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11【克雷/叔雷】

40. 
 
看着副官先生脸上的巴掌印,今天在莱布拉待命的成员们简直惊呆了。 
 
银发男子的脑中瞬间飘过了许多的问号,诸如:这是被甩了?还是被发现脚踏两条船了?不不对方可是那个以谋略闻名的管理者啊?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思考了半天,札布还鼓起勇气询问了。 
 
「别问了,札布……不,你要听我说吗札布?」副官先生垂头丧气的叹气。 
 
「到底是哪个啊?斯塔费兹先生,这可一点都不像你了。」 
 
蹲在桌上隐形地人狼先生点点头,非常赞成札布的说法,平常总是从容不迫的人居然也有这么一天,太难得了,真想帮他拍照啊…… 
 
目睹一切经过的克劳斯则是淡定的坐了下来,并开启了笔电,开始敲起了键盘,雷欧歪了脑袋看一下,发现主题是:欢迎珍‧皇回归派对。 
 
派对吗?这样晚点要去帮忙才可以呢,啊这样的话要不要做些小菜给珍姐当下酒菜,当作欢迎回归的礼物呢?不过派对上应该有吃的,还是找时间给珍姐好了?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拿出了手机开始敲起了记事本。 
 
「唉,虽然成功解读了暗号,并且完成了任务,应该要开心的……但叫我去那杂乱的房间应该是珍自己设置的吧?」史蒂芬讲述着最后在召回珍回到世界上时,在他身上发生的〝惨剧〞。 
 
不……那房间真的本来就是那样,可不是故意搞的那么乱的,雷欧在心底叹着气。 
 
「结果,珍跑去跟艾美哭诉,最后就变成这样了……」 
 
嗯……他在现场也看到了,珍姐一边哭诉一边飞扑进了艾美姐的怀抱,后者说着〝真是可悲,虽然是像你这样的男人,但我还是得秉公处理〞,然后就赏了史蒂芬先生一巴掌。 
 
看得他都觉得痛了,雷欧摸着自己的左脸,心惊胆跳的想着。 
 
「所谓的女人啊……不管多可爱,有的时候都会突然跨过那道界线呢,突然不讲理什么的,这一点是男人绝对赢不了的。」 
 
雷欧点点头,完全可以理解史帝芬先生说的,就算是米修拉,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就生气呢,但自己完全不知道是哪边惹了她,女人真是一种既可爱又可怕的生物啊…… 
 
撑着颊,雷欧看着副官先生颓废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被触动,他拿起了手机,对准史蒂芬的脸就按了快门。 
 
〝啪嚓〞的声音,让几个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雷欧则是惊讶的看着手机,由于他平常拍照都是使用相机,还是第一次使用手机的相机功能,所以不知道按下快门的时候,居然会有声音。 
 
他战战兢兢的往史蒂芬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对方正灿笑着:「少年?你在那边没错吧?」 
 
雷欧吓得用手摀住了嘴,避免自己真的惨叫出来。他几乎可以看到对方的脑袋上用着大大的正体加粗写着〝把相机交出来,不杀〞的字样。 
 
看着对方走过来,他小心翼翼的往后挪动着,虽然说明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也摸不到,但这气势好可怕啊啊啊! 
 
人狼可以穿过任何物体,但不代表他们不会被自己绊倒啊!由于他太急着想要往后退,于是一个不察,直接往后摔去、手机也因此脱离了自己手中。 
 
糟糕!看着脱离自己手中而显型的手机,雷欧纳鲁德惊慌失措的想把手机捞回来,因为专注力都被转移了,于是稀释存在也因此被解除。 
 
〝啪咚〞地,他摔在克劳斯的身上,男人原本已经完成邀请函正要打印出来,却因为不知道掉了什么东西下来,便下意识的伸手接住。 
 
「呼好险我接到了……呃……」 
 
雷欧接住手机以后先是松了口气,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坐在别人的腿上,看着近在尺的翠眸,他愣了下,才红了耳朵拼了命的道歉:「对对对对不起,克劳斯先生!您没事吧!」 
 
