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07

# 是不是应该累积多一点再发,不要做日更比较好(沉思
# 主题调查持续中~每天都要来一下owq 问卷请点这(微博)




20.

难得遇到了久违的全天休假,雷欧纳鲁德拿出了电动和零食,打算在家里耍废一整天。

结果计划还没有实施,就被很久没联系的披萨店同事请求帮忙代班。

考虑到对方曾经也很照顾自己,他同意了。

但今天出门的时候,大概忘记看星座运势,自己的运气简直惨烈到了一个极点。

首先是送第一个披萨的时候,居然是全身光裸着身体的札布‧雷夫洛出来拿披萨,还不给钱的!

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裸体!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啊!鸟大了不起就对了!?不不不重点是不给披萨钱!真当他是吃素的就对了!

雷欧火大地稀释了存在, 并且从对方丢在地上的衣物里,拿出了钱包……啊啊啊啊!居然有女人在!而且只穿内衣裤!他最近发现的秘密也太多了吧!会不会哪一天被灭口啊!他面红耳赤帝拿着钱包就跑了。

「欸?札布,你的钱包飞出去了。」只穿着内衣裤的美人,看着正吃着披萨的札布背后、那飘起来的钱包,疑惑的指了指。

「啊!你这个隐形瞇瞇眼阴毛头混蛋!把钱包还给我!」

 

21.

「是说,你之前还在披萨店打工过啊?人狼局的薪水不够你生活吗?」札布坐在披萨外送机车的后座上,不解的问着。

「我之前是实习生啊,能力不足哪能厚脸皮的要那薪水呢?是说札布先生您的钱包里根本没有钱啊!而且干嘛要挤上来啊!这车子只能坐一个人啊!」雷欧纳鲁德不满的喊了起来。

「因为我爱驹拿去修了啊!别太计较这小问题了,啊!捡到一块!」札布看到路面上发着闪亮光芒的一美金,毫不犹豫的使用血法把钱黏了回来。

「这样子使用血法,您的师父会哭的吧?」雷欧在防风镜底下的眼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呜哇哇哇哇你不要跟我讲这个词!」不知道为什么札布‧雷夫洛在听见这个字眼的时候,恐惧的吶喊起来。

……这反应更像是看到什么仇人的感觉啊?雷欧纳鲁德还来不及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便看见了洗衣店前的卡车,一个反射动作,他猛地紧急煞了车。

「呜哇!搞什么!阴毛头!」因为急煞而差点整个人飞出去的札布忍不住骂骂咧咧了起来。

「您有看到那是什么吗?洗衣店前面的那个?」雷欧完全没有在意他的怒吼,反倒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洗衣店的方向。

「什么……不就是送洗衣物的卡车吗?」札布‧雷夫洛疑惑的看了看,在他看来是一台非常普通的卡车而已,等等……这家伙可是神之义眼持有者啊!

「你看到了……呜哇!你要去哪!?」

雷欧在札布还在发愣之际,已经开始稀释了自身的存在,并且已经从外送摩托车上消失了泰半。

「我过去查看,麻烦札布先生帮我把车子骑回披萨店!不好意思!」

「喂!混蛋阴毛头!啊可恶!」札布手忙脚乱的握紧龙头,一边催加了油门,一边拿起手机打给管理者。

『喂?番头?』

 

22.

当珍拿着电话追踪到雷欧的位置时,对方那隐隐约约的身影正蹲在一盏路灯上。

看到珍的时候,他迅速的睁开了眼睛,身影也显现了出来。

雷欧将自己看到的画面分享给她,同时还传了Imessenger。

『别说话,车顶上那个白色的怪物听的到。』

珍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看见了,雷欧才恢复瞇瞇眼与隐形的状态,继续盯着那台卡车。

珍也不敢怠惰,迅速地传了Imessenger给史蒂芬:『确认到目标,已经接近深渊了,卡车上有多名人体无法确定生死,请下达指令。』

在传完的瞬间,她与雷欧戴在耳朵上的蓝芽耳机同时也震动起来。

『干的好,作战于一分钟后执行,少年,麻烦你想办法让他们停下来。』

雷欧无言的看了看那台车子和里面的一堆非人,非常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办法同时扰乱他们,但现在想来是没有时间给自己考虑了。

勇士面前,无路不通,只能干了。他叹了一口气,解除了存在稀释,并张开了双眼:「平眼球!」

 

「呜哇!」

「呕!」

「是谁!」

 

原本已经要开进深渊隧道卡车与司机,因为神之义眼的支配而视线混乱,非常干脆的翻了车。而里面的单眼刀客一边晕眩一边冲了出来,看到了站在电线杆上的雷欧纳鲁德。

「混蛋,是你吧!」刀客不顾自己的晕眩,怒吼着跳了起来,并握紧刀深往雷欧的方向挥去!

雷欧看着刀子挥过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见鬼的眼球在使用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无法分神作稀释存在!

但作战中也不能眨眼,还得保持平眼球发动的状态,于是他也只能抱持着之后会被砍成重伤的心情,等着挨刀。

「艾丝梅拉达式─绝对零度之剑!」史帝芬从车里跳了出来,并在空中将招式踢了出去,并且顺手的将青年抱在怀里。

「砸烂它!克劳斯!」

 

23.

「结果,下落不明的人找到十九人,逮捕违反克赖斯勒‧加拉多那合约三人及一机体,事件完美解决!虽然我很想这么说……」带着刀疤、长相俊美的副官重重地叹了口气,导致站在他面前的卷发青年抖了抖,并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但当下状况应该要‧报‧告吧?雷欧纳鲁德?而且你怎么没说过发动义眼的时候不能使用人狼的能力!」

第一次偏执王的怪物卡车事件时,由于是阶段性作战,所以并没有问题。第二次半神事件时,因为青年被砍伤,所以无法发挥人狼的能力。

这也导致整个莱布拉在这两次事件完全没人发现,青年并没有在同一时间使用义眼与稀释存在。

看着灿笑的副官先生,青年忍不住躲到了首领背后,「那个……我忘记了。」

克劳斯看着眼前灿笑的副官,再看了看面前挂着大大灿笑的老搭档,只能咳了咳,试图缓颊地说:「好了,史帝芬,雷欧也有在反省了,再怎么说这次他也立下大功了,就这样算了吧?」

史帝芬头痛用右手拇指与食指捏着鼻梁:「你太宠少年了,克劳斯。这样是溺爱,不利于少年成长啊。」

札布坐在沙发上,狐疑的三人之间扫来扫去:「我怎么觉得像是看了一出家庭肥皂剧,而且还是老板是妈妈,番头是爸爸?」

紧接着下一秒,沙发上多了一尊冰雕。

听着副官冰冷的话语与身前为自己说好话的首领,雷欧纳鲁德再次暗暗决定,自己往后休假要出门的话,一定要看星座运势!

评论(4)
热度(120)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