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09

26.
雷欧一边捂着眼睛,一边看着克劳斯与史帝芬先生寒喧着,看到克劳斯先生的微笑,他才真的有一种对方真得是个人类的感觉。

该怎么形容……毕竟莱布拉是超人结社,这些人总会给自己感觉无所不能,但其实他们跟一般人真的没什么不同啊。

有血有泪、会哭也会笑……之类的。

「雷欧纳鲁德,听说你是神之义眼的持有者!?」原本还在与其他人寒暄的中年大叔,在听到青年身怀义眼的时后冲了过来并贴近他观察,让雷欧忍不住立刻稀释了存在。

「呜哇!还是人狼!?男性哪来的人狼?啊不管了,总之你以后要有为了眼睛牺牲一只手臂的觉悟才行!」中年男性被青年吓了一跳,但没一下子就恢复过来。

「……我可以消失啊,为什么要牺牲手臂?」已经隐形起来的青年忍不住吐槽道。

「这人讲话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直白啊。」饶是札布平常这么嘴贱的家伙,此时也忍不住了。

「真的呢,就算是表里如一,还是得有所节制吧……好了──艾布拉姆先生,请让他坐回椅子上休息一下好吗?」史帝芬一边叹气,一边无奈地架开了喋喋不休的中年男子。

一想到艾布拉姆说的,青年为了眼睛需要牺牲一只手或者哪个部位,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就一阵发慌,哪怕知道中年男人说得是正确的,但他还是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

即使这是对莱布拉最有利的,但自己并不想看到青年少了哪个部位,他最希望看到的,是青年轻跃在空中的样子。

但史帝芬拒绝去想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有些纸张,还是不要戳破的好。


27.
雷欧闭着眼戴着护目镜,听着银猿前辈大吼大叫着,他倚着克劳斯,不禁想着,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跟艾布拉姆先生过来的话,一定会感到很不安的。

毕竟对方的做事风格或者运气都太让人感到不安了,最奸诈的是珍姐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明明人就在那里啊!史帝芬先生也是,居然装肚子痛!

这破眼睛!简直是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光一直透过眼睛进来,根本没办法进行辨识,连一般的看都无法,更别说行动什么的,这两人居然还装死!

结果还是克劳斯先生最可靠了,并且还把札布先生带着一起行动,虽然对方一直鬼吼鬼叫,但想到这人在战斗中优异的表现,雷欧决定晚点回去再请他吃披萨好了。

不过克劳斯先生心情好像很好啊?听着对方不成调的哼歌声,雷欧暗暗推测对方大概很少搭乘这种公共运输,所以觉得新奇吧?

「由古多拉西亚多中央车站到了、由古多拉西亚多中央车站到了。」

克劳斯听到火车的到站广播声,而站了了起来,一边将雷欧背在背上一边又询问着:「真的没问题吗?雷欧纳鲁德君?

「是的,似乎是因为刚刚被敲到头后,导致义眼轻度暴走。应该只是暂时无法像平常一样看到近处的东西,但现在可以看得很远。艾布拉姆先生的提议是可行的,请别担心了。」

一路上已经不知道被克劳斯问了几次,雷欧纳鲁德可以感受到对方是发自内心的操烦,所以也不敢不耐烦,而是好声好气的安抚着。

「如果……」克劳斯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也不是不知道艾布拉姆老师此生都致力于消灭血族眷属,如果此行能够解开这个秘密,对莱布拉也是好事。

但想到老师的作风,克劳斯又有点犹豫起来。

「?」雷欧偏过头,想听对方说了些什么,却没有得到回应。

「来吧,克劳斯,带着雷欧纳鲁德跟我走。」艾布拉姆与札布先行下车,克劳斯也只能将人背了下去。


28.
与血族眷属第一次交战,他们算是获得了胜利。但是K‧K小姐与史帝芬先生两人也因此重伤,躺在医院里面。

原来这两人的病床就在对方的隔壁,但K‧K小姐实在太讨厌史帝芬先生了,所以两人吵吵嚷嚷的声音( K‧K小姐单方面的),严重地影响了病房里其他的病人,因此两人被分开往不同的病房住着。

K‧K小姐倒还好,家人都有过来探望和照顾她,但史帝芬先生和克劳斯先生一样,他们的家族都远在H‧L之外,只有自己只身来到这里。

不,或许还是不太一样吧?毕竟克劳斯先生还有带吉贝尔特先生过来……

完成今晚人狼局交代的任务后,雷欧轻跃在凌晨时分的H‧L,与其他城市一样,白天显得那样繁忙,夜晚却是这样的宁静。

愈是这样的时候,就愈有种寂寞的感觉啊,不知为何,他想到了躺在中央医院里的史帝芬先生。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往自己的屋内走去。

应该没有问题吧?对方可是那个史帝芬先生呢?那个冷静又有人缘的史帝芬先生啊!哪需要自己锦上添花的去关心呢?

暗暗安慰自己,对方绝对没有问题,雷欧纳鲁德便进了浴室洗去今天的疲惫,准备睡觉。
没隔五分钟,雷欧纳鲁德还是急冲冲的从浴室出来,随意的套上了便衣,并且在厨房摸了好一会儿,才拎着一个塑胶盒,往夜色之中跃去。

他叹着气,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虽然刚刚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但不知为何总觉得不安心,于是还是来了。搞不好史帝芬先生需要人家搀扶一把去厕所什么的呢哈哈哈哈哈?

