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10

# 有够长,想弃坑不管了OTZ



32.

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雷欧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影:章鱼脚,一边看着珍姐与札布先生吵架。

札布先生最近迷恋一位在肯德基工作的女性──安洁莉卡,为了能有进一步的发展,每天的三餐都在肯德基解决了。而珍姐刚好与这位小姐是朋友,为了对方的安全而与札布先生吵了起来。

但因为两人吵架根本已经成了常态,众人都见怪不怪的,依然做着自己的事情。

一脚盘膝、一脚则踩在沙发上,他疑惑的把下巴撑在那只踩在沙发上的膝盖上,歪着脑袋看他们并且思考着。

其实,他是不太能理解札布先生的爱情观,那种及时行乐的作风,让他难以想象怎么能见一个、就喜欢上一个?

但对于偏执王执着在血槌先生身上的那种强烈感情,他也不能理解。爱一个人,难道不是希望过得更好吗?怎么能忍心伤害那个人呢?

呣恩,史蒂芬先生的话……嗯~或许以女性角度来看,这人的确是长得非常俊美,连珍姐也似乎对副官先生抱持着好感,但自己好几次撞见这人身旁有着美女相伴,而且每次撞见的时候都不是同一个人。

嗯……果然还是像K‧K小姐跟她老公一样,那种细水长流、水道渠成的爱情更适合自己吧?整个莱布拉来说好像只有克劳斯先生比较符合这种条件啊……不不不不对,自己一定是被伊姆给影响了,自己现在哪有时间谈恋爱啊?

雷欧叹了一口气,把视线转回自己眼前的笔电上,继续看着屏幕上的章鱼脚大肆破坏,不再去想其他的。

史蒂芬抬起头,皱了皱眉看往青年的方向,他可以感觉到对方刚刚打量了自己与克劳斯好一段时间,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他正想询问,却被响起的手机声给打断。同时,与人狼美女吵架的银发男子突然感到一阵由脊椎升起的寒意。

「……有股不好的预感。」

「这是所谓的动物本能吗?你果然很厉害。」史蒂芬挂上了电话,再次对札布赞叹道,不得不说,天才与白痴大概真的只有一线之隔吧。

虽然对方平常真的跟马鹿一样就是了,但在战斗与直觉方面,当可称为天才。

「刚刚牙狩总部回报,那些家伙到这里来了。」

 

33.

他与珍姐分开行动,寻找着血族眷属到底在哪一个地方出现。

直到他奔到了熨斗区的时候,才发现战火一直往前方蔓延着,已经是往巴基索斯大楼的方向了。

他正想奔过去的时候,同时也听到K‧K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回报,正在安心之际,却发现车里昏倒的女人跟大哭的小孩。

不知怎么地,他想到了自己与米蓚拉在面对〝神〞出现时的那幕。

无助、又害怕。

他想也不想地,拿出了人狼局的配枪,让小孩闪远一点以后,才朝车门开枪,并费力将女人扶到自己肩上,转头要小孩跟好。

「小心!小雷欧!」K‧K赶来的时候,却看见血族眷属与怪物打的正欢,而将附近的车子刮起,她想也不想地,奔了过去并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三人。

而预想之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

雷欧抬起头,看到了那名俊美的男人,正挡在他们的正前方,为他们筑起了一道冰墙。

正当自己震撼与感恩之际,史帝芬此举却换来狙击手小姐的批评:「一定是算好的,太让人火大了!小雷欧我跟你说,这种男人最不可靠了。」

俊美的男人也因此苦笑了起来:「太奇怪了吧!应该是要被夸奖而不是翻脸吧!?」

看着两名伙伴吵嘴,雷欧感觉到自己原本紧绷的心情也松了下来。

不管再怎么样的难题,到了他们手哩,似乎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谢谢了,K‧K小姐与史帝芬先生,血族眷属是穿黑衣服的,还请小心应对,我会尽力发挥我的用处的。」

「啊、嗯,拜托你了,少年。」史帝芬看着对方的笑容,说不上为什么,总有一股冲动,但最终他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引领而去。

K‧K看着对方的背影,略有所思地,皱起了那略带英气的眉毛。

黑心男这家伙……希望不是自己多想就好了。

 

34.

札布先生安全地通过了血斗神的考验,虽然说是因为珍姐的帮助……但那个帮助也实在太超过……限制级了吧啊啊啊啊!听的他都不好意思的隐形了身影,连克劳斯先生都忍不住侧目了!