「呜呣,我没事。你还好吗?雷欧?」克劳斯看着坐在自己身上且红透耳朵的青年,不知为什么自己也觉得一股血气往自己的脸上冲去。 
 
这可以说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有这种感受,所以一时之间,克劳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人微红了脸,互看着对方,但这状况未能持续太久,就被人打断了。 
 
「好——了,别再大眼瞪小眼了,少年,快点把刚刚的照片交出来。」史帝芬灿笑地,就想把人从克劳斯的身上提走。 
 
看着两人在那边互看着,背景似乎还飘起了花朵,就让他心底一阵不悦。于是想也没想地,就想将人从拖离老朋友的怀抱。 
 
克劳斯愣了愣,下意识地就伸手环住了雷欧的腰身:「好了史帝芬,等下我再让他删掉就好。」 
 
「不──行,克劳斯,你当我跟你认识几年了?等等少年一求情,你才不会叫他删掉……」 
 
看着两人恍若无人的展开辩论攻防战,雷欧再一次感叹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但不知为什么总有种郁闷感,于是趁着他们吵的正欢之际…… 
 
「呣嗯?」 
「啊!少年!别跑!」 
 
 
41. 
珍姐的回归派对如期在两天后举行。 
 
雷欧坐在吊扇上,边隐形身影边喝饮料,同时观察着底下热闹的人群。 
 
莱布拉的薪水已经很不错的了,员工福利也很好,茶水间的零食和饮料都可以随便吃,而且也会时不时举办这些Party什么的,可以说是非常好的工作环境。 
 
除去需要常常面对世界危机和有点闹的前辈的话…… 
 
「欸!雷欧那家伙呢!今天一定要叫他喝下这杯酒才行!」像不良混混的札布拿着一瓶龙舌兰大声嚷嚷着。 
 
「你就算没常识也要有点知识,美国规定二十一岁才可以喝酒的。」鱼人先生在对上自己的师兄时,总是没一点好气。 
 
「蛤!那是美国的规定,这里可是H‧L啊,哪有什么法律可言啊!」 
 
「唉呀,小札布,你这样可不行,小雷欧可还没有成年呢。不过我听说他有拍到黑心男的出糗照?快拿来给姐姐看看~」K‧K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同时还拿着一个酒瓶,看起来已经是有点醉意的状态了。 
 
「妳就饶了我吧。」史帝芬苦笑着,他与克劳斯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两人手中都拿着一个古典杯,并倒了三分满地的琥珀液体。 
 
「欸~这么说来,我倒比较想知道某人为什么要设置那样的归还条件呢~不如我们请本人来说说看吧?犬女?」 
 
银发男子笑得不怀好意,史帝芬先生一头雾水,珍姐则是急得满脸冷汗直流地开始狂灌起了酒。 
 
雷欧叹了一口气,看这样子,男方那边根本就不明白啊?就算要告白的话也不能是在这种场合吧? 
 
 
他跳下了吊扇,溜到了前方的大电视前,一群人正拿着电玩吉他厮杀着。 
 
「太夸张了!尤里安!你是在家里偷练吧!?」 
 
「对啊!太奸诈了!」 
 
「嘿嘿嘿,哪有啊!我才买回来一个礼拜呢!愿赌服输啊!你们每个人都要干掉一瓶。」曾与雷欧有一面之缘、警戒网部门的副手不以为意的笑着,让那些与自己打赌的人喝掉手边的啤酒。 
 
「请问,我也可以玩吗?」尤利安一转回头,看见了瞇瞇眼的青年,对方拿着一手啤酒,笑咪咪的询问着。 
 
「可以啊,赌一首歌,输的喝一瓶。」 
 
青年摇摇头,拎起他手中的那一手啤酒说:「一首歌,一手啤酒。」 
 
〝哗〞地,周围的人纷纷发出了不敢置信的声音,在他们看来尤利安根本已经是Guitar Hero Live的高手了,青年这根本是在挑衅。 
 
果不其然,尤利安兴致勃勃的接下了挑战:「可以!别说我欺负菜鸟,如果你输的话你还是喝一瓶,我输的话就喝一手。」 
 
青年笑瞇瞇的点头:「那就请多多指教了。」 
 
 
42. 
感受到黑发美女的不知所措,狙击手小姐笑意盈盈地攀上了札布的脖子,「小札布~既然你这么没事的话,来陪姐姐过两招吧?刚好可以拿来当作跟小克劳打招呼的礼物。」 
 
