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I 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旦那生日贺,克雷)

#前接 "来交换礼物吧"
#居然赶上旦那的生日!
#但他们已经完全不受我控制了OTZ
#你们进度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慢OTZ
#错字一样之后抓,欢迎提出喔〜



 

我向你伸出双手,我的心渴想你,好像干旱的地盼望雨水一样。
──旧约圣经〈诗篇143:6

 

克劳斯·V·莱因赫兹不得不说,他遭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难题。

对,最大的难题,还不是之一。

虽然贵族教育里面,他学习了各式各样的礼节应对各种人际关系,包含男女的交往,但应该要怎么对一名成年男性开口?

他应该如何对那名爱慕的青年说出自己对于他的情感,以及祈求青年把他的目光投向自己呢?

一直想找机会开口,却总是找不到好时机,让这位即使受了伤也不曾出声的男子也忍不住有点沮丧了起来。

「这给你,你拿去邀少年看看吧?」

想起好友的话,克劳斯再次犹豫的、从信封袋里拿出了那一迭票券。

那是一迭没有限期的电影票。

他知道最近有一部不错的电影,也查好了电影院的位置了,但问题是到底要什么时候跟少年开口?

而且现在又是圣诞期连假,还碰不到少年,应该用手机跟他传Messenger吗?但这样不会太失礼吗?

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想好,Messenger却突然传来了消息。

『克劳斯先生吗?我是雷欧纳鲁德,因为吉贝尔特先生托我在唐人街买东西,但我忘记询问他地址,而且吉贝尔特先生可能在忙并没有接电话,您能告诉我一下你们家的地址吗?谢谢。』

克劳斯疑惑的看着手机的讯息,他刚刚还有看见吉贝尔特,怎么雷欧说找不到他的人了?

「吉贝尔特?」一转回头,却发现管家真的不知道去了哪里,克劳斯推测他可能有其他事情,于是松了口气,拿起手机慢慢的输入讯息。

『好的,麻烦你送到南布里奇汉普顿930号这边来,位置可能有点偏,还是我请人去接你?』

没一会儿,Messenger立刻亮了起来,克劳斯似乎还可以感受到另外一端的青年惊慌的模样。

『不不不不不用了!我找得到路的,那么晚一点见了,克劳斯先生。』

他微微的勾起唇角,回复了讯息:『好的,那就晚点见了。』

一放下手机,刚刚消失一段时间的管家不知道从哪边突如其然的出现了,「少爷,您找我吗?」

克劳斯点点头,「刚刚雷欧纳鲁德传讯息过来说你托他买东西?」

「啊是的,因为今天晚餐材料少了一种调味料,但商店因为适逢圣诞连假而公休,所以只好请了住唐人街附近的雷欧纳鲁德少爷帮忙一下,请问是他传消息过来了吗?」

克劳斯疑惑的点头询问:「吉贝尔特也会忘记?」

不是他说,他身边这名管家可以说是从小陪伴着自己长大的人,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管家,也不曾看见他犯什么样的错误,所以突然看见吉贝尔特出了差错让克劳斯有点惊奇。

「呵呵,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啊。接下来由我来就可以了,如果雷欧纳鲁德少爷到来的话,会再带他过来见少爷的。」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我先去园艺屋那边。」

「好的,少爷。」

克劳斯一边走着,一边总觉得管家刚刚的话哪边有漏洞,却想不出不合理的地方,忍不住心生疑惑。

但吉贝尔特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人,没有什么理由会骗自己才对……

 

在克劳斯没看见的背后,管家依然微微笑着。

而在吉贝尔特交叉在背后的双手中,握着的是一瓶……刚刚他所说少了的调味料。

看着从小照顾到大的孩子,他不禁感叹:果然老了,少爷也到了要谈恋爱的年纪啦,希望少爷可以好好把握这次的机会呢。

年轻真好啊。

 

◎◎◎

 

「呜哇!克劳斯先生住的地方真的好大!」雷欧看着广大到看不到尽头的围墙,忍不住赞叹起来。

大概是克劳斯先生的外表,让他常常忘记其实他们的领导人是来自一个古老的大家族,并且应该十分有钱。

毕竟一个坐着电车都很开心的人,也很难让人相信对方是真的很有钱吧……?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按下电铃,雷欧纳鲁德紧张的再一次检查自己有没有哪边服装不合宜的地方。