是说史帝芬先生居然可以一边劝说的时候还一边把自己的真心话也夹杂在里面……到底是平常对札布先生有多少积怨啊?话说回来札布先生也真的是挺糟糕的,在那种状况下下半身居然还可以……咳,起来。

不过这些人的作战计划还是一样乱来呢……他叹着气,看着血槌先生往天空跳跃的那瞬间,同时也睁开了义眼。

 

「名字呢?」克劳斯一边戴起了手套往雷欧的方向走去,一边询问着。

「还没有,只看见一半……」雷欧皱眉,看往远处因血槌的攻击,而掉下的飞机与血族眷属,却因为一片飞沙走石而什么都看不见。

他想也不想的直接往楼顶边跳了下去,克劳斯与札布紧跟在后。

克劳斯落地的瞬间也打出了一道血壁挡在雷欧前面,并大吼着:「雷欧君快点,完成以后快点躲到安全区域。」

雷欧点着头,全神贯注的读取着血族眷属的名讳,却发现飞机内的生物,居然是散发着水蓝色的气息。

怎么回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颜色的气息。

但情势不容多想,他迅速的写完名字,在撕下便条纸的那刻,身后却突然伸出了血族眷属的触手!

〝咻咚〞,远方射来了一道雷电,将那触手打出了一个洞,雷欧瞬间隐形了身影,与血槌一同往外跳去。

真是好险,这工作真是有几百条命都不够。

雷欧在安全落的的时候,不禁再次感叹自己的命大。

 

35.

之前曾经说过,他的人狼能力与神之义眼不能同时发挥,应该说不能百分百地发挥。

这次潜入奴隶买卖行动中,因为没有确认到那些人体模型居然也是敌人,吓得雷欧在下意识地隐形,差点让担任攻击手的扎布‧雷夫洛灭成了渣。

于是当他被倒吊在顶楼的时候,雷欧也毫无怨言,虽然可以稀释存在跑走,但谁叫自己犯了错呢?

不知怎么的,在他大脑缺氧的时候,脑中跑过了跑马灯。

他看见了童年的自己与米蓚拉,因为忘了带钥匙而被锁在门外,自己为了看电视所以想从二楼爬进去,还因为踩空而脑震荡。

啊啊真蠢,如果那时候就有人狼的能力不就好了吗?他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但没有想到,跑马灯一转,变成了那天的场景。

那个神,撕裂了空间隙缝出现在他们面前,要他们选择。

他还是一动也动不了,即使有了人狼的能力,却还是只能看着米蓚拉说出了答案。

要这人狼血统有什么用!?要这眼球有什么用!?这些都不能拯救他的妹妹啊!米蓚拉,拜托别说,那不是妳该负担的啊!

为什么是妳失去了光明呢?而不是由我失去呢?

克劳斯先生……我还是看不到光明在哪啊?该怎么样才能追寻呢?

「札布!给我住手!」

 

36.

等雷欧再次醒来,他昏昏沉沉地感觉到自己躺在某物温热的物体上,头上甚至传来老板压低的声音:「这次闹得太过头了,札布,被怒火烧昏头的体罚只会有害伙伴们之间的信赖。」

「但是老板,明明是这小子……」银发男子不高兴的反驳,却再次被男人磁性的嗓音打断。

「首先,倒挂三小时的话,雷欧的身体可是吃不消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克劳斯先生对他的敬语没有了,有时会用这种像是朋友的口气,让雷欧有时候很开心又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对方是自己的上司嘛……总是有点难为情……

「……我睡午觉的事你直接忽略了吗?」银发男子忍不住吐槽着,他总觉得老板的注意力在很微妙的地方,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

「不,老板,问题是这家伙真的有点松懈啊,你看上个月指纹伪造集团的事件也是……」

听到这边,雷欧纳鲁德无法继续装睡,他火气很大的从克劳斯的腿上起身说:「啊?那个要不是你酒醉,疯狂呕吐的话,我们怎么会被发现!?」

札布火气更大的嚷了起来:「你说什么!确保安全路线不就是你的工作吗?」

「我想,应该没人可以确保一个烂醉如泥的酒鬼、在吐的一蹋胡涂的时候还可以安全完成任务,我的能力是神之义眼,可不是神之义鼻,无法让敌人的鼻子失灵的。」雷欧一点也不输人气势的反驳回去。

