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Remiel 10 (克雷/叔雷)

# 终于生出来了!!!我总算看到结尾的头了(泪奔
# 話說寫到現在我肚子好餓(躺



黑暗的夜幕降落,当人们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家中,通常会有温暖的灯光和笑语嘤嘤的家人迎接。

但对雷欧纳鲁德‧沃奇来说,这只不过是另外一个课程的开始。

「辛苦了,雷欧的防御技巧比起之前还要进步了呢,但你的攻击一点都没有进步喔?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教导防御课程的老教练无奈地叹气,雷欧傻笑着,没有接下他的话题:「谢谢您,李先生,下个礼拜再麻烦您了,我送你出门吧。」

自己学武术,不是用来攻击人的啊,最主要是用来保护妹妹的。他不想要再像三年前一样,遇到突发状况的时候,一动也不能动了。

一边站在花洒下,雷欧一边思考明天的行程,早上要到莱布拉,下午是安杰拉事务所,话说回来主编给自己的生活副刊的稿子都还没写……不会被主编杀死吧?

哈啾!水好冷……这么说起来这间教室的账单好像来了,但这个月的钱包依然空空,只能到下个月再缴了,唉。

 

为了方便自己上课和练习,雷欧纳鲁德租下了一间小间的舞蹈室,平常起居都在这里。毕竟妹妹有男朋友,住在一起也不方便。而这个舞蹈室在地下室,比平常的房租还要便宜,所以他就租下来了。

但坏处就是湿气有点重啊,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租间正常的房子?思考到一半,他听见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半夜十二点会是谁啊?不会是什么变态杀人魔吧?

虽然没有猫眼,但是一点都不妨碍有着神之义眼的青年,他睁开眼看了一下,便开了门。

「史帝芬先生,晚安?这时间您怎么会过来?」

看着男人一脸疲累的样子,雷欧并没有想的太多,以为男人是处理太多公务导致的,「请进来坐吧?虽然什么都没有,但还是可以给您泡一杯茶的。」

看着青年的笑容,和他背后倾泻出一点点的鹅黄灯光,史蒂芬犹豫了一下,还是踏进了这个看似温暖的领域内。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莱布拉,一个处在阴暗面的团体,虽然说是维持世界与异世界平衡的结社,但也无法避免的,有着其黑暗面,而这个黑暗面,莱布拉的首领并不知道。

通常这一些事情,会由莱布拉的副官──史帝夫·A·斯塔费兹,也就是男人自己来进行处置。今天也不例外,虽然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但没想到这些人在自己身边潜伏了那么久。

以为自己已经融入了H‧L的生活,并交到了朋友,但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啊?毕竟没有朋友是会在几年前就潜伏在自己身边,然后将肢体换成生物武器吧?

自己是不是做人太失败了?被如此讨厌着,他自嘲的心想着。

当然,这毕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只要身为莱布拉的一员,就难免会有这样的情况,身为干部的自己,更无法避免,毕竟可以掌握到莱布拉的情报,可以说本身就是一大诱因。

让属下处理掉那些昔日的友人后,他一个人在街上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青年的租处。

刚开始看见数据的时候,他有点难以置信,毕竟再怎么样也算个平模,怎么可能会贫穷到这个地步?

但再看一看青年的开销明细,史帝芬真的无奈了,现在会有多少这么实际的人呢?把自己的薪水用来缴房租、课程的费用、以及存起来。

存起来做什么?明明连饭都吃不起了。

后来一查才知道,青年打算把存起来的钱用来修复母亲的首饰,并在妹妹结婚的时候送给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羡慕起那名安杰拉的负责人。虽然看不见了,但还是有爱她的人和家人,而这名家人为了她也几乎付出了所有,或许是愧疚,或许是怜爱,但少女的确得到了少年的全部爱意。

而自己,却是孤孤单单的站在黑暗边缘。

「史蒂芬先生?」感觉到对方的脸色很不好,雷欧还以为是寒冷导致,于是将热红茶塞进对方的手里。

他苦恼着,这地方真的是不太好招待客人……没办法,只能把自己的睡袋打开平铺在地,并拍了拍,让对方坐下,「抱歉……环境不是很好,请不要介意。」

「不,是我才要不好意思,那么晚还来打扰你。」史帝芬喝了一口,感觉原本被冰冻的血液似乎回温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像蛇一样,已经感受不到温度了。

原来自己是个人啊……还是会痛会累。

青年看了男人说了一句话便不再开口,不禁问道:「您还好吗?感觉您今天好像很累的样子,是公事太多了吗?要劳逸结合材行呢,大家都很担心您的。」

「你也会担心吗?」

因对方低着头,让雷欧纳鲁德看不清他的表情,因此也没发现不对:「当然了,史蒂芬先生不管是在阿斯特莉雅或者秘密结社的话,都是不可或缺的啊。」

「如果我不是的话,你觉得还有人在乎吗?」男人轻轻地说着,几乎是轻的让人听不见,而雷欧虽然没有听清楚,但这不妨碍他可以透过观察来获得蛛丝马迹。

低迷的气氛、看不清情绪的脸,加上没有以往的气场……或许是遇到什么样的大挫折?但他不知道该不该问,或者能不能问,最后雷欧想到了一个方法。

他半跪起身子,伸出了双手,将男人环抱在自己的胸前。

史帝芬惊了一下,想要开口询问青年,却被对方轻按在头上的手掌打断了思绪。

「虽然不知道史蒂芬先生发生了什么,但我相信〝短暂的痛苦将会过去,但美丽却是永恒〞。虽然可能帮不上您的忙,所以只能给一个拥抱,希望您可以温暖一点,如果可以帮忙的地方也请告诉我。」

史帝芬愣了愣,才慢慢的阖上眼,感受着青年温暖的拥抱。

刚刚的饮料只是让他暖了身子,而对方的鼓励的话和温暖的体温,才让他疲劳的心慢慢地活了过来。

为了守护莱布拉和那强大的光芒,自己只能身处黑暗中,原本以为已经被黑暗吞没了,但其实都有这些小小的光芒在自己的身边,只是自己不曾注意。

不论是莱布拉的众人、或者那些与自己一样是身处黑暗中的下属,或者威黛特,或者是少年。

这些人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少年……谢谢你。」史蒂芬缓慢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拥抱着那个相对自己来说,略显纤细的青年。

「没什么,其实也是克劳斯先生教会我的,嘿嘿嘿。」青年不好意思地笑着,拍了拍史蒂芬,然后拿起地上的杯子想拿去冲洗。

……又是克劳斯,不知道为什么,史蒂芬对老伙伴深深的嫉妒起来。于是,他伸手环住了青年的腰身,把人拖到睡袋上。

「但我还好困,陪我睡一晚吧?」

「欸欸欸欸欸!?」

 





*西方人结婚,新娘身上要有:借来的、蓝色的、新的、旧的东西。所以设定雷欧修复妈妈的首饰是要当做妹妹结婚时的礼物,最早应该是来自于鹅妈妈童谣(不可考)
Something old, something new, 
(某樣舊東西,某樣新東西)
something borrowed, something blue,
(某樣借來的東西,某樣藍色的東西)
and a sixpence in her shoe.
(然後將六便士硬幣放進鞋子裡)


*短暂的痛苦将会过去,但美丽却是永恒,源于印象派画家雷诺瓦的名言,
原句应为〝La douleur passe, la beauté reste."

评论(7)
热度(129)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