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上

#上接bite marks(上)bite marks(下)

# 好了来吧第三篇稿债orz然而我不记得这是谁点的(远目
# 其实我很喜欢 @嵇隶·迷 给我的段子呜呜呜呜qq但不能用,如果这篇主题是三明治就好(死
# 感谢群里的小夥伴们轮流直播月全蚀、蓝月跟血月XD




『哈啰,米蓚拉,妳好吗?哥哥今天也很好……』

 

……这种违心之论他根本写不下去啊!

 

谁来跟他说现在这个状况到底要怎么办啊!该死的堕落王!还是过敏王?啊啊啊!重点是谁来把解药研究出来一下啊!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雷欧正被史蒂芬搂在在怀里看公文,然后克劳斯坐在他们右方玩计算机、并且用左手正牵着自己的右手,最后在脚边还有一位男人正不停的碎碎念着。

 

「阴毛头,我们别坐在这啦,哥哥带你去吃午餐吧?你想吃什么?」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鱼人先生忍不住吐槽道:「说好听是带雷欧君吃饭,讲实在的就是要雷欧君请你吃饭吧。」 

 

「闭嘴!关你这鱼类什么事!」

 

「好吵啊……你们没事做的话,去南布朗克斯把那件事情调查一下如何?」因为熬夜两天的史蒂芬,明显火气很大地、灿笑着对札布与杰特说着。

 

原本吵架吵得正凶的两人在看到管理者的灿笑时,瞬间静了下来。但札布自从标记事件以来,整个人都相当不对劲,平常遇到这种状况时,都会直接败退,但这次沉默不到几秒,又立即跳了起来。

 

「不对!斯塔费兹先生,你是想调虎离山吧!?难道你真的以为你标记了阴毛头,他就是你的吗!?」

 

史蒂芬微笑地、用力的把人抱紧:「但事实是,的确只有我和克劳斯标记了少年。」雄狮决斗,不只是为了领土权,更多时候,只为了获得对象的青睐。在他看来,札布既然没有标记的话,当然连决斗的权利都没有。

 

「咳,史蒂芬,没有意义的争执不利于团体关系,但是札布和杰特,还是麻烦你们前往南布朗克斯确认这件事情了。」克劳斯咳了咳,却也认同副官先生把人差遣出去的行为。

 

「等等!什么叫做没意义的争执!老板,受死吧!」气不过的银发男子跳了起来,想也不想的往办公桌的方向飞踢。

 

想当然尔,依然是没有成功。克劳斯甚至连牵着雷欧的手也没有放开,仅仅是用右手手腕格档下来,并且一个转手抓住了对方的脚踝,然后丢了出去。

 

「所以说人猿都不用脑袋的吗?」不知道从哪边出现的珍一脚踩上了躺在地上的银发男子的脑袋,接着偕同鱼人先生把他给拖了出去。

 

……你们不要就这样走啊回来啊!不要只把SS先生带走,能顺便把他带出去吗!?

 

「总算是都走了,吶少年,今天去我家吃晚餐?」史蒂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并且将脸埋在雷欧的颈肩。

 

「那个……我……」想要婉拒的话语,因对方炙热的呼吸而嘎然截止,并且生理性的产生了一阵鸡皮疙瘩的反应。

 

「史蒂芬,你这样太没绅士风度了。应该先问约会对象是否有空,再正式提出邀请才是。」克劳斯不赞同的牵起雷欧的手,然后往自己的唇边轻轻一吻。

 

「雷欧纳鲁德君,您愿意和我一同共赴晚餐吗?」

 

「我我我我我……!」雷欧纳鲁德的脸色瞬间通红,对他这种完全没有恋爱过的人来说,即使只是礼节性的亲手吻,都属于非常刺激的行为了。

 

「喔拉我说,克劳斯,你这样的行为算是犯规喔。」

 

史蒂芬不太满意的用鼻尖摩擦着青年的耳垂,在他的耳边低语询问:「来吧少年,你要选哪一个?」

 

我我我哪一个都不要,我要去打工!雷欧欲哭无泪的希望有人可以来救他。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吉贝尔特先生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珍小姐他们去调查事件了,K‧K小姐据说今天也有其他工作。

 

只能自救了。

 

「那个,很对不起,……视野转送!」

 

「呜!」

 

「呃,少年!」克劳斯和史蒂芬两人没想到雷欧突然发动了义眼,一个措手不及下,被青年给逃了。

 

「那个……很对不起!但我要去打工了!辛苦了明天见!」雷欧慌忙的捞起背包便往门口冲了出去。

 

啊啊啊啊!这生活到底要维持到什么时候!

 

啊!对了,他还有一个人可以问啊!

 

 

◎◎◎

 

 

「嗯~所以你是想询问之前的标记事件有没有解药吗?」

 

看起来像是小女孩的医生正坐在椅子上,严肃的问着,而在他们的身边,有着许多与她一模一样的小女孩,不是在规檔,便是在分析X光片、或者坐在计算机前写报告等等。

 

「是的,卢西亚娜医师,有什么可以解除掉的办法吗?」完全不想每天都生活在这种水生活热的生活中,雷欧小心翼翼的、抱持着一丝希望询问着。

 

「嗯~其实也不是没有啦,虽然研究出来了,但这个是针对一般人使用的,如果你是要拿给像是克劳斯先生他们使用的话,我不确定效果能不能正常发挥。」小女孩医生思考了一下,还是拿出了一个小药盒,里面装着一颗药丸。

 

「因为最近的标记事件中招的病人太多,所以我手边也只剩下这一颗药了。而原材料至少要等两个礼拜后才会到。你可先给其中一个人服下后,把他产生的反应记录下来,我会再确认是否需要调整药剂。」

 

雷欧纳鲁德接过了药丸,真心觉得真是不可能的任务,要怎么样给他们吃下啊?不管是克劳斯先生,或是史蒂芬先生,根本不像是会被自己哄骗吃下解药的人啊!

 

「那个,请问,这个药可以磨成粉掺在其他食物或液体之内吗?」

 

小女孩医师推了推眼镜,思考了一下才说:「虽然我不建议这么做……但你的那两位同伴看起来的确是不太会配合的样子。那么你尝试看看放在食物当中吧,虽然药效可能会被抵销掉一些。」

 

雷欧纳鲁德点头,小心翼翼的将药丸的盒子收进了背包中,「好的,太感谢您了,卢西亚娜医师。」

 

接下来,就是回去想想看,该如何让他们其中一个人吃下去了……

 

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任务啊……




 @亭下水  @Night Anecdote  @带鱼钟哲  @琴无  @松脂 

评论(14)
热度(157)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