「可恶!你这家伙!还真嚣张啊!看我怎么修理……啊痛痛痛!你这瞇瞇眼色狼乌龟!还不给我从我腰上下去!你不知道腰是男人在床上最重要部位之一吗啊痛痛痛!」

原本正要抓住雷欧教训的札布,在伸手的瞬间,却因为对方瞬间稀释了存在而剎车不及、穿过了对方的身体,然后摔倒在地。紧接着人狼先生现出了原型,并用力的坐在札布的腰上,然后对他的双腿使出了锁技──杰里科长城。

「腰废掉正好!这样你就不用去祸害那些女孩了!」雷欧冷哼着,手的力道完全没有松下。

「你说什么!?你废掉了我的腰、我下半身的幸福怎么办的幸福怎么办!你负责吗啊啊啊!」札布‧雷夫洛一边鬼吼鬼叫,一边拍手地板惨叫着。

史帝芬坐在办公桌前看老朋友极力想要劝架却没成功,已经有点烦躁了,加上札布的那句话,让他的火气瞬间飙高到一个顶点。

他实在分不清楚是因为雷欧和札布太过接近,还是太吵闹,但他下意识的全部推到后面这个选项了。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吧。」

看着灿笑地副官先生,两人忍不住瑟瑟发抖的抱在一起并和好,然后迅速地躲到了角落讲起了悄悄话。

以至于他们完全没察觉到,在副官先生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深沉。

 

37.

看着消失无踪的电梯,克劳斯下达命令给了所有人,前往其他的〝门〞进行确认。

但在看到雷欧时,他有点犹豫了起来,「你确定可以吗?现在并不清楚内部情况。我们并不知道莱布拉办公室内现在到底发生什么事。」

看着这虎背胸腰的男人依然用着那沉稳的嗓音问着,却是一副紧皱眉头的样子,雷欧感到好笑的伸出手掌,努力的垫起脚,轻拍了对方两下。

「没问题的,虽然无法使用其他义眼的功能,但一般还是看的见东西的,请别担心。」

他笑了笑,瞬间施展了质量变化,然后迅速的轻跃在空中。

雷欧在空中晃了好几圈,迂回的在莱布拉大楼周围旋转着,却没发现什么,正当他想要闯进去的时候,却发现珍姐迅速地从另一头跃来。

「不好!珍姐!」在他大吼的同时,人狼小姐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但为时已为。

莱布拉大楼的周围在她踏进警戒线时,已展开了巨大的十字架们,并对她展开了攻击!

好险这位美女可不是什么草包,而且是人狼中的菁英,在巨十字架攻击的瞬间她就稀释了存在,让雷欧松了一口气,并赶紧朝伙伴们的方向追了过去。

 

38.

雷欧还是第一次看见那名冷静优雅的副官先生这么绝望的样子,但也有可能是熬夜太多天的关系,精神和身体上都已经濒临了临界点了。

正当副官先生摇摇欲坠要跪倒的时候,莱布拉的首领却拍了拍他的肩,并将之撑住。

他没有理会副官先生瞪大的眼,而是转过头对青年询问着:「你可以把那个画面也让我看见吗?」

青年完全不理会银发男子在后面嘲讽的话语,他仰起头,却发现对方真的是非常高大,即使踮起脚尖,也只是到这名虎背熊腰的绅士的胸前而已。

发现了青年的窘境,莱布拉的首领微弯下腰,与他对视着,「这样可以吗?」

青年被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他微红了耳尖,并点点头,然后张开了义眼。

「原来如此……」

克劳斯看着被光网包围的莱布拉大楼,点点头说:「札布,把外套脱下来借我,杰特的皮带也是。」

「你打算怎么做啊,老板。」札布一边把外套脱下来一边询问,他就算想得脑浆蒸发了,也不知道老板借这两个物品要用来干嘛。

「至古以来,被锁在门外的话,就有从二楼潜入规则。」克劳斯将东西接过,并转身对青年说,「趴到我背上来,雷欧。史帝芬,麻烦帮我绑一下。」

雷欧发愣着,却还是下意识的爬到了克劳斯的背上并趴好,史帝芬也发征着,依照克劳斯的指示用外套将少年绑在了老伙伴的背上,并且在少年环在克劳斯腰上的双脚用皮带系好。

这姿势还真是……史帝芬还来不及想完,就被老搭档的问句打乱了思路:「要是爬到一半,血斗术回复成会怎么样?」

「那还用说?当然是〝轰隆〞地引起警报啊!就算是只有一滴血也会玩完的!」负责莱布拉警戒网的副手──尤利安不敢置信的说。

史帝芬头疼的抓着脑袋、札布在旁边也瞪大了眼喊着:「有点闹过头了吧!?老板,你的技能不是那种可以燃烧又固定着的等级啊!」

事情发展到现在,雷欧才知道这名首领要干什么,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看着对方的后脑勺。

这人不会是要把他绑着,然后一起背上去吧!?

