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逐光 (史雷/叔雷)

#长鸿到底什么时候出个设定集(愤怒
#考究党伤不起(RY
#文中的设定在结尾时会附注
#可搭配BGM <追光者>使用
#忘记说设定应该是back 2 back 第五话后
#以上确定的话就GO!




追光者
作词:唐恬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

 

史帝芬曾经以为,莱布拉的首领─克劳斯·V·莱因赫兹是人类世界中的,最强烈的光芒。勇敢、正直、不畏困难,遇到再强的敌人或在大的困难,也不曾投降。

于是,他这个副官可以做的,就是将领导者的负担,控制在最低限度,不让他因为人性的阴暗面受到创伤,并带着那道伤痕度过终生。

在成立莱布拉之前,他们都是在各个地方进行着所谓〝驱魔〞的活动,大家来自不同的驱魔机构、或者家族。

当然,史帝芬A·斯塔费兹也是,他们家族使用的是艾丝梅拉达式血冻道格斗术,并且也十分擅长台面下的情报处理。

但只要是人,怎么可能不向往光明?即使习惯了这一切的他,偶尔还是会深深的感觉到疲惫。

『你这个冷血动物!』

『你是不是根本没有相信过同伴啊?』

『你的这种本性,要是克劳斯知道会说什么呢?』

……会说什么呢?他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跟艾萨克他们喝完酒,史蒂芬坐在公园边的椅子上,忍不住自嘲着。

向往光明,却身处黑暗之中,再也没有比这个讽刺的事吧?克劳斯一定不能理解吧?

像他那样,有着强烈光明希望的人,怎么可能会理解……呢?

看着天边隐隐约约亮起的橘红,史蒂芬意识模糊的想着,然后渐渐的感到言皮沉重了起来。

一下就好。

让他稍微休息一下吧……

 

◎◎◎

 

「呜哇!还是好困,好久没那么早醒来了。」雷欧纳鲁德一手搔着脑袋,一手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他打着呵欠、喃喃自语着。

在他肩膀上的小猴子附和的点了点头,也跟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所以说就叫你在家里睡觉啊,不然你现在回去?」雷欧无奈的一边打开盒子,一边这样对小猴子询问着。

索尼克看到盒子里亮晶晶的物品,立即睁大了双眼,猛摇着头,打死一副也不回去的样子。

「真拿你没办法。」雷欧无奈的摸了摸牠的头,从盒子里把小号拿出来,装上吹嘴,试了试按键,确定不会卡住,便开始试音。

「嗯,很好,今天小号的状况还不错,赶快练好以后就可以再找一份晚上的工作了。」

一想到每个月账户里的余额,雷欧就忍不住想叹气,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得想办法的,如果可以找到酒吧的乐团缺额收入就会好一点了,即使只有兼职也可以。

想到这边,雷欧深呼吸了一下,给自己打打气,才拿起小号,对坐在盒子上的小猴子说:「lady and gentleman,接下来由雷欧乐团为您带来的曲名是:Jupiter,请掌声鼓励!」 

索尼克闻言,开心地瞇着眼、兴奋的拍着小手,还真的为他拍起手来了。

 

史蒂芬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乐器的声音。

小喇叭嘹亮的声音,演绎着那首歌曲。

……那歌是怎么唱的?天使引领向前?这世间上哪来的天使呢?

只不过是被光明覆盖着的,不能被看见的黑暗罢了。

他皱着眉头,瞇着眼睛望向另一边,演奏着音乐的人,却没想到看见熟人。

青年站在夏日的曙光中,逆着光、拿着小喇叭专心的吹奏着,一点也没有因为外界的影响而分心,那双特殊的双眼,也因为他微瞇着眼,而淡淡的泛出蓝光。

一时间,史蒂芬也不禁看呆了眼。

他不是什么无知的青春少年,相反的,他的情史相当丰富,虽然很多时候是为了工作而不得不为之,但他没有为谁心动,而感到心跳加速过。

每一次不疾而终的爱情,几乎都是同样的原因,他一致被前女朋友们批评:你从来没有爱过我,你的字典里面,根本就没有爱吧。

爱?心动?那是什么?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不停的计较和精算,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这没意义的事情。

