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05

# 我觉得我对老板更好wwwww
# 有兴趣的可以找一下这次的花语喔wwww
# 主题调查持续中~每天都要来一下owq 问卷请点这(微博)



15.

「反正呢,你等等就是拿着这把枪,往猴子的脑袋上打下去就对了。」札布坐在副驾驶座上,喋喋不休地说着,然后,他就被人踹了一脚。

「呜哇!谁啊!」

「你这SS,考题会那么简单吗?对手可是堕落王喔?」珍穿过车体,先踹了札布一脚,然后坐到后座上,戳了戳雷欧纳鲁德。

 

「珍姐……我还没死好吗?」雷欧无奈地呻吟着。

「所以说SS是什么!」札布摀着被踩过的头大喊着。

「札布,你不能安静点吗?」熬夜三天的史蒂芬灿笑地说。

 

珍看着瞬间静默下来的车子,再看看散发着黑气的史蒂芬先生,只能咳了咳:「您觉得呢?史蒂芬先生?」

史蒂芬皱着眉,打着方向盘说:「珍说的没错,对方可不是一个会〝杀死猴子〞就会满足的人,一定是有什么关键是我们没发现到的……怎么了少年?」

雷欧慌乱的收起原本观察着珍和史蒂芬的眼神,猛摇着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思考你们说的话而已。」

好险!差点被发现!史帝芬先生的观察力真的很好,从上一次的事件里他就有感觉到了。但也真的会吓死人啊啊啊!欸不对,这么说来……

「为什么猴子没有被劈成两半呢?刚刚那个抢劫犯在半神出来的瞬间,的确就一分为二了吧?」雷欧激动地想要起身,却因为牵动到被上的伤口,惨叫了一声,又倒了回去。

「别乱动!这么说起来的确是这样啊……」

珍沉思着,却被史帝芬急打着方向盘而断了思绪。

「危险!」

札布在半神挥刀过来的瞬间,也握紧了打火机,「斗流血法─刃身之壹‧焰丸!」

〝铿锵〞,札布的刃焰挡下了半神的攻击,却无法避免掉对方挥刀时带来的剑气,再被削掉车顶的时候,史帝芬已经迅速的把后座的青年捞了起来,并往外跃出。

「番头!快跑!」札布大吼着,架开了半神的攻击,并打开了打火机。

「哈哈哈哈你太慢了,神!比老板还弱啊!看我的──火神‧七狱!」

雷欧趴在史帝芬的肩上,看着远处的火光,不禁对札布大为改观。他原本以为那SS先生除了那张嘴真的没什么用处啊?没想到居然使用着跟克劳斯先生的血斗术类似的血法。

对不起是我错了札布先生,等这次事件结束以后再请你吃汉堡吧。雷欧纳鲁德默默的在心中反省。

「少年,别分心,专注在〝考题〞上。」感觉到对方分神的往别人身上看去,史帝芬说不清楚为什么不悦。

或许是因为对方太分心了?明明眼前的猴子才是最重要的。

「啊!抱歉,好的。请把我放下来吧。」雷欧抓了抓脑袋,忍着痛跪在地上,睁开了义眼看着那只泪眼汪汪的小猴子。

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看见了那个跳蚤,并且捏死了它。

再然后……

他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16.

「他只是失血过多,不用住院。只要回去养个几天就好了。」医生帮雷欧纳鲁德包扎完以后,这么交代了。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

「我记得雷欧纳鲁德君是一个人住吧?珍住隔壁?」克劳斯坐在雷欧的病床旁边询问着在场的人。

「没错,我可以带人回去,我会好好照顾他的。」珍十足有信心的打着包票,让所有在场的男士都静默了。

「不……不是我说,犬女,你知道怎么照顾伤员吗?」札布看了看病床上的人,再看看她,他实在很怀疑这位,生活里离不开酒的女人,知不知道照顾两个字怎么写。

「就是把他放床上,然后换药、然后买饭给他不就好了吗?」黑发美女理所当然地说着。

「……不,这样你这个后辈有可能会被你给养死的。」札布忍不住吐槽的说。

「我看,我把少年带回去吧?」史帝芬看了看珍和札布,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史帝芬,你需要休息。我带雷欧纳鲁德君回去吧。有什么事情都明天之后再说了。」克劳斯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姿态,将青年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那好吧,就拜托你了,克劳斯。」

史帝芬看着老搭档抱着青年远去,心脏不知为何隐隐约约有股微酸的感觉。

大概是熬夜敖太久了?啊啊年纪大了还真的不能一直熬夜啊,应该找个时间来做身体检查了。他自嘲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而每当日后思起此时,他都只想给自己一拳。

 

17.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窗户外面已透进来一丝曙光。想要起身下床,却因为背上的伤口牵动了肌肉,他呻吟了一下又趴回软绵绵的枕头里。

……等等,软绵绵?自己可没用这么高级的枕头啊?

他用前臂将自己支撑起来,打量着这个房间。发现家具摆饰都是非常豪华、却又古典的感觉。

自己该不会是搞错机关了,被半神给砍死了吧!他还没想到怎么帮米蓚拉恢复眼睛就被砍死了吗啊啊啊!

正当雷欧纳鲁德胡思乱想之际,白色的小猴子从窗外窜了进来,并且友好的递了一朵花给他。

「啊,谢谢,你是昨天的音速猿?不会是跟我一起下地狱了吧?应该是天堂吧?才会有这种紫色的蒲公英。」雷欧纳鲁德接过了那朵紫色的花朵,喃喃自语着。

白色的小猴子歪着脑袋,显然不明白他问的问题,然后蹦地跳下了床铺,跑到了门口。

过了几秒,门被敲了两下,紧接着,那男人推门而入。

「早上好,雷欧纳鲁德君。」





评论(6)
热度(124)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