闻言,银发男人冷汗涔涔地猛摇头:「不不,姐姐从来都不知道手下留情,一不小心就会被妳宰了啊!而且我们刚刚不是讲这个吧?明明就是……」 
 
正当札布拼死的想把话题拉回去,电动区那边突然爆出一阵嘘声,引得沙发区的人也忍不住望了过去。 
 
「怎么了?突然这么热闹?」副官先生疑惑地看了看,却只看到一堆人头,什么都看不见。 
 
「哇哈哈哈哈,快点去看,你们那个新人跑去挑战尤利安玩音乐游戏,刚刚输了一场,喝了一瓶啤酒呢,他们现在继续往下赌了。」武器屋帕多利克一副不嫌事大的嚷嚷着。 
 
「咿!那阴毛头不先来跟前辈敬酒,跑去赌什么啊!不行我要去看看!」札布趁着这个机会,一溜烟儿地从K‧K的手下溜走。 
 
「啊!等等,我也要去看!」 
 
「真是……」 
 
狙击手小姐也不计较从她手里跑走的鱼,反倒是兴致盎然地跟着前去,而在后面跟上的是放不下心的鱼人先生。 
 
「所以说,是谁让雷欧喝酒的啊……」珍感到头痛地抚着额头。 
 
「啤酒应该还好吧?虽然少年的确不到饮酒的年龄,但就像札布说的,这里是H‧L,不受那些规定的。」史帝芬不以为意的啜着威士忌。 
 
「不……雷欧他……根本没有酒量啊,如果倒了算是最好的情况了……这声音听起来好像……不好意思,容我去看一下情况。」珍黑着脸地起身,往大电视的方向一跃。 
 
克劳斯担忧地放下了杯子,「我们也去看看吧,史帝芬。」 
 
「唷咿,照我说你们都太紧张了,少年就算再最应该也不会太闹事才对。」副官先生略感无奈地放下了杯子,站起身子与老朋友一同走到前方查看情形。 
 
 
43. 
有人酒醉以后会大哭、或是大吵大闹,或者胡言乱语,但史帝芬没看过这种的。 
 
雷欧纳鲁德‧沃奇在喝了一瓶啤酒以后,微晃了一下,但由于晃动的幅度太小,以致于众人都没有注意到。 
 
他咧开嘴笑了起来,对着尤利安说:「我们继续赌吧,接下来输的人要喝bomb shot。」 
 
周遭的人一阵哄堂大笑,尤利安经过刚刚那场比赛也没有把这青年放在心上,于是随口答应:「行啊,如果我输的话我就喝,你输的话一样喝啤酒就好了。」 
 
「好的,那换我选歌啰。」青年用左手手指按了几下,在歌曲《My Songs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选择了确定,正当尤利安还在偷笑对方选了一首很入门的歌曲时,青年却没有按下确定键,而是在选项那边选择了Expert等级。 
 
「哗!」 
 
「我连乐谱都看不到吧?」在周围的人议论纷纷,但也乐得看好戏,毕竟最重要的就是拚酒而已。 
 
「你是疯了吗!」尤利安惨叫起来,但青年只是对他傻笑了一下,然后按下了确定键。 
 
强烈的节奏感一瞬间被放了出来,并且在同一时间,吉他乐谱也跟着跑了出来,尤利安虽然玩了一个礼拜比较熟悉模式了,但还不到可以挑战Expert等级啊! 
 
他手忙脚乱地按了一阵以后,禁不住两眼目死,不管怎么按都来不及啊!就算两个人一起玩一把吉他也来不及啊! 
 
