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感谢那是你<冰漾>

#食用前请注意,不悲不虐的清水产物
#此篇和可惜系列并无任何关系
#为什么没颜色跟大小给我选!!!
#2014年写的文章......有点久了,因为亲友写了后续,所以把这篇传上来
后续请找,离熙的"下次如果我们再相爱"



作词:李焯雄  主唱:梁静茹

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

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努力为你改变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

 

◎◎◎


这是一家酒吧,不同于这个热闹的程序,它是有点忧伤、宁静的。

直到一名女子哭了出来、直接将手机摔了出去!

「雪特!说什么最在乎的都是在骗我!每一次公司要加班,你就丢下我不管了!骗子骗子骗子!」

酒保净净的,只是低藤擦着自己手中的高脚酒杯,低头不语,完全不像其他课人一样,有惊吓的动作反应。

「看什么!?没看过别人失恋啊!」女子恶狠狠的瞪着四周的人,直到没人敢看她,才胡抹着自己脸上的泪水,走到了吧台前,连看都没看手机一眼。

「深水炸弹。」

酒保立刻利落的调制了一杯,女子喝了一杯、又要了一杯。

很快的,女子的面前已经堆满了十几个杯子,她微感醉意的抬手,想要再要一杯。

一杯喝不醉、就喝第二杯,依然不醉,就一直喝,喝到醉为止。

酒保伸手,轻轻的压住了女子拿着酒杯的手,「客人,我们要打烊了。更何况,妳也不应该再继续喝了,该回家了。」

女子大笑几声,笑声之中却是无比萧索,「回去?哪里才是我该回去的地方?不如实际一点,让我沉睡在醉梦之中,更轻松一点。」

酒保不以为意,收下了女子桌上所有的酒杯,换上了一杯热茶给她,「和男朋友吵架?我想他是很担心妳的,不去把手机捡回来嘛?」

酒保的声音,其实不特别,但是就是一种很温醇的感觉,那女子的态度缓颊了下来。

「捡回来,又怎么样呢?他的心,我捡不回来啊……」女子捧着热茶,眼泪一滴滴的,掉了进去。

酒保也给自己砌了一杯茶,拿出了整包的卫生纸放在吧台上,「他负了你?」

女子猛摇着头:「不可能!那样我早就分手了!」

原本还信誓旦旦的样子,在下一秒又沉寂了下来,「可是,他都没时间陪我……」

酒保撑着颊,眨着那双温润的黑眸,「真好,真年轻……真让我羡慕啊。」

女子看到酒保慵懒的样子,不禁呆了呆,她来了那么多次,从没看过这酒保有这么多的表情变化,有点不住的心跳了起来。

酒保彷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直起身子,「你们还可以努力,这些问题就可以解决了。但是,这世界上,却有太多太多的问题不是只靠努力,就可以摆平的。」

女子看着酒保的微笑一如往常,却隐约的带着沧伤。

这家酒吧开了很多年,面前的酒保看起来也不过三十上下,又是怎样的际遇,让他有这样的笑容?

不禁地,她好奇了。

「酒保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故事吗?」

酒保看了看时钟,再看了看眼前的女子,无奈的笑了,「听完故事,要乖乖回家,好吗?不要让爱你的人继续担心下去了。」

女子笑瞇了眼,点点头、小跑步的去捡回手机。

酒保捧着热茶,恍惚的想起,自己也曾有过这样腼腆的时候。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 ◎◎◎ ◎◎◎ ◎◎◎ ◎◎◎

 

他还记得学长背那时对着自己的背影、沉稳的低语:「褚,跟我交往。」

刚开始褚冥漾是不可置信的,还以为那天是愚人节,甚至拿出了手机确认日期。

但是当他看见学长的耳廓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嫣,褚冥漾自己的脸也一瞬间爆红。

『为为为……为什么是我?』

冰炎没好气的转过身,看着他,『因为你就是你,笨蛋。』

似是而非的道理,但褚冥漾却懂了冰炎的意思,害羞的笑了一下,伸手握住对自己伸出的大掌。

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的。

他们是众人眼中的闪光情侣、整天大家抱怨他们的存在,就是用来闪瞎大家的眼睛的,即使不做什么,但只要彼此在对方身边的半径一公尺内,就会自动放出闪光。

曾经,他是尴尬的笑着,心虚的反驳应该没有那么闪,那个人也待在他的身边,虽然没说话,却是勾着笑容,颇有得意的意味。

他们之间,甚至连一次吵架也没有。

那又是为什么呢?

