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Remiel 09 (克雷)

#一交班就来不及,对自己手速跟脑袋绝望了qq
# 还是可以流评论的别害怕XD只是说大家要和平共处别吵架啊XDDD



而在之后的日子让雷欧知道,虽然这群人,除了克劳斯和史蒂芬先生看起来很正常以外,其他人似乎不靠谱,但真有事发生时,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可靠。

嗯……如果札布先生不要老是制造纷争的话。

雷欧纳鲁德看着对方打开门,并且冲向克劳斯的位置并在不到一分钟被打倒,再被杰特先生拖出去工作,他简直不知道对方是来干嘛的。

难道札布先生是个M?

他为了自己的想法感到一阵惊悚地抖了抖,然后甩甩脑袋,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的资料。

神之义眼的资料少之又少,并且根本没有摘除的纪录,难道没有办法恢复米蓚拉的视力了吗?

他叹了口气,一头倒在书面上。

默默在计算机屏幕后面观察他很久的克劳斯想了想,拿出了中午买的甜甜圈,并走到雷欧的身边与之分食。

「啊,谢谢。」雷欧纳鲁德拿过甜甜圈以后,才想起来甜食热量很高,他都好久没吃过了。但是这看起来又很好吃,话说回来莱布拉的大家身材都很好,几乎没什么赘肉啊……

这也难怪,大家平常在事件发生的时候,都是又跑又跳又发动绝招的,哪像他这个辅助系的,只是用用神之义眼。话说最近晚上的课程都练习的不太好啊唉……

「你不喜欢巧克力口味的吗?」克劳斯看着他拿甜甜圈发征很久,不禁疑惑道。

「没有的事,不好意思,发呆了一下。」雷欧对他笑了笑,毅然决然的咬了下去,一个应该没关系吧?呜哇!好好吃!好久都没吃过这种甜食了!雷欧吃的忍不住头上飘起了小花。

克劳斯看他开心的吃着,思考了一下,才试着开口跟他攀谈:「这么说起来,一直都没机会问你有关神之义眼的事。你和令妹来到这个城市,是因为这个原因?」

闻言,雷欧想到了那天,便慢下了吃东西的速度。

「那天,那家伙出现在我和米蓚拉的面前,对我们说了:选吧?是谁要看到最后。」

摸着平光镜,一想到自己是怎么样获得这双眼镜、导致妹妹失明,他就悔恨的不行:「如果不是我那么胆小,一步也不动的话,米蓚拉也不致于失去了光明,又失去了梦想。我是个卑鄙小人。」

再快一点、再勇敢一点,是不是就可以挽回这一切?但这世界上没有如果和后悔药,于是自己只能在恶梦中,一次又一次的醒过来。

 

克劳斯看着水珠一滴滴的落在青年的手背上,感到手足无措。他猜,在青年那厚重的刘海跟平光镜底的蓝眼,一定畜满了泪水吧?

但是他从来,都不觉得对方是一个胆小的人。

那次在拍摄片厂时,瘦小的青年义无反顾的檔在自己的妹妹与妹夫身前、想檔下半神的攻击……克劳斯每想到一次就震撼一次。

青年一点都不胆小,在对方那相对瘦小的身体底下,有着比任何人都强悍的灵魂和心灵。

克劳斯拿出手帕,递到对方的身前,「你不胆小也不是卑鄙小人。不正是因为你没有放弃,所以带着你妹妹来到H‧L了吗?」

雷欧正觉得丢人,毕竟一个大男人还掉眼泪这件事情,怎么说也实在太尴尬了,而且上司居然拿手怕给自己擦眼泪,就更加尴尬了!

他摆摆手,想转过头自己随意抹掉,却被克劳斯用强硬却不失温柔的力道扳了回来,他看着对方捏着手帕,轻轻地替自己擦着眼泪。

雷欧纳鲁德被克劳斯惊的忍不住半张开眼,透过额前的刘海,看着那人因严肃而更显凶恶的脸庞。

「你要记得,雷欧纳鲁德。」

克劳斯托着他的下巴,静静的说:「只要你向着光芒,哪怕只是前进一小步,你的灵魂就绝对不会输。」

雷欧震惊的瞪大了精致的蓝眸, 与对方的翠眸对上。

自己曾听过莱布拉的其他成员说过,他们的首领──克劳斯·V·莱因赫兹,是一名意志力坚强的绅士,直到此刻与之对话,他才终于懂了其他人的意思。

既温柔、又强悍。

「跟K‧K小姐说的一样呢……」雷欧低下头,推开了他的手掌,自己用袖子一边胡乱的擦着,一边嘟嘟喃喃的说。

「嗯?」对方说的太过小声,以致于克劳斯没有听得很清楚,他忍不住又往前凑了凑。

「K‧K小姐总是说克劳斯先生是莱布拉最强的领导人,无人能比的绅士……呢。」雷欧微笑的抬起头,没发现自己的距离与对方过近,导致自己的唇不小心轻轻擦过了克劳斯下巴。

「!」

「对对对……对不起!」雷欧纳鲁德惊慌的想伸手帮他擦拭,虽然也没口水也没有什么痕迹,但总是很羞耻的啊!

克劳斯惊了一下,却在看见对方伸手想要帮他擦拭的时候,忍不住往后一缩,于是导致雷欧扑空,直接往他怀里摔。

好死不死,这时,门打开了。

「克劳斯,少年,有工作了。刚刚接获情报说有几十人下落不明,疑似有不明团体可能贩卖器官或者……你们在做什么?」史蒂芬看着在沙发上迭成一团的人,忍不住挑眉。

「对对对对不起!我现在就去!」

雷欧纳鲁德满面通红的冲了出去,克劳斯咳了几下,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其实,他很想问青年,k‧k那么觉得,那么雷欧纳鲁德‧沃奇绝的克劳斯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而克劳斯没有注意到,在门边的史蒂芬,沉默不语。

评论(8)
热度(146)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