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中下

#起源請看:bite marks(上)bite marks(下)
# 预想中的三篇完结没成功(死




「早安,诸位……这是要做什么?」打开门的鱼人先生,他看到这剑拔弩张的现场时,禁不住愣了。

「走开,鱼类,挡在门口干嘛?别人都进不来了……老板、斯塔费兹先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紧跟在后的札布一边咬着一个汉堡,一边将杰特挤开,在看到这场景以后也呆了。

……这见鬼的墨菲定律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发作吗!?雷欧还来不及震惊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了。

「早安~咦?小札布跟小杰特,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

开朗的狙击手从斗流血法二人组后面挤了进来,在看到史帝芬手上的礼盒、一脸孟克的雷欧与气势汹涌的克劳斯时,立即大喊起来:「你这个腹黑男!那是小雷欧送给小克劳的吧!还给他!」

「啧。」史帝芬一边咂舌,一边想着,怎么每个人都帮克劳斯呢?

啊啊不行,这个人可是他决定要追随一生的光啊,怎么会突然产生这种嫉妒的心情呢?

……但恋爱从来跟理智就没有什么关系,即使他现在的状态,很多原因是因为上次的标记事件所留下的。

艾斯特维兹医师那边已经有解药了,虽然是给一般人使用,但其实有药方的话,再拿来给莱布拉的专属部门研究,很快就可以有结果了。

他的属下也建议了好几次,但他迟迟没有同意,原因大概是……

如果解除了标记,他和青年之际间,除了同事以外,就再也没任何交集了吧?就要回到如往常一般的日子,再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对青年搂抱轻吻。

他不想要,即使知道那才是正轨。

所以……史帝芬还是出招了,「艾丝梅拉达式血冻道—绝对零度之盾!」

一大片的冰墙立即挡在众人的面前,札布‧雷夫洛虽然搞不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他凭着野性直觉,知道那盒子很重要。

「斗流血法—火神‧刃身之壹‧焰丸!」在札布变化出血刃斩开冰墙的同时,他身后的人们也纷纷展开了行动。

「954B‧B‧A─STRAFINGVOLT  2000!」

「斗流血法—风神‧刃身之五‧突龙枪!」

「布雷格利德血斗术—02式‧回旋式连突!」

〝轰隆〞一声,冰墙在众人的攻击之下一下就被击破了,但理所当然的,副官先生已经从另外一个门跑了。

克劳斯与以往一样,依旧发挥着不到最后一刻也不死心的精神,直接从窗户往外一跃,并在落地前一刻使用了血斗术,成功安全的降落到了地面上。

「史蒂芬!把东西还来!」

「啧。」

 

「搞什么……老板也就算了,怎么连鱼类跟大姐也来捣乱啊!」札布一边往电梯的方向跑者,一边烦躁的抓着脑袋上的发丝抱怨着。

「那个……机会难得,姐姐也想知道小雷欧送了什么给小克劳。」K‧K装无辜的说着。

「我觉得,与其给你抢到手,不如还是我还给克劳斯先生吧。」鱼人先生用着平稳的口气说,同时也在纠结抢别人的东西似乎不太好。

「呜喔!你们真是过分!不知道日本有一句话说:阻止别人恋爱的会被马踢吗?」

「哇!珍!」

「珍!」

札布惨叫的同时,楼下打得正欢的两人却纷纷大喊了一声,紧接着神出鬼没的人狼小姐从窗户跳了进来,并且手上还抓着那个精美的礼盒。

「这个是?雷欧送的?然后大家一起抢一个,谁拿到归谁吗?」不明白事情来龙去脉的珍,在询问的同时,眼里却写着大写的跃跃欲试。

……不我们现在玩的不是什么抢礼物的活动好吗!那个东西是解药!是要给克劳斯先生吃的啊啊啊!

但偏偏这一些话,雷欧也不能喊出来,不然他担心对方知道了就不吃了,所以最后他也只能说:「不……那个是要给克劳斯先生的礼物。」

人狼小姐歪了歪脑袋,比了比楼下说:「但他们还在打呢?」

札布‧雷夫洛趁着她没有注意之际,迅速的使用血法变化出了一支钓鱼杆,并将礼盒拿到了手上。

「斗流血法之─我拿到了就是我的了!哇哈哈哈哈!」

「欸!?小札布好狡猾!姊姊也要看看是什么!」

不不不不!你们没被标记啊!这个药吃下去没问题吗!?

无法可想的状况下,雷欧只好使出大绝招了,虽然自己也不愿意……但总比让伙伴们吃下去后,产生别的状况来的好吧!?

「视野混交!」

「呜哇!?」

「啊!你搞屁啊阴毛头!」

「呜哇小雷欧!」

「唔!雷欧君!」

 

众人因为神之义眼技能发动的关系而陷入一片混乱,雷欧趁着这个时候,将札布手上的盒子拿走并赶紧搭乘往唐人街的电梯溜走。

「对对对……对不起!我下次再做给大家吃!」

请原谅我对伙伴使用了技能吧!神啊!




 @亭下水  @Night Anecdote  @嵇隶·迷  @带鱼钟哲  @琴无  @松脂 

评论(8)
热度(106)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