但哪晓得,他居然也会有一天,看一个人看到楞神,而全然没有少年的演奏已经接近了尾声。

 

「当啷!怎么样?有比之前进步吗?」雷欧咪着眼睛微笑的揉了揉小猴子的脑袋,换来牠赞赏似的点头。

「好吧,看在你这么捧场的面子上,今天吃好一点怎么样?吃汉堡?」少年一边仔细的擦拭着乐器,一边询问着他的伙伴。

「呜呜!」小猴子一脸嫌弃的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啊啊你这是什么样的态度啊,汉堡很好吃啊,而且又方便。」雷欧无奈地把小号收好,并且让小猴子攀在他的肩膀后,便起身走往另一边超市的路上走去。

而此时,雷欧正走的正是史蒂芬正坐着的长椅的方向,史蒂芬避免来不及避开,只能赶紧闭上双装睡。

天晓得他为什么要装睡。

「欸等等,索尼克你要去哪?」

小猴子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从他的肩膀上跳了下去并且往前跑去,雷欧只好追赶在他的身后。

于是,他发现了沐浴在曙光中、坐在长椅上的男人。

往常沉着冷静的男人,不知为何这么早便坐在这里,虽然看起来睡着了,但却不知道为何透着一股疲累的感觉。

比那一次在桥上的夜晚相遇时,更来的加剧。

不知为何没来由的,雷欧的直觉反应是,不能把人放在这边,于是他伸出了手,撘在对方的肩膀上,并且轻轻的晃了晃。

「史帝芬先生,醒醒,怎么睡在这里啊,会感冒的。」虽然夏天的天气没这么冷,但这被浓雾陇罩的城市的早晚温差相当地大,还是得多多注意才行。

「唔嗯……」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连番被打击,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史蒂芬有点想要耍赖,看看少年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到底会强硬的把自己叫醒呢,还是会干脆就不管呢?

结果,都不是。

青年叹了一口气,放弃把史蒂芬叫醒,干脆一不作二不休的把手探到对方的身后,努力的把人架起来。

「不知道史蒂芬先生住在哪,我们先带他回家吧索尼克。」

「嗯嗯~!」

完了,玩笑有点开大了,但史蒂芬迟迟抓不到时机起来,告诉青年自己是在开玩笑,再怎么说人家都是好意啊。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青年〝辛苦〞的带了回去。

 

◎◎◎

 

青年被赶出租处时,也不愿意收下活动资金,曾经被他评为〝耿直〞。

当然,他心里想的,可不是耿直这么简单就可以形容的单字。毕竟,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H‧L,只靠着好心与善良是活不下去的。

房间的主人把他放在床上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睁开双眼,观察着这只有三坪大的房间。家具只有电视、床和书柜,甚至连冰箱冷气都没有。

这对史帝芬A·斯塔费兹来说是非常难以想象的生活,即使需要长时间的任务或者工作,那都是不得已的,但青年却居住在这样的地方。

他不得不说,青年比他想象中更为坚韧,即使遭受这么多的困难和挫折。

为什么要坚持下来?放弃不是比较轻松嘛?

他不明白。

「欸,史蒂芬先生。您醒了吗?」被拿来研究的房主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拿着一个托盘和一个马克杯从外面走了进来。

「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史蒂芬,装着虚弱的,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对雷欧微笑着。

「没什么啦,您是喝多了吧,这个给您,请一口气喝下去。」

史帝芬接过了马克杯,看着杯子里奇怪的液体,忍不住有点头大:「少年,你拿的这是什么,魔女的魔药吗?」

「没有喔,很普通的东西,我好歹是个人类,好了请一口气喝下去吧。」雷欧笑咪咪的看着他,史蒂芬无法拒绝,谁叫他要装醉呢。

结果一喝下去,那个味道……

真是冲的他醒了过来!