「没问题,我有在锻炼。」

克劳斯信心满满地说着,扎不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才不是那个问题好吗!?

「尤利安,解除攻击性防御壁,就算只有一瞬间也没关系,我会趁机挤进去。史帝芬,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动,突入震灾召唤的现场需要第一时间指挥,珍和札布,麻烦你们协助他。然后杰特,你在楼下通风口等待指令。」

莱布拉的首领有条不紊的交代着,众人已经习以为然,但看在这次的外援人士尤利安的眼里,简直是超级乱来的作战计划。

「你的想法……很不正常啊!?你们一直都是这样的风格吗?」

大家都明白尤利安话里的吐槽,唯一没听明白的首领,则一本正经的回答:「哪里的话,只是今天特别繁忙而已。」

看着大家或目瞪口呆、或翻白眼,雷欧其实有点想笑的,不仅是为了大家的表情,还有首领偶尔发作的天然呆。

但愈是这样,他才愈能感受到对方的强大。 这个人的字典里大概没有放弃两个字吧?

雷欧趴在克劳斯宽大的背上,看着对方沉稳的一边发动血斗术,一边攀了上去。

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血斗术,平常总是激烈的战斗着,根本无法观察。但愈是看着,他的疑问也愈来愈多了。

他觉得这三年的时间,自己学习的东西还是不够多。比如:为什么血斗术可以这样被固定着?伙伴们发动技能时的原理是什么?

他还有太多太多不知道的事了……怎么能就此放弃呢?

克劳斯先生,真的就像是K‧K小姐所说的一样呢。

他是莱布拉最强的领导人,也是无人能比的绅士,也是人类的希望之光。

当然,对自己来说──

这人是自己生命中的灯塔,在他漫无边际感到绝望的时候,照耀了他。都说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英雄,那么,克劳斯先生,大概就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吧。

强大、坚强并毫无畏惧。

 

39.

当人狼的〝存在稀释〞发挥到最高的时候,是有可能让自己的存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

为了有弥补的空间,每位人狼在进入人狼局的时候,都会立下自己的〝符牒〞,也就是不得不回到这世界的钥匙。

这个钥匙不一定是事,也有可能是人。而且严禁向其他人狼打听符谍是设立了什么当作参考,因为一但没有设立好,就有可能回不来了。

他一直以为那只是都市传说──毕竟谁会真的将自己稀释到无法回归的状态呢?

直到这次其他人狼局特殊谍报部的前辈们前往解决这次的核弹危机时,克劳斯和史帝芬先生告知了这是人狼局叛徒设下的陷阱。

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只能在人狼局指挥部中等待。

果不其然,事情到了最严重的一步。其他前辈们传来了精灵四号──珍‧皇消失,并请求启动『紧急救助规约』。

他知道那符谍上面写了些什么,于是干脆稀释了存在,并往自己租处跃去。

看了看珍姐乱得像是垃圾场的房间,雷欧无奈了起来,不过才两天没过来怎么可以弄成这样?这是被垃圾妖精打过吗?

原本想要帮着收拾的,毕竟再怎么说心上人来访,即使像珍姐这样的女中豪杰应该也不想让暗恋对象看到这个鬼景象吧?

但他转念一想,或许珍姐设定〝让史塔费兹先生来拜访家里〞,搞不好就是因为要这样的冲击?

犹豫了一下,雷欧最后还是红着脸,把珍的内衣丢到了洗衣机里面。

嗯……我尽力了,请原谅我吧珍姐。雷欧一边在心里唉叹着,一边跃到了屋顶等待。

然后过了半个小时,他听到了史帝芬先生的声音,以及珍姐的尖叫声、紧接着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

啊,人真的回来了呢,雷欧微笑地想着。

评论(6)
热度(126)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