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You're my flashlight 04

# 无止尽的困
# 我真心觉得我对叔很好(掩面
# 主题调查持续中~每天都要来一下owq 问卷请点这(微博)




12.

所以说,为什么演变成这个局面?

雷欧纳鲁德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俊美男人,战战兢兢的吃着汉堡,完全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

这是雷欧来到莱布拉的第三天。没有事件时的莱布拉非常的安静 (除了札布先生每天做死的攻击克劳斯先生以外),他几乎无事可做,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跃层的二楼看书,或者帮史帝芬先生送个文件或物品等等。

然后……这三天里面,都没看过这俊美的男人回过家。而且每天进到办公区的时候,都是男人坐在那一堆文件后面,并伴随着一大杯的黑咖啡。

这样真的会过劳死吧?

直到今天克劳斯先生看不过去后,才让史帝芬带自己去吃午餐。但自己好说歹说已经待在H‧L三年了,并不需要被带着认识环境啊……

而且自己并不想跟熬夜三天的史帝芬先生吃饭啊啊!他微笑的时候好可怕啊啊啊!

「说起来,少年,你已经习惯这里了吗?」史帝芬看着坐在自己身边胆跳心惊吃着汉堡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仓鼠惊慌失措的把食物往嘴里塞的画面,于是试着缓和下气氛。

「欸?嗯……我也不太确定,毕竟才第三天……」

「欸!?番头?瞇瞇眼?你们都在这里啊,能借我钱……啊!我手机!」刚一踏进diannes的札布,在看到他们两人的时后彷佛看见了救世主,结果没想到话都没说完,他拿在手上的手机就在一阵风刮过以后,就没有了。

而在大家都看不见的视线里,雷欧却是看到一只白色的小猴子,两手抱着银色的手机就往外跑了出去。

「等等!你这猴子!」雷欧放下汉堡,冲出门的瞬间也消失了身影。

「欸?刚刚那是音速猿?连东西怎么不见的都没看见。」客人A惊讶的说着。

「欸兄弟,你今天还真倒霉啊,那猴子有点智商的,应该会把你手机拿去换钱吧?」客人B则是哈哈大笑,对札布抱持着同情。

小老板薇薇安则是疑惑的:「那他怎么知道那是猴子?」

史帝芬头痛地放下了刀叉,把他和雷欧的午餐钱放在桌上笑着说,「少年的视力不错,有5.0呢,钱我先放这里,谢谢招待了。」

他也没等薇薇安回答,直接以冰冷的眼神示意札布跟上。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午餐了。

 

13.

等史帝芬和札布追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青年提着一只白色的小猴子、另一手拿着手机走了回来。

「啊,札布先生,手机还给你。」

「谢啦,瞇瞇眼,你还真是有点能耐啊,我可真是愈来愈欣赏你了。」札布接过了手机,不怀好意的上下扫视着青年。

「请不要用这么可怕的语气和表情说好吗,我一点都不觉得高兴,SS先生。」雷欧没好气的,把虽然醒过来却依然腿软的猴子换了另一只手拿着。

「等等,SS是什么?」

「少年,你是把猴子打昏了吗?」

面对两人同时间的发问,雷欧选择无视札布,先回答了史帝芬:「不,前面的银行发生了抢劫案,我刚刚追过去的时候,猴子已经吓昏了,所以我才能这么快的回来。」

「欸,所以说SS是什么啊!回答我啊阴毛头!」被无视的银发男子忍不住开始吵闹了起来。

「……您可以问问看珍姐,她帮你取的。」要不是不能睁开眼睛,雷欧简直想翻白眼到脑后边去了,所以他决定祸水东引,交给珍姐处理。

反正札布先生每天都被踩,应该习惯了?

「嗯……是吗?这座城市真是老样子,每天都充满了混乱啊,先回去吧?我工作还……」

「嗨~愚蠢的大众们,你们今天过的怎么样啊?我好无聊喔。」

然后,出现在街头大屏幕上的人,再度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14.

在堕落王倒数到一的时候,雷欧看见了他手上提的猴子伸出了巨大的手臂!他只能迅速的把猴子往远方一抛,然后往札布跟史帝芬的方向扑了过去!

「哇靠!搞屁啊阴毛……」头,他的话被瞬间的风压给压了过去,再起身的时候,他们周围的建筑物与人,已经被斩断了大半。

「什么,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居然就在我们这边吗……啧!欸别装死了快起来。」札布咂着舌起身,却发现躺在他与史帝芬中间的青年并没有动作,他没好气的推了推,却换来对方一阵呻吟。

他身边的史帝芬史皱着眉起身,摸了一下青年的背,紧接着伸手把人抱了起来,并拨打着手机。

『喂,珍?我是斯塔费兹。麻烦妳追踪一下从我们这边的跑走的猴子,妳应该有我们的定位吧?对,就是那个。雷欧吗?他扑倒我跟札布的时候被划伤了,暂时没办法自己行动了。嗯,麻烦妳了。』

很难说他现在有什么感受。自己从来就不属于弱者那个范畴,为自己档刀的人也不是没有,但那是他的属下,就某方面来说,那也是他们的职务。

少年除了人狼血统和义眼以外,根本不具任何的攻击力,而且这人对自己明明这么的戒备,却毫无犹豫的为他档下了攻击。

他心中原本上紧的锁,似乎松动了一点。

史帝芬叹了一口气,尽量缓和了口气问道:「你还可以撑一下吗?少年?恐怕只有你能看见开门瞬间的半神了。」

雷欧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我没问题,史帝芬先生,请放我下来吧,虽然没办法稀释存在,但我还是可以做到质量变化的。」

史帝芬苦笑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我们开车去,傻瓜。」

评论(4)
热度(123)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