……等等,他又不是来见约会对象的,他无力的对自己展开了吐槽。

「抱歉,雷欧纳鲁德,让你久等了……怎么了?」克劳斯打开门看到蹲在地上的雷欧,还以为对方是哪边不舒服,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哈哈哈没事不要理我……啊!这个给你,吉贝尔特先生要的调味料。」雷欧干笑的摇了摇头,窸窸窣窣了一番,才从背包里翻出了调味料并递给了克劳斯。

「谢谢你大老远的跑过来,不嫌弃的话进来喝杯茶再走吧?」克劳斯接过了东西后,侧了侧身子,对青年提出了邀请。

「欸?可是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了?」再怎么说现在都是圣诞假期吧?留下来喝茶什么的,好像不太礼貌啊,而且如果说今天是到人家家里作客的话自己也没带礼物啊!

「没关系的,吉贝尔特现在在忙,你留下来的话刚好陪我说说话,进来吧。」

看着男人坚持的模样,雷欧不得不败下阵来,紧跟在他的身后。

 

愈是往屋子内部走去,雷欧愈是感到惊叹,毕竟整个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出现在纽约也不过才三年时间,而莱布拉的首领却在这个地方拥有一整栋的豪宅,并且看里面的装潢也是有时间历史而不是新建的,那么可想而知,莱因赫兹家族的势力有多庞大。

这样的人,明明可以安稳的待在自己的国家里就好,但却仅带着一位管家,来到了这个混乱的H‧L,并成立了莱布拉。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有时候真的不明白,或许弱小如他,永远都不能明白克劳斯先生的坚持吧。

「在想什么?」克劳斯端着茶具,轻手轻脚的把茶杯放到雷欧面前。

「啊谢谢,没什么,这整个温室都是克劳斯先生在整理吗?」雷欧恍过神来,道谢着拿起了茶杯。

「是的,当我在种这些花草的时候,总能平心静气下来,雷欧纳鲁德有什么兴趣吗?」

「嗯~拍照吧?好像也没什么兴趣了。」雷欧一边啜着茶,一边偷偷的观察老板的神情,然后发现对方在看着植物的神情似乎显得有些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嫉妒起这些植物了。

「是吗?」克劳斯闻言,似乎显得有点沮丧,让雷欧不知所措起来。

「克劳斯先生?」

「你……喜欢看电影吗?」

雷欧纳鲁德眨了眨眼,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话题会转到这边来,却还是顺从的回答了:「喜欢啊,我常去看老电影呢,如果克劳斯先生有空的话,下次一起去吧?」

克劳斯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打的不知所措,他几乎想要马上就答应下来,却发现这顺序是不是不大对劲?

一个绅士怎么可以让心爱的人先提出邀请呢!?他吸了一口气,慎重的对坐在眼前的青年开口:「承蒙你的邀约,我感到很荣幸,但在此之前,你是否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提出呢?」

雷欧纳鲁德惊讶的睁开了那双可以媲美艺术品的双眼,惊讶的看着男人。

「克劳斯先生?」

「我……你是否愿意跟我一起去看电影呢?」克劳斯拿出电影票,板着一张脸对青年提出了邀请。

两人对看了好几秒,雷欧纳鲁德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不要这么严肃啊,克劳斯先生,吓了我一跳,当然可以啊,那么时间的话……」

〝哔哔〞的两声,他们两人的手机不约而同的响起,两人看了一下手机,不约而同的叹气起来。

「工作吧,雷欧纳鲁德。」

「好的。」

「那个……约会的时间之后再跟你确定,好吗?」

「当然没问题……等等等等约会!?」雷欧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思考过后忍不住面红耳刺。

「两个人先约好的话,不就叫约会吗?」克劳斯倒是不明白这个单字哪边让雷欧感到惊奇。

「啊……是的。」

 

话虽如此,但那天任务之中,雷欧却是红了整天的脸,甚至被札布嘲笑是偷喝了酒。

看起来,克劳斯·V·莱因赫兹也不是那么没希望,不是吗? 


评论(10)
热度(148)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