转折点?所谓的转折点,到底是什么?

事情发生在不知不觉当中。

爱情从来就不是公平的天平,付出多少就会得到多少。

学长的霸道,不是第一天,刚开始,褚冥漾还可以接受,可以认为那是吃醋的表现。

但是,日子一久,就变调了。

万能的黑袍,顾名思义,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褚冥漾总是孤单的留在空荡荡的房间,等着那人的归来。

那人的占有欲是很强大的,虽然他可以跟朋友出去玩,但是不准过夜,要出去玩之前,要把行程完完整整的报备给他。

但是他却不知道冰炎的事情。

冰炎今天出了什么任务?和朋友在一起做了什么?今天是快乐还是忧郁?

冰炎会感觉得到他心情不好,会问他发生什么事情,给他一个拥抱。

但当冰炎心情不好的时候,褚冥漾伸手,想拥抱他,想让他知道不是一个人的。

但冰炎却宁可自己转身,自己舔伤口,也不愿告诉褚冥漾。

他不是不懂,不想要自己心爱的人和自己一样的沉重。可是如果他连这样的哀伤都无法替他承担的话,他们之间,又和一般的酒肉朋友有什么不一样呢?

望着餐桌上热腾腾的菜肴,从原本冒着白烟、直到消失。

斗大的水滴落在桌面,褚冥漾愣了一下,抬头看看天花板,并没有漏水啊?疑惑的摸了摸脸庞,才发见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哭了出来。

「学长……学长……学长……」褚冥漾趴在桌子上,一次次的喊着,深冀那个人,可以出现在他眼前。

希望,终究成空。

一次一次的磨损,将他们之间的爱意消殆的体无完肤。冰炎订下的楚河汉界,他始终过不去。

他们为了彼此,努力的去改变适应,即使再相爱、再怎么努力去配合对方,但世界上有太多的无奈,不是努力过后,就可以消弭的。

万事皆如此、包括爱情。

像是有一面玻璃,他们在两边,看着对方的笑和动作,却无法渗透,不懂对方现在的心情。

每日的等待,只为了看冰炎给自己一个笑脸、或几句甜言蜜语。两三天哀怨的等待只因这样又开心了一天,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卑贱。

即使无心,但无法否认的是,自己的心意还是被践踏了。

将所有的菜肴默默的倒进垃圾桶,想着冰炎一次又一次的给了自己希望,却又毁约,让他的心是一次又一次的跌进谷底。

学长,你知道吗?我还是爱你。

可是,我却无法再跟你一起走下去了。

因为还爱你,所以我希望我的离去,可以换回以往我爱的那个你。

对不起,谢谢你给我的美梦。

但,南柯一梦。

终究是要醒的。

 

◎◎◎ ◎◎◎ ◎◎◎ ◎◎◎ ◎◎◎

 

女子不懂现在充满在自己心中的情绪是什么,既复杂又纠结。

自己的问题和酒保所说的故事,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她无法想象,如果换做是和自己相爱的人那样的努力,却只能看着爱情不停的枯萎下去,那是多大的绝望?

「褚先生……后来你有去找他吗?」

酒保─褚冥漾笑了起来,却是哀伤无比,「找了他,又怎么样呢?我们的个性是无法改变的。我也不愿意他为了我而困在我的身边。只要知道他过得很好,我就开心了。」

褚冥漾取走女子的手机,按下通话键,找到最后一通的电话记录,替她拨了出去,「好好把握,好吗?」

女子走出了酒吧,看着天空昏沉的黎明,看见了对面的男子,顶着黑眼圈跑向了自己。

她笑了,伸手挽住男子的臂膀。

「我找到了。」

 【END】


评论
热度(17)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