚办完了派对,桌上一片杯盘狼藉,地上也到处都是酒瓶。但这不是最让他震惊的。

而是那个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冰雕,而且还有几个穿着黑衣的巨大的人……或者生物?在吃着这些冰雕!

他颤抖着身子,想要稀释存在逃走,却怎么样都无法集中注意力,男人发现了他的异状,将他的下巴又轻轻地转回自己的方向:「怎么样?这样你还会觉得我是个好人吗?」

雷欧想张嘴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一个字眼都说不出来,他第一次觉得男人的笑是这么的可怕,彷佛就像一个深渊一样,要把自己给卷入一般。

史帝芬微笑地,将原本勾着他下巴的手指,改为轻轻摩挲着他的脸庞,「看到了我的秘密了,你打算怎么做?跟克劳斯说吗?」

即使已经打定主意,由自己来承受莱布拉黑暗的那一面,但自己从来没想到,敌人居然可以为了情报而潜伏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并且还是自己视为朋友的人。

如果今天威戴特小姐没出现的话,他真的会怀疑在H‧L的这一些都是假的,但在看见青年与札布一同出现,青年还嘟嘟喃喃说自己的菜还在机车里面,于是这成了压垮史帝芬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知曾几何时,少年就像微光一样,在自己的心中悄悄地驻了进来。虽然不像克劳斯那样的耀眼,但在关键时刻也拥有着与之相同的决心与毅力。

输给克劳斯也就算了,世人总是向往光明,自己也不例外,所以为了这道强烈的阳光,他愿意成为莱布拉的暗,既然无法成为光,那么就为他档下所有的黑暗,假使老搭档告白成功了,他也愿意退出。

想是这么想,在看见青年与札布一起出现时,他就明白自己做不到。所有的人都可以拥有青年的温暖,为什么自己就不可以呢?

毕竟自己从来也不是那么大度的人啊……

为了让自己死心,他直接把自己的双手上的血腥摊在了少年的眼下,让对方瞧清楚,自己并非是他想的那样美好的一个人。

那么,少年,你打算怎么做?不快点发挥你的人狼血统,快点逃吗?

逃吧,快逃吧!给我一个死心的理由和借口。

 

54.

雷欧纳鲁德‧沃奇在那一刻真的很害怕。

他没想到那个在莱布拉总是显得从容优雅的男人,在私底下居然有这么可怕的一面,就像是深渊一般,看不到底。

他努力的集中精神想要存在稀释逃离这个宛如地狱的地方,却在男人摩挲到他的眼角时,才发现男人的眼底有着沉重的哀伤。

为什么要这么悲伤呢?不……史帝芬先生从来不做没意义的事,为什么突然让自己看到这一切?如果说在他们进门前已经发生了的话,他可以不要让自己看隔壁,就不会被发现。

那么,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他记得副官先生今天也休假,据说是要开Home Party的样子,所以隔壁被冻住的都是他的友人?自己刚刚吃的是连动都没动过的烤牛肉……

如果是朋友的话,史帝芬先生是不会攻击他们的吧?毕竟这个人虽然被K‧K小姐嫌弃的半死,却是一个可以将背后交给他的人啊。

所以怎么想……那些人应该都是敌人吧?伪装成了史帝芬先生的朋友,想要获取莱布拉的情报,这样想好像比较合理些。

雷欧纳鲁德再看了看对方,总觉得好像看到了小时后米蓚拉在闹脾气的样子。他想了想,果断的使用了存在稀释,消失无影。

果然跑了……史帝芬苦笑起来,颓然地坐回高脚椅上,又继续喝起了酒。这样自己就可以死心了吧?但如果真的死心了,又怎么会这么痛呢?

大概是酒喝得不够多?他认真思考了一下,打算再打开一瓶威士忌喝的痛快。

「好──了,请不要再喝了,史帝芬先生,快跟我来。」原本已经消失无踪的人狼先生又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并且夺走了他手上的酒瓶放回桌上后,推着他往房间走去。

太过突然的发展让这位以精明著称的副官先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只能愣愣地被青年推到房间里,再被推到床上以后盖好棉被。

「欸?这到底是?」史帝芬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少年又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拿了一杯冒着烟的马克杯走进来。

「来,请用,喝完请快点睡觉吧。」

史帝芬愣愣地喝着青年为他准备的白兰地牛奶,家里根本没有牛奶,所以这是少年买回来的?直到被青年推回床上躺平后,他才惊觉不对。

「你……不怕吗?」

青年已经想弯腰将床头灯关闭了,听到他这么一问,才转过头说:「会怕啊。可是我觉得,史帝芬先生不是那种没有理由,就会动手的人。那些人应该是莱布拉的敌人吧?辛苦您了,难得的休假日却没有好好地休息。还是早点睡吧?人累的时候,精神总是比较脆弱的。」

「可……」史帝芬还想讲什么,却被雷欧这个当哥哥当习惯的人,当成闹脾气。

「好──了,睡觉,有事明天起来再说。」雷欧再一次把人押回枕头里,然后轻轻的用自己的脸颊贴上他的。

「晚安。」

评论(11)
热度(144)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