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08

# 明天开始不日更啦~累积多一点再发好了XD"
# 主题调查持续中~每天都要来一下owq 问卷请点这(微博)


24.

今天晚上的莱布拉非常热闹。

雷欧半隐形着蹲在吊扇上,一一打量着聚在莱布拉职务室的人们。

『武器屋』帕多立克看起来比克劳斯先生还高呢,但据札布先生所说是一个胆子再小不过的人。

推门进来的是狙击手K‧K小姐,她正好抓到了那名银发黑肤的男子叫嚷着要来比赛,他倒是很少看见那男人这么惊恐的表情。

啊,史帝芬先生出来劝架了,但狙击手小姐似乎非常讨厌他,正不高兴地用食指戳着对方的脸,喊着〝阴险的刀疤男〞之类的话,却在转头看到珍姐可怜兮兮的表情后,就做罢了。

呣嗯,史帝芬先生没发现珍姐的事吗?雷欧纳鲁德歪头,挠了挠脸蛋,开始漫无边际的思考着。

史帝芬先生平常观察力明明就很强啊,但似乎对感情意外的迟顿?而且K‧K小姐虽然说讨厌史帝芬先生,但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啊?但为什么大家都喝酒,克劳斯先生却喝红茶呢?

……虽然大家都谈论着自己不懂的事情,但这氛围真的事很舒服啊,就像一个大家庭似的……啊还有今天采买的时候看到的那个红色羽翼的光芒好漂亮啊……

嗯?等等?那个颜色他是不是在哪见过?

雷欧纳鲁德疑惑的摩擦下巴思考着,然后轻快的跳了出去,落地在跃层的书架前。

 

「嗯?这么说起来,刚刚跟大家介绍完雷欧纳鲁德君以后,他人呢?」克劳斯端着红茶望了一圈,却没看到那个青年。

「啧,我刚刚叫他喝酒,他就直接从我面前消失了,这算哪国的敬重前辈啊!」札布一边拿着酒喝着,一边嚷嚷着。

「你这SS,他哪算你后辈。」珍蹲在沙发上,她的面前已经堆了一堆的酒瓶,却似乎一点醉意都没有。

「妳说什么!犬女!话说SS到底是什么!」

「银色的大便。」

「妳怎么不去死算了!」

看着老搭档耐心的劝架,史帝芬叹了一口气往楼上走去,这些人还真的是一天不吵就浑身不对劲似的。

结果他没想到楼上已经有人在了,并且地上堆满了一堆摊开的书籍。而始作俑者似乎没察觉到背后有人,还垫着脚尖想拿最上层的书本。

谁把梯子拿走了啊!自己就算跳起来摸的到书,不代表可以固定在空中几秒钟拿书啊,他又没翅膀!

雷欧纳鲁德开始思考是否用质量变化跟稀释存在,直接从楼上穿过天花板拿那本书的时候,他身后伸出了一只手,取下了那本书。

「你要这个?怎么不去楼下跟大家聊聊天?」史帝芬那华丽的嗓音低低的在他的耳边响起,吓得他背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呜哇!史帝芬先生!您吓了我一跳!啊谢谢,麻烦了。因为札布先生一直想灌酒,我就跑了。您怎么也上来了?」雷欧边道谢边接过了那本书,并且一点都没有形象地,就直接坐在地上翻了起来。

史地分耸耸肩,丝毫不嫌弃的与他并肩地坐在了地上,并且凑了过去:「跟你一样,上来透透气,札布正在楼下大闹着呢,你想要找什么?」

雷欧纳鲁德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喷在自己的项颈上,不禁想要隐形,但这举动似乎不太礼貌,于是只能动也不动的坐着翻书:「嗯……今天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身上的气息好漂亮,像鲜红色的翅膀一样,但我好像有在书里看过……啊!就是这个!」

雷欧翻了好几下,才从那本书里拿出了一张透明并且带着血红的卡片起来,因为他还在低头辨识那本古文书上的文字,所以没看见史帝芬变了脸色。

「这古文书上写的吸血鬼是真的……哇啊!」他一个猝不及防,就被对方拉下楼。

「克劳斯!你快点过来!少年似乎看见不得了的东西了!」

 

25.

「超级好运之艾布拉姆?还是克劳斯先生的老师?」雷欧与札布一边在便利商店采买着莱布拉内部要吃的零食饮料,一边聊天着。

但是,还真难想象呢,像克劳斯先生那样令人钦佩的一个人,会是怎样的人教导他呢……唉!停止,雷欧纳鲁德,你花太多时间想别的事情了。意识到自己脑袋内想的东西,他用力的吐了一口气,试图把脑中的杂念排了出去。

没有意识到搭档的不对,札布继续说着:「正确来说,他是首屈一指的吸血鬼对策专家,老板跟他学习的也是这方面的知识。而且他的好运是你难以想象的,事实上在H‧L出现之前,我们都是在各地进行着除魔的工作呢。」

看着对方以一副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银发男子怒吼:「你这什么眼神啊!我们就是吸血鬼猎人不行吗?我跟你说,你看到本人之后……」

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男人喊住了他们:「札布!找到你们了!」

听到这声音,札布惊恐的转身,接着看到一台大卡车朝那名中年男子撞了过去,但在撞上对方的前三秒,天空掉了一条超魔导虫,把大卡车给撞飞,并且因为激烈的冲撞而产生一堆碎屑。

札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碎屑扎在自己头上并喷出了血柱,雷欧则是在那瞬间、惊恐地隐形了身影、他手上拿的东西因为来不及跟着稀释,所以纷纷掉到了地上。

直到碎屑都没再掉下后,他才敢恢复过来,并且弯腰着捡拾物品。

「啊,真是,这城市还是这么危险,有一百条命都不够用呢。」中年男子手上铐着一个公文包,一边抱怨着一边朝他们走了过来。

「抱歉,艾布拉姆先生,你可以离我远点……啊!阴毛头小心!」札布正想请豪运先生与自己保持一段距离之际,却发现灾难还没结束,不知从哪掉下的花盆从楼上掉了下来,并直往雷欧的脑袋砸去。

而正在更上方飞舞的虫群,被刚刚魔导虫弹出去带起的风一刮,松开了虫脚上抓着的水滴,于是将那花盆给砸碎了。

于是,没有集中精神的义眼持有者兼人狼,在昏过去的前一秒,想着的是:


今天星座行事历说的,金牛座不宜出门,果然是真的。

评论(10)
热度(119)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