算了,反正都按不到了,干脆放弃好了,反正再怎么样都有菜鸟可以垫背。这么想着的尤利安,这时候才发现周围静默地可怕。 
 
怎……怎么回事? 
 
尤利安一抬头,发现被切成两部分画面的大屏幕上,属于他的画面这边观众已经在对他发出嘘声了,另一边的LIVE现场…… 
 
combo数依然再持续增加! 
 
他惊讶地转头望向瞇瞇眼青年,明明这人刚刚的游戏纪录才刚好低空飞过,怎么会突然就变厉害了! 
 
瞇瞇眼青年一边晃着身子,一边哼着歌曲,就好像自己真的是游戏画面里的那个吉他手一样,他看起来这么闲适,手指却飞快地按着游戏吉他上的六个按钮,一个音符提示都没有漏下。 
 
等到最后一个音符也弹完的时候,画面上大大的700 Full Combo大大的刺激着他的眼,而青年似乎觉得不够刺激一般,摇摇晃晃地拿起一个啤酒杯倒满了啤酒,并且用一个shot杯装了七分满的威士忌并且松手,让那小杯子掉到那啤酒杯中。 
 
「说好的,输的人喝bomb shot。」 
 
尤利安看着那个调酒脸色一片铁青,而周围的人发出了喝采或狼嚎声,并大喊着:「尤利安,喝下去!」 
 
「尤利安,不喝就不是男人啊!」 
 
尤利安咽了咽口水,只能把心一横的拿起那个啤酒杯,并且仰天一灌! 
 
〝啪咚〞,地上的『尸体』又多了一具。 
 
「还有谁要来?」青年一边傻笑地打着酒嗝,一边拿另外一个啤酒杯制作bomb shot。 
 
周围的人沉默了一下,随后现场人声鼎沸了起来。 
 
即使赢的机率不高,但人就是一种不服输的动物呢。雷欧纳鲁德歪着脑袋,然后继续迎向下一位游戏挑战者。 
 
44. 
于是,等他们一行人挤到了电视区的时候,看到了一副极为诡异的景象。 
 
青年拿着吉他,看起来似乎非常亢奋地摇头晃脑着,并且跟随着电视里播放的Counting Stars哼唱着,他周围观看的人群也跟着大唱着。 
 
而现在与青年对战的正是札布‧雷夫洛,眼看着自己的combo数已经与青年差了一大截,他干脆把心一横。 
 
「啊!札布!你太奸诈了!居然使用血法!」围观的群众对着那银发黑肤的男子发出了一片嘘声,但对方一点都不以为意。 
 
「少啰嗦,没听过战争是不择手段的吗啊!这家伙可是跟我赌了六杯Boon Shot啊!喝完会死人的!」 
 
青年哼唱着,完全没有要阻止对方的动作,因为在他看来,那根本是垂死前的挣扎。他弹下了一个音符,完成了Hero Power能量收集。 
 
「哇赛!他开启Double Multiplier模式了!分数开始双倍增加了!」周围的人兴奋的叫了起来,并叫着雷欧的名字。 
 
「雷欧!雷欧!雷欧!」 
 
札布愈是想要追上他,就愈显得慌张,对方甚至还心情颇佳的晃了一下吉他,像是真的吉他手一样,在他眼里看来这根本是挑衅啊啊啊! 
 
「啊啊你不过就是个阴毛头而已!」 
 
银发男子一怒之下砸烂了电玩吉他,周围的人愣了一下,然后起哄着:「札布,你这样就不对了啊!」 
 
「对啊!你砸烂吉他不就带比你没成绩了吗哈哈哈!」 
 
「对啊!那你可得喝下那六杯Boon Shot了!」 
 
「可恶!」老子才不喝呢!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扑往了青年的方向。只要两把吉他都坏的话,就平手了! 
 