……一点都不好笑。他自己忍不住对自己吐槽着。

一边隐形着身影,一边跃到了史帝芬先生所在病房的窗台边,雷欧往里面瞧了一下,发现都没有半个人,于是便悄悄地走到他的病床旁。


29.
看着对方的睡颜,雷欧纳鲁德再一次觉得对方真的长得非常俊美,即使左脸上有着一道刀疤,却也只是增加了这个人的个人风格和魅力。

但这人不知到梦到了什么,即使睡着了,却依然紧皱着眉头,而且额角布满了冷汗。雷欧犹豫了一下,轻探了一下他的额头。

好烫!这是在发烧! ?怎么没人照顾史帝芬先生呢?

雷欧缩起手,正想出去叫护士,却被病床的人一把抓住!


「谁!?啊……是少年啊。」史帝芬即使是个伤患,却还是没有放松警戒,在青年到病床边时,他已经意识到有人,奈何伤的太重,只能等对方先出招。

没想到那人只是伸出了手,并往自己的额头摸了摸,紧接着就缩回了手,并往外走去。
明明知道那人并没有施展咒术或者展开攻击,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想要让那手离开。

于是,他伸出了手,抓住了那个人。


「哇!史帝芬先生,醒过来了吗?您正在发烧呢,请稍等一下,我帮您去叫护士。」雷欧纳鲁德晃了晃手,示意要对方松开自己。

史帝芬眯着眼,以为自己还在作梦,不然大半夜的,少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史帝芬先生?」

雷欧纳鲁德从没看过以精明文明的副官先生这副发呆的模样,不经大感新奇,但他没忘记对方还在发烧,于是再晃了晃手,「您有听到吗?史帝芬先生?麻烦请……啊啊!」

一个猝不及防,雷欧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正被副官先生紧紧抱在怀里。

这这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

雷欧忍不住瞪大那双精致的蓝色义眼,下意识地就想使用存在稀释跑走。

但听在到男人的下一句话,他迟疑了。

「别放我一个人在这……」副官先生嘟嘟喃喃的,在青年的颈肩挨挨蹭蹭的,不知怎么地,让他想到了他家里那条牧羊犬,在每次见到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黏着撒娇的。

不不不,自己在想什么,这可是莱布拉的副官先生啊!怎么可能会撒娇呢!莫非是因为刚刚的恶梦?而且生病受伤的人总是比较脆弱的吧……

雷欧纳鲁德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双手,一手勾在对方的脖子上,一手抚上了对方的后脑勺,然后轻哼着。
『Hush, little baby, don't say a word, Mama's going to buy you a mockingbird.……』
史帝芬听着青年用着温柔的声音,唱那耳熟的旋律和歌词,眼皮慢慢地沉了下来。

是梦吧?不然那个平常对自己总是戒备谨慎的青年,怎么会这么温柔呢?

既然是梦,那就稍微……做下去吧?

让他休息一下吧。

30.

窗外的巨眼鸟的啾啾叫声在宁静的早晨听起来非常的清脆,也非常地扰人。

史帝芬缓缓地睁开眼睛,意料中的,并未看见任何在自己的病床边。

果然是梦啊,振作点,史帝芬‧A‧斯塔费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的?

他苦笑着坐起身子,却在病床边的小桌子上,看见了一个装满三明治的塑胶盒。他伸手拿了起来,发现里面的东西似曾相识。

这个……跟珍之前带的早餐似乎有点相像?

〝喀答〞的开门声响了起来,护理师小姐看到他便笑意盈盈地打着招呼:「早安,史帝芬先生,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对了,今天早晨有人来看过我吗?」史帝芬迅速地挂上优雅的笑容,将对方迷得神魂颠倒的,完全忘了青年对她的请求。

「啊,与其说是早晨,应该说那名青年应该是半夜在这边一直照顾您喔,那是您朋友吗?看起来好小呢,还穿着运动服。」

「啊,中间还有来过护理站一次,说是您发烧了,所以有帮您换过点滴里的药水,您大概是太累了,没有感觉到吧?他是早晨走的喔,说还有工作……哎呀糟糕,他有说希望我不要跟您说的,我忘记了!」

女子娇笑着说着道歉的话语,史帝芬则依然微笑地表示会帮对方守密,却在护理师出门后,眼神复杂的拿起装着三明治的盒子。

自己是什么时候放松了对少年的警戒呢?

唔嗯,这三明治味道还真是普通啊……

但意外地,有一股,家的味道。


31.
当接获札布先生的电话时,他就有预感绝对没有好事,果不其然!

重点是,克劳斯先生居然相信了!那谎言明明一看就是满是破洞啊!原本想要自己去一探究竟的,但这位正直的领导人说对方指名要找他,所以拒绝让他单独前往,反而是一定要跟着去。

真是!

但载克劳斯先生前往寻找札布的时候,他又感觉非常新奇。毕竟一个身材这么魁武的人挤在这么小的一台摩托车上。

但对方的力气真的大得吓人,居然可以把自己跟机车抬起来什么的……

这是有怪力吗?搞不好媲美了他们的狼人男性兽化以后的力气啊?不,说不定比那个更加强大。

但没想到结局是,那个拳击场的主人居然是血界眷属啊……

「少年?你在想什么?」史帝芬完全无视因为再次挑衅克劳斯而被打成重伤、倒在地上的银发男人,而是询问着蹲在沙发椅背上的青年。

「怎么说呢……总觉得那个血界眷属,最后的笑容,似乎有点寂寞啊?」雷欧蹲在沙发上,托着腮思考着。

不老不死……不管是谁,都会很寂寞吧?所以宁愿塞在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里面,也想要找人来陪他打拳的血界眷属……

史帝芬拿着文件夹,〝啪〞地拍到了他的脑袋上。

「别总是这么心软啊,少年。」

不管是对血之眷属,或是他。
评论(10)
热度(123)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