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中

#起源請看:bite marks(上)bite marks(下)

# 啊忘了说这是情人节贺文,提前给大家wwww
# 搞事的节奏呜呼呼呼呼(笑屁
# 二月底的杰特生日完全没灵感(目死
# 因为明天去朋友的尾牙白吃白喝(欸),所以不一定更新wwwww如果有等我的话就不用等我了(心虚
# 其实我觉得我在说鬼故事(居然




背着背包走进电梯,雷欧纳鲁德默默地算着。

史帝芬先生昨天应该回家了,不然连续熬夜三个晚上实在太可怕,他简直不想看到对方的灿笑……这个时间札布先生一定还没有起床,所以不用担心会被阻挠,理论上应该可以安全的把东西交给克劳斯先生。

克劳斯先生应该不会发现吧?虽然说是拿解药给他吃下,但心里怎么会有一股愧疚感呢……雷欧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早安。」

如同雷欧纳鲁德预料的,那位虎背熊腰的绅士,正站在他的办公桌后面,专注地为那些植物浇水。

「早安,雷欧纳鲁德君,昨晚睡得好吗?」克劳斯在看到青年的那瞬间,在平光镜后面的绿眸亮了一下,紧接着他放下了水壶,快步走到对方面前,执起了对方的手轻轻一吻。

「克劳斯先……生,早安,在办公室请别这么做。」实在是太挑战耻度和心脏了,雷欧脸色通红的喏喏的说着。

「抱歉,是我没考虑周全,你今天还真早。」克劳斯微微勾起嘴角,虽然让对方的手脱离了自己的唇,却依然没有松开。

「嗯……那个,情人节快到了不是吗?」

「!」克劳斯呆愣的眨了眨绿眼,瞬间以为是否听错了,但以他的听力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只感觉一片幸福感向自己袭来。

「雷欧纳鲁德君,你是……邀请我共度情人节吗?」啊,身为绅士的自己怎么能让对象主动邀约呢,这真是太不应该了!但又觉得心情很愉悦啊,真是矛盾啊……

看着明显头上开小花的克劳斯先生,雷欧愈觉自己罪孽深重,对方明明是这么期待着,但自己却要下药,不不不是下解药……但还是感觉很沉重啊!

「嗯……那天我有打工,所以无法跟您一起过节,真是不好意思。」

「啊……是吗?」克劳斯闻言,忍不住有点沮丧,但他也知道青年为了给自己妹妹多一点的生活费,而不断的努力着,所以即使失望,他也不会对青年抱怨。

那是青年选择的道路,在他看来,为了妹妹背负起一切的青年,是那样的耀眼而脆弱,他能做的,就是在后面默默的守护而已。

但理智能够理解,却依然难掩饰自己的失落。

彷佛看到一头巨犬垂头丧气的样子,雷欧纳鲁德猛摇头,赶紧把自己的错觉摇开。

但是啊啊啊怎么办!克劳斯先生这样子,让自己真的好愧疚啊!他只能赶紧翻开背包,把那个用小花包装纸包裹的盒子递到对方的眼前。

「那个……虽然不能一起跟您过节,但希望您可以收下这个。」

克劳斯眨了眨眼,把那个有A4大小的包装盒接了过来,「我可以打开吗?」

「当然……」可以。

墨菲定律总是在最不恰当的时候发生,即使雷欧纳鲁德算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无法阻挡厄运发生。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早安啊,克劳斯……少年?你们在干什么?」今天推开大们进来报到的第三位成员,好死不死的是……

史帝夫·A·斯塔费兹右手手中拿着一杯咖啡,左边的腋下则夹着一份报纸,原本微笑的脸在看到老搭档和青年在一起的画面时,忍不住愣了一下,再往下一看……

「克劳斯,那个盒子是什么?」

「呃……嗯……」不擅长掩饰的克劳斯吱吱唔唔着,不知该从何说起。

「嗯……这个……啊!这是我们店里推出的情人节限定版披萨!我先带来给劳斯先生试试味道的。」雷欧纳鲁德慌忙之中努力地想出了一个借口。

史帝芬挑了挑眉,并没有戳破这个在他看来满是漏洞的谎言,「喔?是吗?那这样的话,介意分我一些吗?我刚好早餐也没吃呢。」

骗人!明明吃过了吧!而且还是悠闲的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还外带一杯咖啡才来的吧!雷欧忍不在心中吶喊。

「我介意。」克劳斯完全不畏惧的,直接了当的拒绝了老搭档。

「喔?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气了呢?克劳斯。」史帝芬勾起了一抹灿笑,并且在语落的同时,突然踢出了右脚直往克劳斯的脸面。

克劳斯反射性地,一手将雷欧护在身后,一手抬起阻挡了对方的攻势,但他忘记手上还有一个东西,于是乎,礼盒就往史蒂芬的方向飞了过去。

「!」糟糕,克劳斯伸手去捞,但很明显的,副官先生已经把他所有的动作算的非常精准,于是乎,那个礼盒就落到了史蒂芬空着的左手上。

「嗯?这个重量,应该不是披萨吧?而且有一股香甜的味道……我想想,少年情人节那天有打工吧?所以这个礼物是给克劳斯的补偿?」

宾、宾果!完全正确!重点是你为什么有我的行程表啊!而且怎么有人可以单凭手上的重量就猜出不是披萨?还有史帝芬先生的鼻子也太灵敏了吧?你是狗吗!雷欧纳鲁德默默的在心中疯狂地吐槽着。

「嗯哼,只给克劳斯还真是偏心啊,少年,这样的话我会吃醋喔。」史帝芬虽然微笑着,但雷欧纳鲁德发誓,对方的背后有一股黑气啊啊啊啊啊!

「史帝芬,你这样实在有失绅士风度。」克劳斯不赞同的揍起了眉,同时摆开了架式。

「嗯哼,你不知道,战争是不择手段的吗?恋爱也是喔。」史帝芬把报纸跟咖啡放到了一旁,却没有放下礼盒,他一边微笑的说着,一边扯松了领带。

……你们不会是要在这边打起来吧!?快住手啊啊啊啊!

正当雷欧纳鲁德陷入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状态时,大门又被打开了。


 @亭下水  @Night Anecdote  @嵇隶·迷  @带鱼钟哲  @琴无  @松脂 

评论(19)
热度(97)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