但札布显然忘记青年的能力,青年在他扑过来的时候往上一跃,直接让他摔个狗吃屎,并稳稳当当的站在克劳斯的肩上继续演奏着。 
 
而被当成降落点的魁武男子愣了愣,然后小心翼翼的保持平稳,深恐影响到青年的演奏。 
 
在最后一个音也被他完成的时候,他没理会观众爆出的尖叫声,反而又往前一跳、踩在银发男子的头上然后将他压倒在地,「杰特先生,能帮我一下吗?」 
 
「乐意之至。」对于自己的师兄,鱼人先生可一点都不手软。他使出了血法,并将对方五花大绑起来。 
 
「啊!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是要造反啊!有你这么不尊重师兄的吗!」倒在地上的札布鬼哭狼嚎着,没被绑起来的双脚也踢踏着,像是想要以此脱逃的样子。 
 
但怎么可能让他脱逃?雷欧摇摇晃晃的坐到了札布的肚子上,并对他咧出了一个笑容:「好──了,愿赌服输喔,札布先生。」 
 
原本过来是想带雷欧回去的珍,在看见平生最大的宿敌(?)倒在地上后,立刻把正事丢诸脑后,反倒是拿了两个大大的啤酒杯过来。 
 
──那是已经调好的Boon shot。 
 
「犬女妳这混蛋!!呜咕咕咕咕……」札布疯狂的挣扎着,黑发美女才不管这么多,直接一股脑儿地把啤酒杯往他的嘴里倒了下去。 
 
「呃咳咳咳咳!妳是想杀死我吗!?」等好不容易灌完一杯,男子一边咳嗽着一边怒吼,但被他叫唤的人似乎对这成果非常不满意。 
 
「啧,一半都漏出来了,这样不行。雷欧,我掐住银猿的嘴然后你把酒给他灌下去。」 
 
「喔,好的。」雷欧傻笑的接过了第二个啤酒杯,然后想往札布的嘴里倒,但青年老觉得对方一直在晃,于是不满的拍了拍他的胸口想叫他安静一下。 
 
但实际上是,因为青年已经呈现酒醉状态,所以是他自己在摇摇晃晃的。 
 
当雷欧发现拍了对方的胸口也没用的时候,他不满的喷着气,干脆整个人都趴在对方的身上,然后试图把啤酒杯对准对方的嘴。 
 
……这是什么见鬼的姿势! 
 
史帝芬灿笑着,把人架了起来:「好──了,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家早点回去睡觉吧,明天都还有工作呢。」 
 
众人见副官先生开了口,也不知道畏于他背后那股黑气还是他的笑容,纷纷一哄而散。 
 
看着手上已经开始打瞌睡的青年,加上还在灌札布酒的人狼小姐,史帝芬感到一阵头痛。 
 
这场景怎么似曾相似啊? 
 
「史帝芬,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吧?跟上次一样,我带雷欧回去休息好了。」首领看着老搭档一副头痛的样子,还以为对方酒喝多了,后劲开始产生了,于是便想将雷欧接过去。 
 
「不,我没事。上次既然是你带回家的话,那这次就不麻烦你了,还是我带回去照顾就好了。」史帝芬依然微笑着,抱着青年的双手一点松开的意思也没有。 
 
「不,你今天不是也处理了很多任务作吗?还是好好休息吧?我上次照顾过雷欧,比较有经验了。」克劳斯微微皱起眉头,与史帝芬对视着。 
 
「今天那些量算少的,没问题的,你就是太操心了点,这样很快就会有白头发的喔,克劳斯。」英俊的男人笑了笑,把青年往上提了提,保持好重心就把人带出去了。 
 
「那么,晚安了,明天见。」 
 
克劳斯看着老搭档的背影,心中有股无法言喻的郁闷感,这是他二十八年来没有经历过的。 
 
回去问问吉贝尔特好了。 
 
 
 
 
 
 
 
 
Boon shot : 深水炸弹,欧美国家多以啤酒+威士忌,台湾部分以啤酒+威士忌
 
Guitar Hero Live : PS4上的音乐游戏,也有出行在PS3与XBOX上,不确定此代有没有摇吉他模式 
 
Combo : 音乐游戏中,为连击数, full combo代表一个拍子都没有落下

评论(4)
热度(152)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