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学院风30题:23-24题

上接 学院风30题:1-5题
6-7题8-10题
11-12题13-15题
16-17题18-19題
20-21题22题

# 我已经是自暴自弃的状态了OTZ人狼疯狂卡,学院疯狂爆OTZ






23. 复活节

在正式加入莱布拉以后,雷欧纳鲁德总算知道大家平常都在忙些什么了。如果没有特别紧急事件的话,就是在外面搜集情报;有的话则是前往现场支持,还要小心不被HLPD抓住。

但加入莱布拉以后,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他得以有权限接触更艰深的古文献,而且看不懂的时候还有两位学长指导他,如果两人都不在的话,也有其他人可以询问。

至于札布的话,就被他给无视了。毕竟要自己喊一个跟自己同岁且看起来这么不靠谱的人前辈,实在是太困难了。

虽然今天没有放假,但学生会与其他社团还是都有举办相关活动,其中最有趣的一项就是寻找彩蛋了,据说里面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嗯……雷欧蹲在地上看着草丛里面,一枚镶着水钻并且非常闪亮的彩蛋,不确定自己定义的惊喜与H‧L的惊喜是不是一样的意思。

「喂!阴毛头!蹲在这里干嘛?去吃中饭了……啊!这彩蛋不错,拿去送给蒂芬妮吧!」银发小混混与鱼人先生偕同走了过来,便看见蹲在地上的同伴,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他们也看到了那枚彩蛋。

银发小混混想也不想的使用了血法就把蛋黏了起来,完全不顾青年一脸惊恐的表情。

〝啪〞地,彩蛋在空中裂开了,紧接着,一只拿着电锯的大型兔子跳了出来!

「呜喔喔喔喔这是什么鬼!」扎布‧雷夫洛一边惨叫着,一边化出斗流血法与对方战斗着。

远处的大型屏幕亮了起来,H‧L最闲的怪人的脸──堕落王菲姆特将整个脸都贴在镜头上。

看着鬼吼鬼叫的同伴和屏幕上的堕落王,雷欧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啊……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拿起手机拨通了社长的电话。

「喂?克劳斯学长吗?」

 

24.暑假

美国的旅游季节,可以说是在夏天最为盛行,原来的纽约也是最热门的景点之一。但自从纽约消失变成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后,光观的人潮可以说是不管什么时候都有,只要你不怕死,办理好签证,便可以来到这个疯狂个城市。

所以即使暑假了,城里的人一点都没有减少,雷欧在打工之余,还是选择窝在莱布拉社团里面看书或跟札布打电动。而其他成员则是回到世界各地的家乡过暑假,探亲并进行除魔工作。

除了……

「史帝芬学长,您不用回家吗?」雷欧端着黑咖啡走过来,并将一杯递给了坐在沙发上看公文的男人。

「嗯……也没什么非得回去的事,更何况H‧L这边要有人留守,加上这一堆的公文没人看也不行。」史帝芬一边道谢,一边头疼地接过了马克杯啜着咖啡。

「你呢?不回家吗?」

「嗯……回去又是一笔花费呢。」雷欧苦笑着,昂贵的车费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他还没找到让妹妹恢复光明的办法,怎么有脸回去呢?

史帝芬看着青年苦涩的表情若有所思,然后他放下了咖啡杯,就往对方的肩膀上一靠:「借我瞇一下。」

「欸欸欸欸欸?」正想吶喊:这样不好吧?等等被克劳斯学长发现自己会不会被当成第三者消灭的时候,却看到那个总是优雅从容的学长眼袋下方有着深深的黑色。

唉,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吧。

这么想着的雷欧纳鲁德,也觉得困意袭了上来,便开始打起了瞌睡。

青年不知道的是,在一个小时后,当克劳斯好不容易完成极限十四天后,一打开门,便是看见青年与老搭档依偎着,后者还对他微笑着,笑意底下是浓浓的挑衅。

理所当然的,等青年醒来时,两个人已经在外面〝切磋〞了起来。

他站在窗户边观赏两人的战斗,K‧K学姐站在一旁,还不时的为他进行解说。

「这么说起来两位学长真是恩爱啊,即使切磋完后感情还是一样好……呃,K‧K学姊?」

为什么要用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看自己,而且珍也震惊的现形了出来,到底自己说错了什么?

「噗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我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札布‧雷夫洛躺在地上疯狂大笑着,而站在一边泡茶的管家表情似乎依旧,但眼睛很利的雷欧发誓,管家在加糖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加了五颗方糖下去。

所以,到底自己哪边说错了啊?



评论(5)
热度(110)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