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用生命體會什麼叫做莫非定律的人......

微博:桑塔兒santa

Home:
http://formegame.blog132.fc2.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formegame

哥哥就拜托您了

「哥哥,就拜托您了。」

克劳斯听到这话的瞬间,忍不住冷汗直流,他不禁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有没有在哪边露了馅。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毕竟自己都还没有对爱慕已久的青年告白过。

米修菈看着眼前虎背熊腰的男人一副冷汗满面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

「请别小看女性的直觉啊,虽然我看不见,但还是可以感觉到的。否则的话,您也不会赶在其他人前面攻击了吧?如果不是深爱着哥哥的话,我还真的是想不到原因了呢。」

坐在轮椅上的女性,看着眼前显得有点慌乱的男人,再一次的弯下了腰,慎重的说:

「总而言之,不管是哪个方面,都拜托您了,克劳斯先生。」

 

◎◎◎

 

「唔……嗯,米修菈?」有着一头深蓝卷发的青年感到口渴,而再度从病床上苏醒过来,隐约感觉到有人,便下意识的喊着妹妹的名字。

「你醒了?」社莱布拉的首领与粗旷的外表相反,行为举止非常细心,听到青年沙哑的声音,马上猜到了他醒来的原因,于是迈着步伐,来到青年的病床边拿起了水瓶。

「克……克劳斯先生!?实在对不起!」

「手怎么样?」克劳斯看着双眼蒙着蹦带……不,应该说全身都裹着绷带的青年,心里不禁感到一阵疼痛。

如果没有得到神之义眼,青年可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了,但却因为种种巧合,导致现在的局面。

即使没有武力,青年在一个人的战斗中,却没有退却,反而是想尽了办法留下了讯息,并且用那微小的力量,保护了自己的妹妹。

克劳斯拿着倒满水的杯子,想递给青年,却想到青年现在并看不见,于是伸出了手,握住了青年的,引导他拿好着杯子。

虽然握到了手,却与自己想象中的画面不同,不仅一点都不雀跃,反而是一片痛,克劳斯在心底无奈的叹了气。

「还痛吗?」

「不,只是有点麻而已,卢西亚娜医师真的很厉害啊。」他一度以为自己的手指应该无法指望了,但没想到一觉醒来,手指依然好好的。

其实,他一度以为会死的,毕竟自己又不像莱布拉的其他人一样,有着高超的战斗或者躲藏技巧,想要保护米修菈,也只能拚死了。

但最让他高兴的还是,克劳斯先生最终还是注意到了他求救的讯息,并且带着伙伴们在第一时间赶来了。

「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吗?」低沉的男音,突如其来的打破了雷欧的思绪。

「那时的你,说自己是卑鄙小人,这也不难想象,毕竟这件事情让你妹妹陷入黑暗,你无法不内疚。」

雷欧纳鲁德·渥奇忍不住苦笑,是啊,如果自己能勇敢一点,米修菈就不用陷入黑暗了,即使来到赫尔沙雷姆兹·罗特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自己终究还是找不到让米修菈恢复视力、或者行走能力的办法。

都是因为自己的不足啊。

「但是,你应该换个想法。」

「?」雷欧疑惑的,抬头转向了声音的来源处,即使看不到,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那个自己一直敬仰的人的想法。

「令人绝望的愧疚可以成为支撑你的基础,如果苦痛的悔恨能成为不屈的指甲,那么造就今天的你,就是那天的挫折。」

青年忍不住睁大了双眼,握紧了被单,明知道什么都看不见,但他还是为了克劳斯先生的坚强感到震撼。

啊啊,这坚不可摧的男人,就是他们莱布拉的首领啊,不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也不会动摇这男人一分一毫。

「那份坚强可能会拯救我们、你的妹妹,甚至全人类。」克劳斯想到了稍早前,与血族眷属战斗的画面,那时候,青年就已经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战斗着了,但即使这样,即使犹豫,却还是帮助他们封印了血族。

青年虽然平凡,却不比社内的任何一员,来的逊色。

男人微微的笑了起来,他握了握拳道:「为自己感到自豪吧,雷欧纳鲁德·渥奇!我都为你感到骄傲!」

即使现在,还无法对青年说出心中的爱意,但是,自己为他骄傲的心情,却是难以掩饰的。

而在克劳斯·V·莱因赫兹看不到的绷带下面,他不知道,青年因为他的一席话,而忍不住面红耳赤了起来。

或许,离二人心意相通的日子,也不远了吧。





看完動畫我好怨念喔QQQQQQQ
只能這樣安慰我受創的心靈了(誤

评论(3)
热度(137)
© 說不完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