「这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味道!」

雷欧看着史蒂芬难得变色的脸庞,忍不住一边拿起手机,一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这个是人家教我的喔,是美国西部醒酒的方法,用生鸡蛋加点辣椒酱、盐跟胡椒还有西红柿酱。味道很可怕吧,上次札布先生也是马上就醒了过来喔。」

史蒂芬把马克杯放到了一边,默默的想着以后雷欧的伴侣可能会被管得死死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两声,似乎是有人传了massage进来。

结果一点开,是他自己的脸,而且是被那杯醒酒饮料弄了一个丑脸的自己。

简直生无可恋。

「下次史帝芬先生喝酒前,看看照片和想想这杯饮料,你就不会想喝醉了喔。好了,吃早饭吧,虽然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请将就一点。」雷欧从旁边把托盘拿了过来,放在史蒂芬的腿上。

史蒂芬拿起盘子上的玉米饼,一边慢吞吞的咀嚼着,一边跟他聊天:「你真的不打算考虑我的提议吗?如果收下活动资金,你跟你妹妹会过得好一点吧?」

唔,这饼放的居然是鱼肉,而且还不是鳕鱼,但味道却意外地搭配极了。对厨艺略有心得的史蒂芬不禁微微讶异着并开起了小差。

「谢谢关心,史蒂芬先生,但那不是我该拿的。现在这样就很好了,而且我之后可能会在晚上兼差,生活费就不会那么紧张了。」雷欧一边和小猴子分享一半的玉米饼,一边毫不犹豫地拒绝。

「为什么……?」

可以这么坚定自己的信仰,明明只是普通人啊,即使拥有神之义眼,也不能掩盖青年还是普通人。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坚持他前进?

「咦?你说什么?」对方说得太过小声,雷欧纳鲁德没有听清,于是便下意识的挪了挪,往史蒂芬的方向凑去。

「雷欧纳鲁德,你……不会迷茫吗?」

突然严肃的语气,让雷欧忍不住瞪大了那双蓝眸,与史蒂芬的褐色眸子对视着。

看着对方一脸正经的神情,加上今天早上遇到这人时,无法掩盖的疲惫感,雷欧只能推测出来对方可能正为什么事情烦心着。

他一边思考,一边慢慢地说着:「会啊,我又不是克劳斯先生,怎么可能不会有茫然的时候呢?」

「但是啊,在之前住院的时候,克劳斯先生就说了:如果苦痛的悔恨能成为不屈的指甲,那么造就今天的你,就是那天的挫折。」雷欧瞇着眼,当时因为与迦米莫兹博士的战斗而导致自己全身包裹着绷带,他只能透过想象,想着克劳斯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那大概是……不会退却的表情吧。

「所以,哪怕只前进一小步,我都不想输,我还是想到可以让米蓚拉恢复光明的方法。」

史蒂芬愣愣的看着少年坚定的神情。

他以为,人类中最强烈的光芒,莫过于是克劳斯·V·莱因赫兹了,即使到了现在,自己还是没有改变这个想法。

但其实,这世界上还是有着其他的光芒,即使再微弱,他们都没有放弃发光和希望。

他们都没放弃了,那么,自己怎么能感到沮丧呢?

史蒂芬释然的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青年柔软且凌乱的脑袋,「谢谢你了,少年。」


谢谢你的微小光芒,唤醒了我心中的力量。

 

Fin.



<番外>

「话说,上次那个玉米饼是从哪买的?」某天,史蒂芬一边办公,一边询问着坐在另一边整理文件的青年。

「欸?那个是我做的,家乡料理,上次米蓚拉寄了一些大比目鱼给我,怕坏掉所以分给邻居了。下次有材料的话再分给史蒂芬先生。」

看着少年笑咪咪的神情,史蒂芬不知道为什么,再次感到心跳加速。

Fin.



#雷欧家乡暂定为阿拉斯加州,阿拉斯加麦金利雪山

#文中的玉米饼英文为Halibut Taco,为当地的其一料理

#世界各地的醒酒料理都挺可怕的 (笑

# Jupiter,行星组曲中的木星,有各种版本,在文中史蒂芬以为是英国民谣<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金色琴弦”中的火原曾在比赛时使用小号演奏过,有兴趣的童鞋可以搜寻看看,个人比较喜欢平原绫香的版本






评论(10)
热度(131)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